分节阅读_51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4:26
A+ A- 关灯 听书

:“关门。”

郑谐依言把门关严,平静而客气地问您要茶吗..

郑父把那本原文书拿在手里,用力地朝桌子上一拍..你有种!也够胆!你觉得你上一件事做得还不够难看,还没把我气死,所以你再接再厉!郑谐低头不语。

说话!怎么,你敢做不敢说?”

我不是有意的。郑谐态度诚恳地说。

狗屁!”郑父一怒,连多年不用的不雅词汇都搬出来了..你不是有意的,

都把事情砸成这样了。你如果故意的,还能折腾成什么样..

郑谐不辩解。

郑父骂了一句脏话后,火气倒小了毁婚的理由就是这个

“不关她的事。”

说说你对未来的计划。”

我想先昕一昕您的意见。万一他爹在气头上,他说什么都被驳回,那他就

骑虎难下了,还不如姿态柔软一些。

郑父又将那本厚厚的精装原文书当做惊堂木在桌上重重一拍,怒道:“你还有恃无恐了都说你比别家孩子省心,我看他们做十件蠢事也比不上你做大的一件!还一做做双份!”

对不起,爸。

给你一周时间,把事情都解决好!你已经对不起杨家姑娘,你敢再对不起和和,我打断你的腿!”

我知道。我想送和和出去念书,一年以后,等大家忘得差不多,我会娶她。”

一个月时间不到你都能玩出大花样来,你还想等一年以后现在你就娶,马上!免得夜长梦多!”

当然。可是杨老那边的情绪,还有我们家的面子要不要顾及?还有……”

“那是你的问题,你自己处理好!我只要结果!”

是。郑谐低眉顺眼。

你还知道面子我以为你把仁义廉耻全丢进水沟里了!和和是你妹妹,你有把她当别的女人一样对待吗你以为她没有亲爹,就没人给她做主了吗?”

我会好好处理。

你处理不好的话,有你好看!”

但是和和那边,她有一些自己的想法。’郑讷低声说。

郑爸爸把郑谐上下打量了几眼好,“好,我算明白了,敢情儿你自己说服不了和和,所以逆向操作,借我的手好办事?我说怎么这么谨慎的人,如果有事不想我知道,肯定能瞒得紧紧的。

郑谐屏气。

苦肉计,装可怜,存心搏同情来了。你以为你自愿地挨两刀子,我就既往不咎了?跟我玩这儿套!

郑谐继续屏气。

算你走运。小杨那么好的女孩子,你追得容易,放手也轻率。她还一个劲儿地替你开脱。再有和和那个小笨蛋,被你-骗就中。你以为你很聪明吗?我看你是脑子生虫,全仗着误打误撞!

郑谐安静地站在-侧等着父亲消火。但是郑父看到儿子看似敛眉垂目从容诚惶诚恐实则一派从容的样子,更是气不打-处来,扬手就把把手里的书朝他丢过去;“还不快滚!”

那书又厚又硬,他担心儿子身体还没恢复好,本来是朝他身边丢过去的,但是郑谐闪了一下,那书就结结实实地丢到他的小腿上,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一声没坑,朝父亲欠身行了个礼,开门就要走。

郑父岂会不知,以郑谐那敏捷的身手,怎么可能判断不出来他仍书的方向?又玩这种不入流的苦肉计,是想让他消气,更让他闭嘴。他从小管教郑谐虽不多但甚严,原则之内的事情不容他有半分逾矩,只是没想到他各种擦边球花样耍得顺溜。

但是挨了他那重重的一下,当父亲的总是不忍心。他在郑谐开门出去的那一刻,口气和缓地说:“让和和进来,让我跟她讲。”

和和一听郑父喊她便知不妙,她几乎是发着抖去的书房,但郑父对她出奇的和颜悦色:“和和,你受委屈了。”

和和一头雾水。

“郑谐这个臭小子……你放心,我会替你做主,不会让你继续受委屈。”

“郑伯伯,不是的……”

“我回去就向你母亲提亲,可能会仓促一点,简单-点。等过了这段时间,再替你补上一个盛大的仪式。”

“我……”

“别担心,我一定会说服你妈妈的。你安心等着就好。”

和和一直到郑爸爸一行人走了很久,也没回过神来。

“怎么会这样子呢?”和和还在晕头转向。

“有人寄给爸一些照片。大概就是上周末我们在海边玩的时候。”

“啊……那个诡异的人!我就说那人看起来不对劲,你怎么会发现不了呢?他本打算干什么?勒索吗?没价值呀。”

“应该是无聊吧。”

是啊,真是讨厌的人。

后来和和发现了他腿上的乌青痕迹,已经肿得老高,心疼万分怎么弄的太不小心啦。

她只顾着去帮他又揉散叉上热敷,直到很久以后才想到,自己似乎已经被卖掉了,而且抗yi无效。

郑谐与和和的婚事办得迅速又简洁,只请了最重要的家人和朋友,但和和依然觉得形式过于隆重了,其实她最希望与郑谐偷偷登记就好,只是在这个问题上她没有话语权。她最担心的妈妈那里居然什么都没说,对郑谐也一如既往的客气与和蔼。

最意外的事婚前收到杨蔚琪的一个大包裹,里面有一件做工异常精致的婚纱,那是和和亲手画好设计图的哪一张,杨蔚琪在字条上写着,这衣服正是接着和和的尺寸做的,算作和和赠她链坠的回礼,但是和和欠她一组设计图。

和和心下释然了许多。她曾经问郑谐,这样好的女子,就这么放手,会不会惋惜。

郑谐似假非真的地说,因为太好,所以值得更真心的人来待她。至于他自己,凑合一下和和就足够。于是晚上的时候,他被愤怒的校和和虐待了。

该顾及的还是要顾及,所以和和按着郑谐的计划去读书,但她走得非常的近,就在临城的高校里,气候相近,人文相近,距离也近。每个周末或者和和回来,或者郑谐过去看她。

其实郑谐也常常在不是周末的深夜里,带着-点酒意意外出现在她面前。司机忍着笑解释说,郑谐喝得有点高,格外想念她,于是坐三小时的车来见她。

最初和和住校,春天时,那幢童话-样的小房子果然爬满了绿色,又离学校近,所以和和搬到那里去住。郑谐请了-位中年妇女过去陪伴照顾她,陪伴和和那只越来越胖越来越懒以及行为越来越像-条狗的猫小宝。每次郑谐去的时侯,他摇尾巴又打滚,完全忘记了是谁帮它喂饭、洗澡,给它缝漂亮的花衣服,买有趣的玩具,更忘记了自己本是-只猫。

去郑谐办公室取文件的时候,郑谐入碎纸机中。

韦之弦说:“您如果不要了,就送我吧。这照片拍得多美,我那同学因为不能用它们参展,心痛得不得了。他说这是他近年来最得意的一组作品。”

照片里郑谐与和和在沙地上打滚。郑谐看着笑了笑,把照片重新放回抽屉底层的确是很好的摄影技术,只是应变能力太差。当时很想找他来做结婚摄影,又担心被和和认出来会抓狂。”

这位是专业人士嘛,又不是私家zhentan或者狗仔队出身,为人比较可靠。他疑心我要做坏事,考虑了两天才答应。而且拍得好看最重要啊,面对这么美的画面,再硬的心肠也会柔软,怎么忍心拆散画中人。”

“昕起来好像有道理。总之多谢你。还有这次被你利用的那个我爸的奸细,记得找个方式好好答谢他一下。这周我提前一天到和和那儿,有紧急事拨我另一个手机。”

筱和和在电子图书馆里一边查资料一边与玎玎和苏荏苒网上聊天。

和和:“你们周末来看我吧?我种的那一大片栀子花都开了。”

玎玎:“改天去,周末是你的团聚日,我们不做电灯泡。

荏苒:“昨天参加一个宴会,偷听了一点关于谐谐哥的八卦,笑死我了。”

和和:“……”

荏苒:“他现在更少参加各种聚会了,周末又总见不到人。有人怀疑他身体可能出了大毛病,周末都外出求医,疑心他的婚事也是因此取消的。何况他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女友。”

玎玎:也有传言说他是那个……那个啥,但是大家判断不出他到底是攻还是受。”

和和:“……”

和和的对面,一名斯文又清秀的美术系男生不时地抬头偷偷观察和和,用鼠标在屏幕上画着她的小像。

多么清秀、可爱又优雅的女生,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说话柔声娇气,温柔甜美,妆容清雅又朴素,巴掌大的小脸上兼具了少女的清纯与熟nv的,整个人如春风一般令人沉醉,如春花一样芬芳怡人,而且有几分神秘。

为什么有些人说她是被有钱老头子包养的呢就因为她开着小跑车上学,住在海边一座漂亮的小别墅里,还有一位据说是退役武术教练的女管家以及养一种名贵的傲慢的猫

可是她周身上下根本看不出半点拜金女的影子啊,也许人家本来就是有钱人也说不定。

好吧他承认,以上这些信息是他跟踪了她好几天才收集齐的,并且

不行,如果他的公主真的是被恶龙囚禁在城堡里,那么他一定要做勇敢的骑士,拯救她于水火之中。

只是,她看起来似乎一点也没有受难的样子,每天有灵动、鲜活又快乐。

尤其让他沮丧的是,他俩在-个教室上了二十四堂课了.他主动与她答话12次,可是现在她每次见到他时,给他的笑容与别人的还是没什么两样,而且记不得他的名字。

和和毫无察觉地收拾好东西离开,那名纯情少男失了模特,也摸摸头,准备回宿舍。

他目送着前面的玲珑窈窕的背影一直出了图书馆,与他渐行渐远,但老天好像嫌他还不够失意似的,偏要让他在转身的-刹那,看见他暗恋的女神突然如小鸟般飞扑进-个男人的怀抱。

他的人类劣根性告诉他,他华丽丽地嫉妒了。尽管暗恋着这女子,希望她过得幸福,但此时他宁可那个男人是-位五短身材,丑陋不堪,气质龌龊的中年大叔。

可是即使在这么远的距离,他也能够清楚地看到那人年轻英俊,风采翩然,气质高雅,玉树临风。

他的心碎成了满天繁星。

“怎么今天就来了”

“明天刚好有点事要办。你晚上有事?”

“没事,只想回去看颁奖晚会现场直播。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你还是第一次到学校来找我呢。

“来搞突然袭击,看你有没有做坏事。

“哼。”和和抱着郑谐腰的手使劲地拧了他一把。

这个时段校园小树林里没有什么人,和和把头埋在郑谐怀里抱着他的腰

“和和。”

“嗯?”

“后面那男人是谁?你欠人家钱了看着你-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和和从他的胳膊隙里迅速地瞄了-眼:“-个男同学,对我的事情好像非常好奇,跟踪过我。听说前些天他曾经为我打过架。”

“你现在变得这么抢手了?我安排-个人专门接送你吧。”

“还好啦。现在传说我是被外地富有老头子包养的小情人,而且那老头子非常所以他们都对我很客气,不过我怀疑从下周开始,他们就要说我背着”

如果不习惯,就再换一处地方。年底我就接你回家。

让我把书读完吧,以后可以拿学位骗骗人,装名援。”

和和心里在想,才不要回去,被管来管去,没有自zhu权与话语权,又要面对很多不喜欢的人和事。在这里多好,自在又逍遥。

因为聚少离多,所以郑谐对她格外宠弱,而郑谐的那一大家子人觉得委屈了和和,也对她呵护备至,日虚寒问暖。其实每周她至少能见到郑谐两天,很久以前也是这种频率。除了与他更亲近些,其他生活没什么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