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4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3:05
A+ A- 关灯 听书

作声,只是笑。

过了半晌,郑谐自己倒先悠悠地发话了:“我在想,我以后千万不要生女儿。男孩子可以让他去自生自灭,但如果是女儿,我会忍不住把她管得死死的,怕她学坏,怕她受伤,担心这担心那,然后她就会烦我,跟我吵架,离家出走,与我断绝父女关系,最后把我气死。”他为自己设想了一副悲凉的未来蓝图。

杨蔚琪咬着唇都没忍住笑。她伏到桌子上笑了半天后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本该安慰你,可为什么我只想笑。”

郑谐将唇角扁起来,但是表情依然一本正经地:“因为你不厚道。”

杨蔚琪又笑。

说话的时候他们旁边有一人经过,突然又回头,看了他们一会儿,上前拍了郑谐的肩一下:“郑谐?”

他们同时抬头看。那男人还年轻,但身材已经发福,怀中抱着一个漂亮的小女孩。

郑谐讶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男子说:“刚回来,还没顾得上与你们联系。这回要长住,还带回老婆跟女儿。”他指指走在前面的一女子,又逗着怀中的小女孩,“叫叔叔阿姨。”

女孩儿奶声奶气地叫了他们一声。

郑谐对杨蔚琪说:“这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多年的同学。”又惊异地看那个看样子有三四岁大的小女孩,“孩子都这么大了?我记得我俩同龄。”

男子说:“嫉妒死你,谁让你不早结婚。”

男子走后,郑谐向杨蔚琪解释:“他去国外住了好多年,我们已经很久没联系。”

杨蔚琪问:“他看起来比你老许多。你们真的同龄?你刚才没介绍他的名字。”

郑谐说了一个名字,杨蔚琪凝神想了想,恍然说:“我听过这名字,就是……多年前那件事的主角?”

郑谐说:“你也知道?原来那件事那么出名,我以为知道的人只是小范围,而且大家应该都忘记了。”

杨蔚琪说:“其实我也不太了解,只是当时听大人们讲过。只是我们最近讨论一个案子,我老板拿当年这件事举例,唏嘘了半天,说法律是保护不了弱者的。”

郑谐垂下眼帘,杨蔚琪也不再多问。

回去的路上,杨蔚琪想起来,又轻轻感慨了一下:“那人看起来很老实,不像会做出那种事来的人呀。”

郑谐直视前方:“你真八卦。”

杨蔚琪辩解:“我是在探讨人性问题。你想想看,一堆年轻人醉酒吸毒,又乱……乱那个,结果有人做牢了,有人堕落了,有人避世了,有人则可以若无其事地开始新的人生……这社会多不公平啊。”

郑谐有点走神,半天才回魂。他说:“其实那天一开始我也在场,就是个普通聚会而已。他们灌了我许多酒,我喝得难受,就先走了,两天后我就出国了。后来才有人跟我说了这件事,没想到闹得那样大,我有几个朋友根本就不清楚倒底发生了什么,就被扯进去了。如果那天我没有早走,说不定那案子也算我一份吧。”

杨蔚琪没想到会挖出这种结果。她叹了一声:“你这才是天生的命好,消灾避祸去邪。”

郑谐有几天没跟筱和和联系了。

他想起那天来心里难免有气,担心自己打电话忍不住要教育她,结果还让她尴尬,索性就不打了。而和和估计有些心虚,也不给他打电话。

过了几天,郑谐觉得自己已经心平气和了,决定不与筱和和一般见识,还是主动地去关心一下她比较好。

而且,他刚从蜜月归来的合作伙伴那边知道,某位岑先生如今已经离开本市了。他一边感觉良好,一边又替和和有点惋惜。

如果和和真的有心要与那个岑世重修旧好,而岑世如今却又与她相隔了数小时的距离,总归对她来讲不是件很好的事。

于是大人有大量的郑谐,怀着同情以及宽容的心态,在某个晚上给筱和和拨了电话。他希望筱和和的声音听起来不要太难过。

结果却出乎他意料。他拨了三遍电话,前两遍无人接听,后一遍则直接关机了。

刚刚消了气的郑谐又被气到不轻。

别说向来乖巧的筱和和,其实从小到大都没几个人敢不接他的电话,最后还关机。

他深呼吸了好几下,也没将情绪完全镇定下来,最后他打电话给杨蔚琪,决定跟她聊几句。

杨蔚琪的手机也是拨了两遍才接通,那边乱哄哄一片。杨蔚琪竟然在一家夜总会的迪厅里,她的手机里传出狂躁的音乐。她换了几处地方,用极大的声音讲话,郑谐才能勉强听见。

杨蔚琪说,她的当事人极其需要一位在这里工作的证人的证词,所以她设法来说服那个人。

郑谐说:“你在那里等我,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我一会儿就要离开。”

“我去接你。”郑谐坚持。

郑谐在那家迪厅里待了半分钟,出来时还觉得头晕耳鸣。

他去的正好,因为正有一个喝得有点醺然的男子一直在与杨蔚琪搭讪,他替她摆脱掉那人,拉着她的手出来。

他另一只手捂着耳朵以克服耳鸣:“以后不要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不安全。”

杨蔚琪不以为然:“还好吧,这里秩序还算好。”

郑谐说:“上次去农村差点迷路,再上次被人写恐吓信,这回又来这种地方。你的工作太危险了,你们老板似乎也不怎么体恤女下属。你不是最近总说累吗?换一份工作算了。”

“这算什么危险啊,喝水也有可能被呛死的。我又没什么爱好,不做这个都不知还能做什么。”

“那就休息一阵子吧,什么都不用做。”

杨蔚琪莞尔:“干嘛?你真的计划要养我了?”

“如果你愿意的话,没有问题。”

“我爱美食,爱珠宝,爱名牌……”

“按你现在这种消费状态,就算再严重一百倍也养得起的。”

杨蔚琪半真半假地笑:“真是诱人的提议,你让我仔细考虑一下啊。”

他俩的车并没停在一处。杨蔚琪又找不到自己的车,郑谐一边笑她,一边陪她一起找。

晚上风有点冷,杨蔚琪穿得少,瑟瑟地抖着,郑谐将她半拥着。

郑谐的步子突然慢了下来,身体也有点僵。

杨蔚琪抬头看看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让郑谐情绪有些反常的不过是一辆并不起眼的车子。

可是那辆车的车牌郑谐却记得清楚。那天和和送郑谐下楼时,指指一边的车子说:“就是那一辆。”

那车停得很远,可是郑谐的视力非常好,而且他对数字十分敏感。

杨蔚琪大致知道那辆车是谁的了,她轻轻地说:“你若实在不放心,就进去看看吧。”

郑谐吐出一口气,没作声。

杨蔚琪说:“这里五楼今天晚上有俄罗斯歌舞表演,或许她是与同事来这里看演出吧。”

郑谐说:“她又不是小孩子。我们回去吧。”

“听说这个歌舞团很有特色,我从来没去过,要不我们也去看看吧。”杨蔚琪拖着郑谐的手把不太情愿的他一直拖到电梯口。

郑谐其实来过这里几次,而且对这里一直没什么好印象。

如今这里比他印象中的更荒诞,台上演员们衣冠不整大跳艳舞,台下观众三五成群左拥右抱神色迷离,往来其间的男女服务生们性感妖艳,空气里弥漫着烟草与酒精的刺鼻味道。

杨蔚琪低头说:“算了,我们走吧。”

“现在出去也要结算的,不如看一会再走好了,你难得来一次。”郑谐拉着她走在一名打扮成兔女郎的服务生的身后。

他们的临时位子非常好,因为郑谐刚坐下就找到了他想找的人。

灯光忽明忽暗闪烁不定,而且筱和和离他不算太近,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他将她的举止看清楚。

筱和和软软地倚在最靠墙的一张沙发上,两腿随意地曲着,整个人好像被嵌进那沙发里,如软体动物,姿态慵懒而妩媚。

她坐的那处本是极隐蔽的地方,但仍会有回旋的弱光时时映到她的脸。她在看台上的演出,神色有一点恍惚,一只手扶着高脚的酒杯,搭在腿上的那只手则夹着一支烟。

她偶尔重重地吸一口,极度娴熟地吐出一串烟圈。然后她很专注地盯着那些烟圈一点点慢慢地消散,就像在欣赏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

21-平地一声雷(2)

其实并不是筱和和自己愿意到这种地方来的,而且她也没那么大的胆量不接郑谐的电话,甚至公然关机。当时周围太吵,她听不见铃音。郑谐打到第二回时,手机就没电了。

那天晚上下班后她没走,而是留在公司将手边的一幅制了大半的图做完了。另有两个同事也在加班。

她的女强人老板曹苗苗在隔了密封玻璃隔断的独立办公室里对着电话发脾气,柳眉倒竖,怒发冲冠,最后将电话拨出来,用力地扔到墙上。

他们在外面谨慎地装作视而不见。

结果才过了三分钟,女老板已经平息了怒火,整齐妥贴地玉立在门口,笑语盈盈地对大家说:“老娘今天请客,谁陪我?”

那两人一人称要回家看孩子,另一人称要给女友做饭,速速逃遁。

筱和和一时没想出合适的理由来,就被老板挟持了。

本来曹老板开着车,可是她奋力一倒车,便将车子蹭到了墙上,车尾凹下一大块。老板说:“妈的,今天遇了一天的鬼。走,我们打车去。”

和和说:“我来开车吧。”

然后就到了那一处据说有妩媚的俄罗斯男人和女人跳艳舞的著名夜总会。

和和的老板心情很差。她心情越差就笑得越响,话说得越溜,酒喝得越多,左一杯右一杯,转眼就一瓶,然后再开一瓶,还拖了和和陪她猜拳,谁输谁喝。

她絮絮叨叨讲前尘往事,从幼儿园一直讲到一小时前鄙视她性别的混蛋同行。和和不插话,安静作听众,听到累时便将酒当饮料喝。

老板乍舌:“和和,你酒量不浅啊,以前没看出来。”

和和低头看一眼:“咦,这是酒吗?我以为是饮料。”

曹老板身材高,头发短,声音醇厚,举止豪气,就没人把她当女人。她叼了一支烟潇洒地点上,那烟的气味浓烈,和和咳了一下。

老板说:“这烟是挺呛人的。算了,不抽了。”

和和说:“苗苗姐,这烟的气味特别,给我一支吧。”

女老板喝得已经有点多,她凑过去一边帮和和点烟,一边啧啧地说:

“你那哥哥若是知道我拐了他的和和妹妹到这种地方来,会不会拆了咱们公司?他每次看我那眼神就好像我是同性恋似的,他是不是担心我对你图谋不诡啊。”

和和被逗乐了:“不会。没有啦。”

“我真希望郑谐那小子现在就出现,让他看看他乖得像小白兔一样的和和妹妹现在这德性,然后我在一边欣赏他中风的表情。”

“他不会来这里的,他讨厌死这种场合与这种节目了。而且就算他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表情的,你肯定看不成。”

曹老板说:“x,郑谐就是个非人类,从来没正常人该有的表现。”

和和笑吟吟:“其实他对你挺客气的,你当面骂他他也不反驳,你踢他的车他都装没看见。干嘛老跟他针锋相对。”

曹老板骂:“那叫彻底的无视好不好?是把人轻视到极点的表现。说起来,我这辈子在郑谐面前唯一扬眉吐气的一回,就是你当着他的面说,你一定要到我公司来工作,否则你就不在这个城市呆着。哈哈,他当时那样子就跟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雪糕似的,嗖嗖冒冷气呢。”

和和说:“他那次真的挺生气,好几天没理我。其实他并不反对我跟着你工作。都怪你先去惹他,每次都是你先挑衅他。”

曹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