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33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3:33
A+ A- 关灯 听书

有乘务员站在站在每一个车厢门口。

郑谐目送着和和上车。她纤细的背影挺得笔直。当她将要迈上台阶时,他又喊了一句:“和和!”他的声音很轻,几乎只有自己能听见,他自己都不明白喊这一句做什么。

和和却在这时回了头。她看着他,突然折身跑回来,张开胳膊轻轻地抱了他一下,她的头贴在他胸口时似乎轻轻地说了一句:“哥哥,再见。”还未等他听清,她便已经跑到车上。她上车时似乎滑了一下,乘务员从她身后扶了她一把,随即也上了车,车门关上了,开始缓缓滑行。

郑谐站在那里看着火车越走越远,他想起儿时陪着母亲经常在电视剧上看到的镜头:火车滑行,车上的人从窗里探出身子拼命招手,车下的人一路狂追,直到再也追不上。

可是刚才,他甚至没看清和和的位子在哪里,和和也并没趴到车窗上向他挥手。而他就原地站着,脚仿佛已经生在地上,无法向前迈动一步。

而他的心却空空荡荡,没有着落,仿佛家中失了窃,到处被翻得乱七八糟,他焦虑不安,却并不知道自己倒底丢了什么。

25-分岔口(1)

每条路都可以通向罗马。

b市火车站的停车场,岑世坐在车里等待。

车里静静地流淌着老歌。他不时看一下表,离和和的火车到站还有十分钟。

岑世一向很有时间观念。以前上学时,他从不提前一分钟到堂,总是在老师们的注目下踩着铃声跑进教室,然后冲他们阳光一笑,他们就没脾气了。

今天竟然这么早就到了,他几乎要嘲笑自己。

和和说过不用他来接,而且听说近年来的火车总是提早到达,于是他在这里守株待兔。

他盯着出站口。人群络绎不绝地从出口涌出,估计又有车到站了。算了算时间,应该是和和乘的那一列。

他走了出去,试着从川流不息的人群里找到筱和和。

当视线高度集中时,他的思绪却开始神游。

他在努力回忆,当他第一次见到和和时,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或许无数次在操场、食堂、自修室里擦肩而过,却从不曾留心过。

直到那一天,他们在篮球场打球,对面的篮框则被一群女孩子占据着。

那群女子水准都挺烂,估计是为了应付考试而在恶补。

突然一个哥们儿说:快看快看,那不就是前阵子校园bbs上特别红的那个龙套小天使吗?

岑世顺着方向望去,恰在此刻那个女孩似乎感觉到自己被人指指点点,她下意识地朝他们方向看了一眼,于是那个球她投得大失水准,球重重打在篮框上又反弹,直朝着岑世他们的方向飞过来。那女孩一路小跑追着球,岑世伸脚挡住球,轻轻抬腿一挑便托在了手中,伸手送给她。

那女孩子腼腆地说声谢谢,脸似乎微微红了一下。

岑世忆起bbs上关于这女孩子的讨论。十分寻常的一个小姑娘,模样干净衣着简单,丢进人群中不太容易找出来。那在这样近的距离看,她有一种纯净的近乎透明的质感,十分可爱。

哥们儿说:“这小姑娘近看长得还真不错。哎,你们听说没,她身世很神秘,有人说她是孤儿,也有人说她爹是某省高官,高干子女哎。”

另一人说:“这两种身份都不怎么像啊,就是一邻家小妹的样子。”

第三人说:“别看这小妹妹长得干净单纯,不简单呐,前阵子隔壁学弟给她连写了几封情书送了一星期的花,结果碰壁碰得鼻青脸肿,现在天天到了半夜就在走廊里唱断肠歌。咱们那学弟,那可是情场老手了,所以说,这小丫头厉害着呢。”

岑世说:“少来了,明明就是一副从来没谈过恋爱的白纸模样。”

“嘁!”一堆人嘘他。于是某个恶作剧的赌局瞬间成立。

当筱和和第二次笨手笨脚地把球滚到他们这边来时,岑世主动捡了球去送给她:“你的姿势不对,再卖力也没用。我来教你吧。”

那时候并没把那赌局太当回事。正常状态下的和和,不太会撒娇,不怎么使小性子,但又非常小女人,他跟她在一起很愉快。

后来其实是他被甩了,但也并没太介意。那时太年轻,以为千金散尽也都会回来的,什么都是无所谓的。他曾经试着挽回,但没有成功,于是不再纠结。

直到多年后,当他与她意外地一次次重逢,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遗憾其实比想像中的更要大上许多,只是从来不愿去想而已。

和和的脾气他并没有完全摸透。但他可以很自信地说,其实他要比郑谐更了解和和。所以他虽然离开前对和和随口说了一句“有事找我”,但那完全是没话找话的客套,他根本没指望和和真的会找他。

和和的个性很拗,她一旦决定了目标,别人就无论怎样都没办法改变了。既然她已经不待见他,那么她根本不可能找他帮什么忙,何况她有一个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哥哥。

所以当和和前天打电话给他说:“岑世,你愿意帮我一个忙吗?”他意外极了。

几分钟过去了,人群又变得稀少,但仍不见和和。又几分钟后,人流又开始拥挤起来,应该是另一班车了。

岑世开始拨和和的电话,想问她是否火车晚点了。对方的铃音一遍遍沉闷地响着,但始终无人接听。

他决定去查询火车到站情况,恰在这时和和的电话打过来了。

她还在火车上,车厢不太安静,有铁轨声,有小孩子哭闹声。

和和说:“我误了时间,所以坐了晚一班的列车到。”

岑世终于放下心来。

和和从站口出来时只顾低着头走,走到他的车前都没发现他。

岑世鸣了一声喇叭,吓了和和一大跳。她终于发现他的存在,拉开车门坐上来。

她只带了一个很大的挎包,塞得鼓鼓的,但与她平时也没什么两样。

岑世疑惑:“你是不是把行李忘在火车上了?”

和和说:“没。就这些东西,我什么也没带。”

“不是说要住很长一段时间吗?”

“本来也不需要什么的。再说了都可以买得到。”

岑世笑了:“你是不是犯了什么案子所以落荒而逃了?”

他这无心一说却恰恰说中了和和的心事,她瞪了他一眼。岑世不以为意。

车子开得平稳。和和说:“你走错方向了。”

岑世说:“吃饭。你还没吃午饭吧?“

和和说:“我不饿,我想先回家看我妈。”

“就当陪我吃吧。再说了,现在这个时间,伯母应该还在工作呢。吃完饭我送你回家,顺便拜访伯母。”

和和警觉地问:“你想干嘛?”

岑世说:“什么‘干嘛’?我们现在不是‘男女朋友’吗?我拜访伯母也理所应当。”

和和皱眉:“其实我就是在利用你而已,好逃避大人们给我安排的相亲。”

岑世苦笑:“你前两天已经说过了,我不会误解的。所以你实在没必要再次强调来伤我自尊。”

和和歉然:“所以你用不着入戏这么深,装装样子就好了。”

岑世笑:“我的职业道德非常好,就算是临时工,我也保证尽全力。”

他把和和逗得笑了笑,然后带她进了一家以跑山鸡汤作主打的饭店。

和和说:“我不吃肉,多油腻。”

岑世说:“补一补吧。你比我走之前那阵子看起来瘦了不少。气色也不好。”

吃完饭,和和掏出几张纸递给岑世:“你看一下,没问题的话,咱们签字吧。”

岑世说:“这是什么?结婚协议?”

和和瞪他:“少贫嘴。我俩的‘友好相处五项原则’,我们互相约束一下会比较好”。

“才五条?”

和和说:“每条下面还有若干细则。”

岑世噗地笑出来:“筱和和,你韩剧看多了吧。”

和和反唇相讥:“你才韩剧看多了呢?你全家都韩剧看多了。”

岑世继续笑:“不是韩剧里动不动就有什么签定无聊的协议?”

和和气恼:“协议什么时候成了韩国人专属了?你是韩国人后裔啊?什么都是你们的,连火星都是你们的!”

岑世说:“得,我把话都收回。我才说了两句话而已,看你这长篇大论的,你口才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你还没过河呢就要拆桥啊?”

和和说:“哼,这是关乎民族尊严的原则性问题。”

岑世说:“好吧我错了,我是民族罪人。我签还不成吗”

这时和和的手机响了几声,她刚接起来打了个招呼,手机就因为没电而断线了。

她在自己又广又深的大包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另一块电池。

和和的包里很乱,东西杂七杂八地挤在一起。她眼角余光看见岑世在偷笑。

和和抬眼瞪他,岑世立即收了笑容,一脸尊敬地将自己的手机奉上。

刚才那通电话是苏荏苒打来的。和和回过去,跟她简单聊了几句。

她捏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想到自己应该向郑谐报个平安。

岑世的手机与她的品牌相同,她用得极顺,编了短信发过去。当她按了“发送”键时,才惊觉这并不是她自己的手机,但已经来不及了。

岑世以前就发现,和和懊恼时会轻轻扯自己的耳垂。他说:“想不起来电话号码吗?笨,把手机卡换过来。”

和和说:“不用,免得耽误你的正常业务。我一会儿再去买一块电池。”

郑谐应该知道是她的,他俩这种默契总还会有。

————————

郑谐送走了客人,一身疲倦地回到办公室。

他看看时间,和和应该已经到达了。他给她拨过电话去,提示一遍遍说,对方已关机。郑谐心中凉了一下。

然后他查看未接来电以及短信,终于看到一条“我已平安到达”,号码却是陌生的,也未署名。

那是b城当地的号段,而且比较新。郑谐猜想和和或许是为了节省漫游费,一到那边就换了手机卡了,为了证实猜想,他按着那个号码拨了过去。

他连续拨了三遍,那个号码一直占线。

当他耐着性子再拨一遍时,终于有人接了起来,是一个似曾相识的男声:“喂?您哪位?”

郑谐失神了片刻。他那如计算机一般精确的大脑瞬时忆起这人是谁,尽管电话里有点失音。

他正思考着是说上两句话还是当作打错了挂电话,但仿佛老天存心要与他作对一般,他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他想听到的声音,很遥远,并不真切,但他却听得实实在在,仿佛她缩成一个微型的小人,就躲在这小小的手机里的某处角落。

电话的另一头,岑世结完了帐就一直在接电话,至少接了二十分钟。

和和坐在休息区等他,翻完了两整本旅行杂志。

她终于等得不耐烦,在岑世又接起一个电话后冲着他说:“岑世,我自己打车回家,你忙你的吧。”然后就要走。

岑世捂着听筒将电话远离自己:“再等我一下就好。哎,你这脾气越来越怪了。”

和和说:“我更年期到了,你原谅我吧。”

岑世说:“这哪是更年期?你这分明是青春叛逆期症状。”

他这时才想起刚才那个陌生号码来电似乎还在线,于是向对方道歉。但对方不知何时已经将电话挂断了,电话的那一头寂然无声。

25-分岔口(2)-修改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