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2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2:59
A+ A- 关灯 听书

暗中自嘲地笑了笑,转身上车,在重新发动车子前,他的手机短讯音响了一下。筱和和的短讯,简单的三个字:“对不起。”

他看着那三个字发呆,直到屏幕变暗,才想到自己也该回一个。他试着用自己从来不曾启用过的画图功能,笨手笨脚地在手机的手写板上画了一张笑脸,给和和发了回去。笑脸下面有他手写的一句话:如果你需要帮助,记得找我。

19-神经有点错乱

这个季节令人的神经有点错乱,反应有点失常。

一大早就有人给筱和和送来大捧鲜花,百合与薰衣草,用精致的丝带扎在一起,卡片很精致,没有印花店广告,更像是专门去买来的,上有俊秀雅致的几个字:“祝你好运,一定要幸福。”然后是时霖的签名。

和和小心地将那张卡片收起来,将花插入她亲手做的一个陶罐里。

设计人员每人一个格子间,基本上藏不住什么秘密,鲜花店来送花的时候,就有男同事向她小声地吹了几声口哨。见她很珍视地对待那捧花,口哨又多了几声。

和和装作没听见,只腼腆地笑笑。她查了一下花语。薰衣草:等待爱情。百合:心想事成。

和和怔了一怔,体会到他的用心,心中生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下午,老板亲自召集设计人员们开会。公司规模不大,老板也是做设计出身的,兼任着设计部的头儿。正说着话,收发文件的小妹开门探了下头,说声对不起就打算离开。

公司一向很随兴,没什么严格纪律。老板说:“有事就进来吧。”

小妹小声说:“有人给和和姐送花。”

所有人哄一声笑起来,女老板说:“夏天都快过了,有人的桃花现在还开得这么旺?”

和和窘得不肯抬头,于是女老板亲自去把花接过来,塞到和和手里。这一回是挤挤挨挨的一大捧玫瑰,名贵的品种,罕见的色泽。大家伙直咋舌。

和和连卡片都懒得找,就知道姿态这么嚣张的,铁定是岑世。她轻轻地吐了口气,起身把花丢到自己桌上。

老板笑着拍拍她的手:“看来这一个不如上午那个合意呀。如果和和真的不想要,干脆介绍给我吧。”

大家再度哄笑,和和在心里腹诽了岑世一百次。

下班时果然再度在写字楼门口见到岑世。和和一把拉开他的车门坐上去:“去吃饭。你选地方,我付款,有什么话我们一次性说清楚。就这么说定了。”

郑谐与杨蔚琪在很有情调的一家餐厅里吃饭。杨蔚琪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后对郑谐说:“我刚才看到一个人很像和和,就在我们旁边这一排的第二个包厢里。”

“跟男的在一起?”

“一个年轻男人。我不敢确认,就没过去。你要去跟她说句话吗?”

杨蔚琪说的那个方位就在郑谐的侧前方,他稍侧一下身子看了一眼,什么也没看到,说:“算了,她会尴尬。”然后继续低头吃饭。

郑谐最初猜想或许是时霖,又想到时霖现在已经在北京了,过几天就会回他国外的工作地。

大男人八卦其实没什么意思,他按下好奇心,但仍是不由自主地时时向那边方向投去一两瞥,所以他终于有机会知道那个包厢里的男人是谁,然后郑谐便不再朝那边看,话也更少了。

当郑谐又一次没接上杨蔚琪的话题时,杨蔚琪说:“郑谐,你又开始研究你的手指了。”

郑谐因为被她看穿而笑一笑,把手收到桌面下,还是没说话。

杨蔚琪了静了一会,打破沉默说:“那个男人,就是以前你提过的那一位,和和的初恋男友?”

郑谐眼睛闪了一下,没说话。杨蔚琪说:“很一表人才的样子,看起来不错。你很不喜欢他?”

郑谐说:“我喜欢的东西很少。”

他眼角的余光瞥见和和的那个包厢有了新的动静,这回他见到岑世与和和已经站起来,和和背对着他,微微侧脸时似乎在笑,而岑世则替她披上外套。

郑谐他们的位置比较靠后面,所以那一对儿离开时不会经过他们。郑谐向里坐了坐,靠着椅背上,这样即使和和回头也不会见到他了。

杨蔚琪这一回真的笑起来了。她不说话只是笑,渐渐敛起笑意后,似乎又想起什么事情,于是又笑,边笑边端了杯子喝水。

郑谐说:“别笑了,被呛到会很难看又难受。”

杨蔚琪说:“嗳,你刚才那副样子,真的很像抓到女儿早恋的家长,又很生气,又很想装一副开明的样子,别扭极了。”

郑谐动了动唇角,看起来皮笑肉不笑:“你职业病又犯了。”

杨蔚琪不再惹他,将自己没吃完的牛排用刀子切得碎碎的。她说:“我说句话,你得先保证不会生气。”

“如果是难听的你就不用说了。”

杨蔚琪说:“算不上难听吧,我只是好奇,你对和和既然这样上心,连她交朋友的事都要掺和,难道你就从来没想过等她长大了把她娶回家吗?这样你就可以真的名正言顺地把她管到底了。”

郑谐轻轻地皱皱眉:“乱讲什么呢,我只是希望她能找到一个真心疼爱她的人,不会欺负她。刚才那个人,我信不过。”

杨蔚琪说:“郑谐,我觉得你最胜任。真的,你最胜任。”她又笑了。

郑谐板着脸说:“你早就吃饱了吧?那我们走吧。”

“等一等,我要把这点汤喝完。”

郑谐用手支着下巴看杨蔚琪喝汤。她既不说话又不笑了,他反而有点不适应,觉得太安静。

“我父母其实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家关系很好,当大人们都不在家时,我妈给我爸做饭吃,我爸给我妈辅导功课。他们长大后各自谈了几场恋爱,都没成功,后来大人们说,不如就你们俩吧,所以就结婚了。”

郑谐回忆着往事,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杨蔚琪听。

他极少会提起自家人和自己的事,杨蔚琪微感意外,抬起头看着他说:“伯父伯母贤伉俪,我自小就听人当作典范般提及。我伯父伯母就常说,那就是他们婚姻的榜样。”

郑谐说:“关于这个问题我应该最有发言权吧。他们具有一切的良好基础,亲情,友情,只是独缺爱情而已。”

杨蔚琪沉静地说:“婚姻里爱情本来就是次要的,信任,尊重、容忍,这些要排在最前面。”

郑谐说:“你说话可真是像我妈,她若活着会很喜欢你。我妈也总这样讲,所以他们二十多年的婚姻,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不在对方身边。我妈妈常常计划,等我和你爸老了以后怎样怎样,结果她没有活过五十岁。”

杨蔚琪静默片刻,轻声说:“对不起。”

郑谐说:“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我本来只是想跟你说,因为这个原因,关于你的那种假设,我从来没有想过。”

“我明白。谢谢你。”

岑世与和和的对话其实是这样的,远没有郑谐看到的那么美好。

和和说:“岑世你是知道的,我最讨厌绕圈子玩游戏,因为我脑子直,玩不来。你到底想干嘛,你一次性说清楚就好。对了,你若希望我们能够重续前缘,对不起,我不吃回头草。如果你想以陌生人身份来重新接近我,那么我实话讲吧,在我的标准里,你这种人,只适合作朋友,不适合做情人。你这么看得起我,我十分感激,但是看你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觉得十分不安。好了,现在你可以讲话了。”

岑世被她噎的无语了半天,深深叹服岁月如此修炼人的个性,连以前像小猫一样安静乖巧的筱和和,彪悍起来也十分有女王气派。

他说:“你何必像防贼一样的防我?就算是普通的同学,在这么多年后重逢,也总该叙叙旧是不是?和和,你真的跟以前不太一样了,虽然乍一看似乎没有变。这些年,你过得不快乐吧。”

和和说:“在你出现之前,一直是挺快乐的。怎么,你想拯救我这颗不快乐的心?”

岑世说:“我是想拯救我自己的心。”

和和作一副吃到酸东西的样子说:“岑世,这是琼瑶阿姨当年的台词,如今早就不流行了。”

岑世装天真地问:“那现在流行什么?”

和和也觉得自己刚才过了一些,口气和缓了许多:“现在流行酷男,不说话,也不随随便便出现,就是你以前的那种样子,现在又流行回来了。”

岑世笑:“你对我以前的样子还记得那样清楚?”

和和自知失言,迅速转移话题:“你为什么一直赖在这里不走?男人的大好时间应该用来做事业,而不是泡女人。”

岑世说:“我近期都会留在这个省,等你朋友蜜月回来后,我就会去省会城市,差不多能住半年。”

和和说:“嗯,怪不得,你一向不能缺少余兴节目的。”

岑世无奈地说:“和和,我承认以前是我不好,而且最近我缠你也令你烦,不过我们可不可以平心静气地说话呢?我只是很希望看到你像以前那样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和和挤出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容给他看:“是不是这样?你早说嘛,何必绕这么大的圈子呢?聪明人都怎么这样不直接呢?”

岑世被她弄得头都大了,捂着太阳穴苦笑:“好好,我以后真的不烦你了。可是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的帮助,一定记得来找我。我希望能够为你做点什么,以补偿当年我对你的伤害。”

20-心中有鬼

心中有鬼的人,以为别人都是鬼。

筱和和第二天特地请了假提前一小时走,找来她的朋友玎玎陪她一起去看车。

玎玎说:“嗬,不是说这辈子只坐乘车人,不做车夫吗?还给我算了一大笔打车比买车合算得多的帐,劝我也不要买车。怎么突然又改变主意啦?”

和和说:“年纪大了,想法自然会改呗。你记不记得以前我只喜欢画黑白图,可是如今我恨不得把所有的颜色都抹上。”

玎玎说:“真奇怪,你还保留着青春美少女模样,心却苍老成大妈了。”

“世间万物都是平衡的啊,想保留青春模样就要付出其他代价。现在你明白了吧?”

玎玎抿嘴笑:“坡一,坡一……”她自小家教严格,憋了半天终究没把她想说的那个不雅的“pi”字拼出来,“我回国前跟你网聊天啊通电话啊不都挺好的吗?怎么突然间就变这么沧桑了?难道真的因为那个姓岑的又回来搅乱你的心思了?”

“没的事。过去就过去了,谁还把他念在心上?只是最近突然出现了一堆本来都应该消失了的人,让我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本来那些事情我自己都以为忘记了。哎,不要提了,烦。大概真的像一些人说的,25岁是女人的一个坎,需要调适一段时间才能回归正常。”

“你可别吓我,我下个月就25岁生日了。”玎玎猛地凑近和和的耳朵说,“咦,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有林妹妹气质啊?”

和和被她吓得几乎从车座上蹦起来:“好好开你的车!我可没厌世,我对生活充满了向往,我还打算活到八十岁四世同堂呢,你不要害我!”

玎玎很满意和和的反应:“八十岁四世同堂?你都二十五了还没结婚,你后代要怎么个早婚早育法才能满足你这奢侈的心愿啊。”

打打闹闹着两人就到了一家规模不小的4s店。和和其实对车很外行,不过好几位同事都开着同一型号的车,她也直奔着那种去,只管认真地选颜色,无视店员给她的其他热心推荐,十分钟就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