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9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2:52
A+ A- 关灯 听书

谁都没有认真地履行当年的约定。

17-重头配角粉墨登场(1)

正常人的理智与情感是协调与平衡的,而郑谐的理智与情感符合8020法则。

郑谐如约到杨蔚琪家做客,还带去一束花。

不是真的鲜花,而是一堆布做的粉嘟嘟的娃娃猪头扎成花束形状,并不是大路通货,而是花店主人自己一针针缝的。

他曾经见和和自己做过这样一束布花,觉得有趣,如今见到有卖的,就顺手买了下来。

其实他从来没有亲手送礼物送花给谁的习惯,觉得全身不自在。

杨蔚琪接到那份并不贵的礼物非常高兴,因为她自己就属猪,开门时身上正系了一件有三只小猪贴布的围裙,用方巾包着头发,一副非常标准的家庭主妇状,只是拿铲子的动作不怎么对劲罢了。

郑谐问:“要帮忙吗?”

“不用。你自己找点事情做吧,一会儿就好。”

杨蔚琪出来时,郑谐正在看dvd。

他看dvd的样子很特别,捏着遥控器,将画面设成四倍速度,没有声音,只有快速跳过的字幕,并且是英文的,而他看得并不专注。

杨蔚琪啧啧称奇,发现郑谐看的正是几天前她看的《窈窕美眉》。

他正好看到结尾出现字幕,见她出来,将屏幕关掉,长叹一声。

杨蔚琪说:“这么圆满的片子,有什么好叹气的?”

郑谐说:“喜么,我没觉得。”

“怎么不是喜?大团圆呢。你这样看片还真有专家派头,看明白了么?”

“反正一句台词一个镜头都没落下。”郑谐将碟片退出,仔细地重新插进包装盒里,自言自语地说了句,“人生如戏。”

“当然,所有艺术作品都来源于生活。”

“我若是那女孩,我可永远都不回那男的身边,任他再怎么信誓旦旦。”郑谐说。

故事是美国的校园偶像剧,校园偶像跟朋友打赌去追求艺术系乖巧又另类的女生,事情败露,分手,合好,结局圆满。

杨蔚琪说:“这是男人与女人的思维区别吧?只要心是诚的,什么都好说。”

“怎么判断心诚不诚?我的原则是,信誉毁坏过一次的合作对象,就会永远被排除在我的合作范围之外。因为有一次就难免会有第二次。”

“照你这样讲,犯过一次罪的人,就永远没改过的机会了,那全天下的犯人都判死刑好了。”说完这句话,杨蔚琪哑然失笑,“原来我们都有职业病啊。”

郑谐也客气地笑了笑,不再跟她争论。

杨蔚琪看了一会儿空洞洞的蓝屏,状似开玩笑地说:“我一直觉得人的理性与感性是有一个平衡比例的,但是郑谐你的比例显然和常人不太一样,你的理性力量太强大。”

郑谐说:“这样不好吗?理性强大可以避免犯错误。”

“可是你难道不觉得事事都在掌握中的人生很无趣吗?完全没有意外,也就没有惊喜。我猜你从小到大从没碰上过什么不如愿或者出乎意料的事情吧?”

郑谐沉默了许久才慢吞吞地说:“意外当然有,不如意也有。只是不多而已。人毕竟不能胜天。”

那顿饭的质量实在不怎么样。

杨蔚琪长了那么一副标致整齐的模样,做事利落干净,菜色看起来也很漂亮,却没想到口味实在不怎么样。

郑谐很耐心地一口口吃着,倒是杨蔚琪自己吃不下去了,吃了几口说:“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不用,除了咸一点硬一点外,倒也没什么不好。”

“出去吧,我吃不下了。”

“多可惜,你忙半天了。”

“没事,反正我做菜也只是为了好玩。”

最后到底是开车去了他们常去的菜馆。

郑谐吃饭时又有被人注视的感觉。

他抬头环视一下周围,并没见到熟人。过了片刻,手机却响起,他接起,说了一句就挂掉。

杨蔚琪问:“有事?”

“不急。有位朋友,我一会儿过去打个招呼。”

他等杨蔚琪吃完了,才起身绕到饭店的另一区,在屏风后面看到岑世。

岑世很悠闲地坐着,像是等他很久了。见他走来,站起来,客气地点头,表情淡然:“本该我过去,但您有同伴,我想不太方便。”

“岑先生这回在本市逗留的时间够久。”郑谐的表情比他更冷淡。

“我的朋友去渡蜜月了,我替他打理一点生意。”

“朋友,还是合伙人?”

岑世笑了:“郑先生很希望与我合作吗?”

郑谐也笑笑:“你若要谈公事,就跟我秘书约时间,我们在办公室谈。”

岑世笑容的弧度更大了些:“这么多年过去,你竟然一点也没变。”

“你却是变了不少。”

“那是自然。当年我是学生而你已经是社会人,财大折人,势大压人。如今虽然你仍然高高而上,不过我们的距离却似乎小了不少,不是么?”

“我说过,你若不服,等翅膀硬了后可以来找我。怎么,你觉得时候到了?”

岑世又笑了:“怎么可能?我巴结你都来不及。”他见郑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于是敛了笑容神色自若地说,“我发现我对和和依然是十分难以忘怀。出于礼貌,我来知会您一声,免得您觉得我做事太不靠谱。”

郑谐冷冷地说:“你是不是自信得过了一点。你就那么确定和和身边没有别的人,这些年一心一意地想着你,等着你,只要你回来她就立即投进你怀里?”

岑世说:“我不能确定。不过其他人都无妨,别说男朋友,就连丈夫不是也可以变成前夫?只不过和和的哥哥却只有您一位,一句话就可以让我前功尽弃万劫不复,令我不得不慎重。”

郑谐冷笑:“你可太高估我对和和的影响力了。她不接受你,是你自己的问题。”

“您可别低估了您对他的影响力。”岑世淡淡悠悠不卑不亢地回答。

郑谐回去时,杨蔚琪观察了他一会,微微地笑了:“你刚才去见的是朋友还是仇人?”

“那么明显?”

“对。其实我很好奇,想让你喜欢很难,但是想让你讨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吧。”

“别跟筱和和一样幼稚,好奇心杀死猫。”郑谐头也没抬地说。

郑谐将杨蔚琪送回家后,看看表,时间还不算晚。

他掏出手机给筱和和打电话,想让她明晚下班后等着他一起吃饭,结果连拨了两个电话,都说占线。两个电话中间隔了有半小时。

跟谁打电话竟然打这么长的时间,也不怕手机辅射。

他改发短信。手机的短信功能他根本不用,甚为不熟,研究了一会儿才明白操作规则,磕磕绊绊地写好了几个字,却在发送时误操作,全没了。

他皱皱眉头,放弃了明晚的计划。

17-重头配角粉墨登场(2)

下班时间过了五分钟,筱和和挎着大包从公司所在的写字楼里走出来。

公司到家打车需要五分钟,乘公交车要十分钟,步行也只需要半个多小时。路上拥堵,所以她不买车不开车。而且,和和对速度有一点畏惧感,连出租车都很少打。

楼下就有公交站牌。但是几个月前对面大厦挂上一副她极不喜欢的宣传画,直到现在也没换掉,令她每每等车时都看得十分碍眼,于是总会再向前多走一段路,在下一站乘车。

走着走着,便习惯性地抄了近路,一路逛回家。

沿途有许多店面,服装店与手工艺品店通常正准备打佯,这时进去侃价最有优势,而小吃店则飘散出诱人的香味,她经过的小路中有一条街是著名的老字号小吃一条街。于是和和差不多每天回家时,包里都放了新淘到的无用的小玩意儿,而手中提着一袋子好吃的。

她喜欢在两个站点之间步行还有个原因就是,这两个站点之间恰有一个大型的服装广场,和和非常喜欢欣赏他们每季一换的精美橱窗,一帧帧,色彩形态各异,如优雅而华丽的静止舞台。

她边走边看,走得很慢,最后停下来。那个橱窗是丝绸与珠宝展示,只是简单地裹在几个模特身上,打一个优雅的结,梦幻般的色彩与图案,美丽而飘逸。

最边上的一个模特披的样布有淡紫与浅绿两种颜色,很俗的搭配色,但暖昧不清地交叠着,非常有感觉。模特手上挂了一串手链,十几颗西瓜碧玺,切成小巧的片状,薄薄的一线翠绿映着红,宛如一片片带皮的西瓜,与布的颜色正搭,看起来十分可爱。

她歪着头仔细欣赏。西瓜碧玺不会特别的名贵,但是那串颗颗纯净透明,是上品。

她看得出神,突然背后有人说:“这么巧。”她吓一大跳,回头看,岑世如鬼一般地出现在她身后。

和和扁着嘴角,想挤出一个笑来给他,但因她受了惊吓,没笑出来。“是很巧。”下班的时段,熙熙攘攘的人流,她竟然在步行地段也能遇上他。

“难得碰见你,一起吃饭吧。”岑世和颜悦色。

“不好意思,我没空,我约了人。”

“有约会还这么悠闲,边走边看光景?”岑世笑着直接戳破她的谎言。原来他在她后面跟了很久,她竟没发现。

和和的脸红了红,镇定地说:“我的约会在半小时以后,有的是时间,不成么?”

岑世又笑了:“那先陪我去喝杯咖啡如何?”

和和说:“谢谢您的好意,可是空肚子喝咖啡会胃痛。”

她在前面走,岑世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和和觉得心烦,猛地停住转头,岑世在她一米外也停住。

和和板着脸问:“你跟着我做什么?”

“这条路你走得,我就走不得?又不是你家的。”岑世的声音里都带了笑意。

和和扭头又往前走。她口才本来就不好,跟岑世比更是实力相差悬殊,她才不打算鸡蛋碰石头。

和和为了能早早地甩掉岑世,径直走到路边去叫出租车。这种时段,又在繁华路段,根本没有空车。

岑世还是不远不近地跟着她,说:“你去哪儿?我送你。”

和和急躁之下就做了一件非常幼稚的事情。她从包里摸出手机胡乱按了几个键,但是没按通话。她说:“你再跟着我,我就报警说你骚扰我。”

岑世往前一步。和和本来就站在人行道的路沿,看他前进,她又向后退,没料到后面路面低了十公分,结果重心不稳一下子就要栽下去,被岑世一把拉住了:“还是这么冒失啊。”

和和狠狠地推开他后,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落到岑世手里了。

岑世说:“在这儿等着,我去开车。否则你别想拿回手机。”

和和很想弃了手机转身走掉。她衡量了一下,又觉着得不偿失,根本没有必要这么意气用事,岑世又不能把她怎么样。

她还在心理斗争中之时,岑世却已经把车开过来了。原来他的车就违章停在不远处,警察大哥也不及时来拖走,失职。

筱和和上了车,坐在副驾座。虽然她很想坐后面,可那样未免太矫情,不知道岑世又要笑成什么样子,还是免了。

“去哪里?”

“回家。”和和看着岑世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索性诚实地承认,“我今天不舒服。就是舒服我也不想跟你一起吃饭。”

“我明白。”岑世也不问她住在哪儿,直接开车上路,方向很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