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8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4:17
A+ A- 关灯 听书

只见轮廓,看不清表情,只知道他在看着自己。

而那灯光恰好照在和和的脸上,她的表情他此刻一览无余。和和猜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呆滞。

她挪了挪位置,想把自己的脸隐到灯光范围之外,没有成功。但郑谐发现了她的动机,将灯光稍稍调了方向。眼前的灯光暗下来后,

和和的压迫感不再那么强烈了,她不可思议地问:“两小时前你还不理我,现在你居然说要娶我,你现在是清醒的吗?”

“我不想把你卷进乱七八糟的风波里,连累你受委屈,让林阿姨失面子。所以我需要一点时间去解决,也需要时间让大家忘记。和和

,我以为你能理解。”

“你不问我同不同意嫁你?”和和壮着胆子问。她觉得自己躺在那儿跟郑谐说话太缺底气,所以她扭来扭去地连着被子卷一起坐了起

来。后来她发现与他肩并肩坐着这种姿势更暧昧,于是她又恢复成躺着的茧蛹状。

在她折腾这期间,郑谐一直没说话。直到她重新躺下,他又说:“你主动爬上我的床,我以为你不会反对。”

“我很小的时候也经常睡你的床!”和和反驳之后,发现这话似乎意味不明,脸又开始发热。

小时候她的确常常蹭他的床,经常半夜从自己的屋里跑出来,挤到他的床上。有一回他锁了门,和和进不去,就在屋外无声地哭,也

不知他是怎么听到的,终于还是起来开了门放她进去。

和和睡觉不老实,经常睡得四仰八叉,把脚压到他的肚子上,把头拱到他的腋下。所以他会趁和和睡着,用被子把她严严实实地裹成

襁褓状,害她一动也不能动。后来她自己也养成这种习惯,睡觉时被子在身上缠成筒状,像一个大的煎饼果子。

不过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概从他上高中开始,就不许和和再睡他的床。那时候如果和和非要赖到他的床上不走,他会躺到沙发上去,久而久之和和也就不再赖他了。

郑谐对筱和和这种说话走题的情况见怪不怪,尤其是半夜三更她大脑混沌之时。他直接忽略,继续说:“既然你没有男朋友,而我也没了未婚妻,那我们当然应该结婚。当初如果不是你……或许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郑谐平静地阐述,如同在说“太阳是从东方升起,地球自西向东自转与公转”一样。

筱和和重新爬起来,甩掉被子,坐到与郑谐相对的位置,这样气势上会强一些:“哥哥,像你这样一言九鼎的人,说话前应该更慎重一些吧。”

“你觉得我是随便说说的?”

“如果不是你知道了那件事,你根本就没动过要娶我的念头。你没必要为一件事搭上一生。我说过那么多遍了,我不需要补偿。事实上那么多年过后,如果不是时霖跟岑世出现了,我根本就真的忘记了。你怎么总不能相信我说的是真心话呢?”

“和和,我们分开的那些日子,我过得不舒坦,你也过得不好。我以为这足够证明我们应该在一起。”

“那是因为你对我心怀歉疚,而我则是怕影响了你的正常生活而惶惶不安。如果不是我不小心说漏了嘴,你什么都不知道,本来一切还是会跟以前一样的。”

“你不是问过我,为什么分手了吗?蔚琪问我是否爱她时,看着她的眼睛,我竟然没有办法顺着她的心愿说出那个字。而且,你跟岑世在一起时,我看着太碍眼。如果你也是在纠缠那个问题的话……”

“嗯,你确实不见得多爱她,因为你其实不爱任何人,包括你自己。但是你不能否认你非常喜欢她。可是你这人太诚实了,从来不肯说谎。她离开你当然不是因为你没说这个字,而是因为她爱得比你多,所以她才走开。至于岑世……因为你不喜欢岑世,所以才看着我跟他在一起十分碍眼。遇你不讨厌的人,比如时霖大哥,比如之前你给我推荐的那些人,如果我与他们在一起了,你根本就是乐见其成的。”

关谐头大:“和和,你能不能不要总纠缠在这一点上?我们谈的是以后。”

“可是你能否认,如果那件事没发生,或者你从来不知道,那你根本就不可能作出这样的决定吗?”

这场争吵的结果是,郑谐把筱和和从头到脚重新裹起来丢在床中间,他自己睡在了那只躺椅上。

和和又累又困,后来就睡着了。睁开眼时天刚刚亮。她正做着一个乘缆车上山的梦,摇摇晃晃,很久后才醒过来,发现自己依然缩在卷成蚕茧状的被子里,但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大概就是刚才做梦时被郑谐丢回来的。

王阿姨早早地从乡下赶了回来,看见眼窝深陷的郑谐又吃惊又心疼,死活劝他再休息几天再去上班。待她看见和和象猪蹄一样的脚几乎要崩溃了:“我的小祖宗哎,我才走了一个晚上而已!”

第二十六章

大概昨晚没睡好的缘故,郑谐没去上班,整个上午都呆在自己的卧室没出来,大概在补眠

肿着脚的筱和和哪儿也去不了,半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脚上摊着电脑,,,,一边开着聊天窗口,隔五分钟就去搭一次腔。

原来的工作在她计划去c市的时候辞掉了,不过这段时间偶尔也帮别人做一点小活,画画稿页,设计几个封面f做一些动画,整几个零用钱,就算,,,,或者妈妈的钱也可以度日

总算是有一技之长,不至于饿死,这算她二十几年来唯一的优点。实在是随遇而安,没有半分雄心大志

郑谐妈妈曾经期待她成为著名的女画家。她自己的妈妈曾鼓励她继续深造,,,,结果她却心甘情愿地做一个没什么特色的小画匠

郑谐妈妈曾经期待她成为著名的女画家。她自己的妈妈曾鼓励她继续深造,,,,结果她却心甘情愿地做一个没什么特色的小画匠

每天按照客户要求成品,儿时的那点灵气早就磨没了,而她自己居然感到很满足,

“我就是一根废柴,令每个人都失望”,和和气馁的想。

那个聊天群很热闹,一群人在替某男网友策划求婚的方式,该群,,,,设计出身的,花样层出不穷,于是很多人开始回忆自己求婚或者,,,,

和和在中当小透明的时候比较多,此时看了一小会儿光景,突然问“被求婚知道那人是否是真的爱你呢?”

,妹妹你是80后不是90后的好不好?

提过,婚姻是男人能给与女人的最大的诚意?

出来的,做出来的

群里还有小朋友呢。

“有人向妹妹求婚了?双cai具备嘛括号钱财与身材?

“你若爱他就拿走,不爱就踹走“

筱和和:“。。。。。“

“郑谐,你为什么要娶我呢?你喜欢我什么?你连这个理由都说不出来,难道不觉得嘛?至少你明确你为什么要娶杨蔚其对吧?难道出了我说的那个,个理由,你还有别的要取我的理由嘛?“

郑谐又开始揉太阳穴,这已经成为他最新的习惯动作。

“和和,我希望在我以后的生活里,每一天都有你,这个理由够不够?”他说这话时,表情很忍耐。

“你表情好奇怪”和和平心静气的指出“昨天晚上你还没有回答我,如果那件事没发生,或者你一直不知道的话。。。。。”

郑谐深呼吸几次“和和,我以为做任何事情,结果最重要,过程只是为了达到结果的必经程序而已,你没必要假设那么多结果”

“可是我觉得过程才是最重要的,结果无非就是几个字而已,”

郑谐本市正在椅子上,被她一扑,反射性的站起来接住她,随即将她推回椅子上,“你要做什么?”

“你看,你明明出于本能的抗拒我的亲热,却试图说服我相信你因为喜欢我,所以才娶我,你说服的了你自己嘛?”

郑谐几乎磨牙“筱和和,你简直不可理喻了”

“我以前也是这么不可理喻!”和和用被子把自己连头带脚全蒙住。

再晚些时候,王阿姨发现和和一蹦一跳的下楼,而且有点鬼头鬼脑的,一直摸进厨房。

“和和,你脚不方便,需要什么喊我给你拿就是了”王阿姨说。

“我脚裸又扭到了,想找一瓶酒消肿”

“医用酒精行嘛?”

“恩,,,,网上说,酒比较好”和和面不改色道。

然后谢绝王阿姨的帮忙,拿着王阿姨找给她的那瓶装的五十几度的白酒一拐一拐的上楼,时间渐渐晚,和和关掉灯,在黑暗里作了一会儿,用手机给郑谐打了个电话,郑谐睡的真是早,声音柔软又模糊“什么事”

“我可以到你房间去嘛?我害怕,昨天那个恐怖片。。。。”

“去找王阿姨”

“她睡觉了”

“开着灯睡”

“可是……”

“明天再闹吧,我很困了”

“昨天晚上对不起,今天晚上也对不起”

“恩,没关系”

“那我可以到你房间去嘛?”

郑谐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和和在黑暗里坐了一会儿,把剩下的那点酒喝完,又连嚼了然后用练瑜伽的方式做深呼吸,试着进入传说中的冥想状态,不过

月上中天,王阿姨跟猫小宝都睡了,郑谐屋里的灯也灭了。穿着睡衣的和和鬼鬼祟祟的从浴室先探出脑袋侦查一番形式,又单脚跳出来,拿着光线很亮的手电。

钟点工在白天来,晚上则只有王阿姨住在楼下,老人家睡深眠时刻。

和和后遗症还没完全消除,不过比起她的计划,此时和和既简章又稍许的兴奋,而且那些高度酒精也渐渐发挥作用,以至于她故不上去思量这个场面多想恐怖片现场。

整栋房子的控电面板就在楼梯转角的油画后面,而二楼的暖气总开关在另一处的转角,她摸着墙跳过去,把二楼每个房间的照明电开关都关掉,顺手把暖气阀也关了。

王阿姨千万不要半夜起来,会被她吓坏的,和和一边祈祷,一遍拍拍胸口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我不是做坏事,我是在拯救某些人的灵魂”,她自我安慰的小声说,然后做一个想吐的动作。

估计是太紧张了,而且有一点晕眩感。即使是一级级摸着上楼,都会空踩一级,一下摔在地上,好在毛毯够软,她的衣服也够厚,没发出什么声音。

她经过自己房门时,从门后抱起已经卷成一团的被子,抱着那么大一团东西,单脚跳很不方便,好在离郑谐的房门只有几步远。

真是幸运,他又没锁门。

和和蹑手蹑脚的轻轻把门打开一条缝,闪身进去,还没站稳,就听到床那边传来冷清的声音“筱和和,出去”

“停电了,我害怕…..”和和迅速的顺着他声音的方向移动,他屋里一点光线都没有,她被床撞到腿,轻叫了一声,跌到床上,碰到的郑谐的身体,郑谐又弹做起来,伸手开灯。

“啪“的一声响,却不见光亮,他咦了一声。和和说”别让我出去,我害怕,我就坐在这儿一晚上不行吗?“

郑谐没再说话,扯了扯被子,向另一边移了移。

那就是默许了,和和很不客气的爬上他的床,再度把自己卷成桶,。躺下后发现忘了带枕头,她支起身子把被子跌来跌去试着去来。郑谐把自己的枕头挪了一大半到她这边,她顿了一下,声音有点不太置信“你晚上喝酒了“

“我脚疼,用了一点酒止疼“

“不是有止痛药”

“吃那种药胃疼“

“麻烦“。郑谐喃喃的念了一句,又背着她躺下,

和和安静的躺了一会儿,把手和脚都漏到被子外面,她关掉的暖气此时渐渐发挥出作用来,屋内温度渐渐冷却,,和和的麽抓麽提刚刚越了界,还没碰到郑谐半点,郑谐已经一翻身将自己的被子压在身下,令她无处下手。

和和默念一句,扑上去包住他“我冷“,随后还是她自己的尖叫”我的脚,我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