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9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4:21
A+ A- 关灯 听书

,疼“,因为郑谐转身把她摔下来时,她的伤脚正好重重的撞到床上。

郑谐翻身坐起来,一只手迅速捂住她的嘴,阻止她继续出声,另一只收慢慢摸索她的脚,用手替她捂了一会儿。把她的脚塞进被子里,又用被子把她结结实实的裹起来,然后重新被朝着她躺下。

和和迅速转进郑谐的被子里,用冰凉的手脚搭在他的身上,哼哼“我真的冷“

郑谐一动不动,不知是真睡还是假睡。

和和紧张异常,仿佛整个屋里都充斥着她的心跳声,她又默默的心理念了一句。心一横把收从他的睡衣下摆滑进去,抱住他的腰,郑谐的身材不只看起来很好,手感也好,摸起来舒服而且非常暖和,

“筱和和,你是不是喝醉了”郑谐冷冰冰的声音从黑暗里阴阳怪气的飘出来,抓住她的手,阻止她的继续非礼。

“你难道没有一点激动的感觉嘛?”

“你想做什么”郑谐低声问。

“听网友说,男人很难抗拒他喜欢的女人的投怀送抱,我想做个实验”

郑谐握住她的手的力道松了一些。和和趁机挣脱出来,重新从背后抱住他,手一直滑到他的胸膛上,这回郑谐没有挣扎。

和和试着摸来摸去,虽然没有得到响应。但也没有遭到拒绝。,她的胆子与更加肥厚起来。

郑谐的身体有一点点紧绷,和和象哄小孩一样试着让他放松下来,继续努力,这回她得到了令她自己十分满意的结果,“嘿嘿,原来你是有感觉的”

“筱和和,睡觉去”郑谐的声音比先前更哑了一些,但他的命令没用,和和脸皮越来越厚的一翻身就压在郑谐的身上。

这次被她占据了有利地形,整个人都坐到他身上。

“你不想要我嘛?”和和低着他的下巴问,朝他脖子护着热气。

“那你同意嫁给我嘛?”

“那你如果连碰我都没有兴趣,又怎能让我相信你愿意取我呢?”

“等你脚好了再说:”

“为什么不是现在?你明明有反应了”和和曲着腿碰一碰他,同事解他的睡衣口子,“嘘、、、我们速战速决,不要吵醒王阿姨”

“神经病,筱和和你、、、”郑谐的话被俯下神的筱和和堵在嘴里。她亲嘴几秒钟,抬起头来说,“你推,你今天再推我一下,我就永远不会嫁你“

郑谐果然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只是在不厅的做深呼吸。

她从他身上坐起来,继续解开他的睡衣扣子,她笨手笨脚,解了半天才把扣子全解开,然后她去摸郑谐的胸膛,她的胸肌平滑而结实,触感就像上等的棉绒。只是似乎在微微的发抖,大概是被她气坏了。

和和有走钢丝走到一般的感觉,进和退都一样的为难,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豁出去了,她哆哆嗦嗦的去摸郑谐的睡裤带子时,被他反身压在身下,

“筱和和,你认真的嘛?“

“当然,我看起来象开玩笑”

”好“,明明在黑暗里,可是刚刚她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才将郑谐的睡衣解开,而他只用了不到五秒钟,就像包荔枝壳一样把她从睡衣裤里剥了出来,刚才紧张出了一层汗来的赤裸肌肤突然暴露在冷气里面,和和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真是太破坏情调的一种声音,和和懊恼,不过这情调已经够不美好的啦。电影里的扣子总是被一颗一颗的解开,衣服总是一寸一寸的滑落,而且有的暧昧的灯光,而绝对不是这样的,她还没反应过,衣服已经不见了,四周黑暗的只闻呼吸,不见人影

“不行,今天不可以”

:你说那个东西嘛。我睡衣口袋理由“和和说

郑谐果然从和和的睡衣口袋里面摸出一小盒某种必需品。

你准备工作够充分的,郑谐的口气完全同步出来是赞扬还是—–

“昨天在路上有人派送。我随手。。“和和说了一般,觉得似乎没有解释的必要,其实今天从口袋里面翻出的这一小宝东西是她的勇气余

郑谐哼了一声,和和听到他皮衣服的声音,然后床面动了一下,下床了,轻缓的脚步声响起,她辨别了一下,郑谐似正朝门的方向去。

和和又羞又窘的做起来,今晚窗帘拉的够严实,屋里全无光线,,门声想起来时,她抓了个枕头朝门的方向扔过去,“坏蛋,大坏蛋”她玩儿子,她恼羞成怒了。

郑谐又关上门,压低声音对她说“我去把你关掉的电源和暖气都打开,我不想当瞎子,更不想感冒”

和和呜了一声整个人都钻进被子里,她名誉彻底扫地了,实在没脸见人了,她把自己严严实实的悟在被子里,直到郑谐回来以后,用冰凉的手把她从被子里挖出来,她还死死的用双手抓着被角盖着蒙着脸,一直没放手。

第二十七章

当我们同在一起

在你左右,浪费时间是快乐的——–《当我们同在一起》

很久很久以后,屋子里又护肤成暖融融的温度,床脚开着一战台灯,昏暗柔和的光线。

和和只穿着郑谐的睡衣,露着两条嫩白的小腿,单脚一跳一跳的的到屋子的另一端去倒水,一口气灌了一大杯。

她给郑谐也到了一杯水,一蹦一跳的到了床边时,那些水洒了至少一般了。

“喝水“呵呵拍拍郑谐,郑谐趴在床上,双眸紧闭,双唇紧民,看起来很隐

“不喝”,他在和和拍了三次之后,终于开口

和和乖乖的坐在他身边,把他身上的被子扯了点盖住自己的脚

她觉得很心虚

郑谐肯定没有得到满足,刚刚她一直没有安生过,一会儿又叫又笑,一会儿又踢又抓的喊疼,把向来镇定的郑谐整出了一身汗,再后来,当政协很专注的进入的时候,陌生又隐隐熟悉的侵入,难以忍受的疼痛,以及尴尬的姿势,加上心理的委屈,于是她盈盈宁宁的哭起来

郑谐只好尽可呢个快的收了场,把她搂在怀中安抚着

然后等和和恢复了力气,她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好了,我们扯平了,你强迫我一次,我也半强迫你一次,那件事还有这见识,我们都当没有发生过,你可以放下负担了”

郑谐本来有些苍白的脸变的有点铁青,然后他就一直趴在哪里,显然没有睡,因为他微侧的脸上,长长的睫毛一直在轻微的忽闪着,一直没恢复到平稳的状态。

筱和和很惭愧。明宁是她提议又是她强出头的,但是她既无合作精神,而和谐似乎过于克制容忍,以至于刚才至于他就像不知除了不舒服之外,会不会对他造成更大的影响

她曲着腿坐了一会儿,见郑谐还是没有动静,将手伸进被子里,象平时安抚猫小宝一样的摸摸他的后背“你还好吧?”

郑谐还是没有动静,和和很没有面子,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跪倒他身边用手指把他刚才被揉乱的头发轻轻的梳理整齐,又伸脚去饶他的后背

郑谐突然翻过身来,把她的脚轻轻握住,睁开眼睛看着她,他的眼睛又黑又亮,突然看过来,和和吓了一跳

“和和,我让你给我一些时间,之前也尽量与你保持距离,你觉得委屈对嘛?我毁了婚约,又突然与你在一起,唤作别人也许没有什么,但是角色和环境换成我和你,以及我家和杨家,这无疑是丑闻,会令我父亲没有面子,会害我家与杨家关系紧张,也会让林阿姨难看,而且她是个很好的女子,我不想她处境尴尬,总之,我是这样考虑的“郑谐低声解释

“我明白,我知道你让我离开,是为了撇清我,所以我愿意听从你的安排,不过我不想走那么远,我英文很差,我想去南方城市“

‘好”

“还有,你不要早早的承诺,又逼着我同意,一年两你的时间都够长,许多的事情,你想想,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们在做什么呢?那是你正在给我介绍一个医学博士,而你当时那个女朋友,现在已经成了小明星。,那是你曾经想过这种局面嘛?“

“、。、、“

“所有,以后怎么样,等我回来再说吧,你不要给自己带上这么沉重的枷锁,登上一两年,让这些事情都消散,但是现在,我突然发现,我自己都不能等待,一两年,我怕夜长梦多。横生枝节。所以,我打算去向我的父亲请罪,再请他去给林阿姨提亲,我们马上结婚,我宁可背负罪名,也不愿意冒险。更何况这罪名本来就是我该受的。“

和和吓的脸都白了“你不能,我妈妈会怎么想?郑伯伯会怎么想?我妈会。郑伯伯说不定会把你关起来。永远不让我见到你“

“不会,他喜欢你,至多把我凑一顿罢了。我又不怕“

“要是知道这些事情的罪魁祸首是我,就不会象以前一样喜欢我了,郑伯伯

“你别这样想,林阿姨那边,我回去解释”

“不行,你不能跟他们提”和和几乎要哭出来了,:你如果去亲自去告诉他们。那我就跑掉,跑你找不到的地方“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一一切交给我,以后不许再自作主张,有事要跟我商量。‘

:“可是你的先答应我不会去跟郑伯伯和我妈讲”和和不管他远不远愿意,字节拿了他的小指摇晃几下,权当他已经允诺。

早晨和和被敲门声吓醒,王阿姨喊她吃早饭

她本来是那种醒来以后整整五分钟都不能恢复神智的人,但此时确一身冷汗的瞬间清醒,左瞧又看,原来躺在自己的床上,再摸一摸身上,好端端穿着自己的睡衣,她的心又放回肚子里。

如果在革命年代,郑谐一定非常适合做地下工作者。

郑谐又端坐在餐桌正位上翻着报纸。听见她的动静,抬眼看着她单脚从楼上一直跳到餐厅,那表情似乎觉得她的样子非常有趣,待她坐稳了,他又将目光重新落到报纸上,令和和一度疑心,昨天有事春梦一场。

似乎以前也做过那种太过真是的梦,梦里熟人熟物,鲜活无比,醒来时不免疑心这到底是梦还是昨日的事情,

她盯着郑谐的脸,想看出一点与平常不同的神色来,郑谐发现被窥视,很会她心意的蒋目光投向了她。和和的脸炸出一层粉红,伸手抓住领口,仿佛怕走光。其实早晨她仔细检查过,全身上下没有留下什么痕迹。真疑惑,其实后来那次明明做的很剧烈。

郑谐这回真的笑起来,探过身去从她身上取下一根头发

这动作很寻常,平时他也经常做,单此时和和却几乎从座位上跳起来,幸好郑谐及时按住了她的肩膀,阻止她的进一部行动,才没有被王阿姨看出什么来,但是不懂人话的猫小宝一直在鬼头鬼脑的看着他俩。等到郑谐出门去公司时,见风使舵的猫小宝颠颠的跟出去,一直目送郑谐上了车,产酶至极,全无猫样。

以后的几天里,他们的生活见见恢复了正常,郑谐去上班,偶尔晚上有应酬但是不喝酒。和和还是画画图,缝缝布,或者上上网,还买了一堆课本准备用功,按先前的计划,她本来是想准备考试的,单既然郑谐神通广大到可以让正常时段插班入学,那她就乐的懒散一下,反正她对学历什么的本来

他俩打大多数问题上达成了一致意见。比如和和出去念书,至于还是出去玩,随便她,这个问题算是郑谐胜利。至于何时结婚,,和和坚决不肯点头,郑谐屡次说服不同,深感无奈,这一点

和和经常半夜时分以梦游状态摸到郑谐的卧室去。

这有点象以前郑谐高考结束的那个假期,因为他将要离开,他走到哪里和和都想跟着他,那年她跟着郑谐爬山下海打球逛夜店,

如今又似乎回到那个时候,至少她的心情是那样的

虽然郑谐对她的到来很少表示欢迎,但是也不怎么拒绝,。两次至少有一次是成功的,令她小有成就感。

不过在这件事情上和和很自卑,因为她与郑谐有点缺乏,

可是每次仍然有点象喜剧片加灾难片,出于对另类艺术的欣赏,和和还是算乐在其中,但是就非常克制压抑,她疑心再多几回,郑谐会被她养成性冷感。所以对于他从来不主动去碰她,和和深表理解和同情

这两人如此明修栈道暗度陈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