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2:02
A+ A- 关灯 听书

家早餐店,只不过离家太远,也没吃过几回。这是何等尊贵的待遇,郑大少爷做她的男佣啊。

早餐店是中西餐合并的,和和立即点自己爱吃的:“一块绿茶蛋糕,一个金枪鱼汉堡,一杯现榨的橙汁……再加一杯冰粥。你要什么?”

“烧饼,肉粽,豆浆,随便几种清淡一点的咸菜,这是她的。给我一杯水。”

服务员一脸尴尬,又似是司空见惯:“那……女士点的还要不要?”

“不要了。”郑谐发话。

筱和和希望她的顺从能换来相对较好的条件:“我要油条可以吗?豆浆要冰的。”

“烧饼,温的豆浆。”

哎,郑谐今天心情不好,本来下雨他的心情就很坏,又赶上这样一个日子。她不敢招惹他,就这么着吧,又不用她自己花钱,这里的烧饼跟豆浆都是非常贵的。何况,和和已经耽误了他的行程,她只有以狼吞虎咽来表达她的忏悔及弥补之意。

想来她的吃相不好看,因为郑谐一边喝着他的水,一边微微地皱着眉心看她。郑谐五官长得非常的精致,连皮肤都好得令女人嫉妒,但是他板着脸的样子,其实非常吓人,连她这样从小跟他闹到大的都有点害怕,可想而知他的那些属下们。

因为她连吃饭都能走神,郑谐的眉皱得更紧:“筱和和,你嘴角有饭粒。”

和和伸了一只手去擦,结果把手上更多的烧饼碎屑抹到了脸上。郑谐忍不住抽了面纸越过餐桌去替她擦。

和和这下子“噗”地笑了出来,郑谐抽手不及,甚至被她喷到胳膊上一点东西。

“郑谐,你皱眉的样子跟郑伯伯完全一模一样,你老的时候一定也是那个样子。”

“筱和和,吃饭时不许说话。”

之于筱和和而言,郑谐真的比和和妈更罗嗦,因为和和妈,其实很少管教和和。

雨势仍是不见小。车子上了高速,郑谐就开得更仔细。

筱和和不敢跟郑谐说话。郑谐喜欢安静,她也不好意思打开车内的广播,于是打算拿出包中的mp4听音乐。郑谐虽然喜欢跟他爹唱反调,他老子让他做什么他就偏不做什么,但事实上,他真的很像郑伯伯,不只容貌像了个七八成,连处事风格都像,比如,很爱发号施令,喜欢制定各种规则,好净也好静。

她边想边找东西,都快把包翻成底朝天了,仍是没找到想要的东西。筱和和预感到郑谐又要训她,但这回她猜错了,郑谐不仅无视她把东西又搞得混乱,还用很温和的口气问:“和和,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生日礼物?”

“假惺惺。你连让我吃顿高兴的早饭都不肯,难得到那家店去吃顿饭,你竟用烧饼打发我。”

“那也是为你好,你不得胃病很难受是吧。不吃中国饭专吃洋垃圾,亏得你整天装出一副爱国愤青的样子。”

筱和和说不过他,只有哼一声。

“真的没有生日愿望吗?”郑谐又问。

“天上掉金币,满路极品男,还有,祖国强大,世界和平。”

郑谐轻轻地笑了一声:“极品男遇上一个就足够了,多了你不得挑花眼?时霖怎么样?他对你印象不错。”

“又不熟,再说吧。”

“他在国内只留两个周,你若对他还有点好感就别太拒他。时霖为人很不错,没有家人,又是搞学问的,和我们这群人不一样。”

“你改行开婚姻中介啦?开车不要说话。”筱和和没什么心情。

“和和,你从小就说一套做另一套,整天吵着要找好男人。真的碰上一个,又这种德性。”

筱和和左右环顾,不再理他,终于让她找到新目标了,车后座上扔了两个包装甚为精美的大盒子,她伸手捞过来,边扯着包装带子边扭头看郑谐:“送我的,对不对?”

郑谐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和和将两个盒子都打开,不出她所料,又是限量款芭比,郑谐一向没什么创意,她的柜子里已经堆得满满。这一回是郝思嘉,一款是十二棵橡树烧烤会的大蓬裙造型,另一款是去探白瑞德的监时的绿色窗帘布造型。

“只有一个是你的,挑一个吧。”郑谐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路。

“当然两个都是我的,反正留给你也是送人。用这么幼稚的玩具讨好你的那些女人,太有损你郑大少爷的品味啦。”

“哪些女人,你倒是说清楚。我用得着去讨好女人吗?”郑谐今天果然心情不好,以前和和讽他花心时,他可从来不辩驳。

“那个……谢谢啊,你怎么知道我最想要郝思嘉娃娃?”见风识舵是和和的长项。

“之弦说你想要这个,替你去找来的。你去谢她好了。”

和和就知道,日理万机的郑谐,连他感兴趣的女人都懒得讨好,哪有空理会她的喜好。

郑谐今天的话却比平时多,过了片刻后又说:“和和,下周我要去x市一趟,没事的话就跟我一起回去吧。你是不是也很久没见到林阿姨了?”

“又不是什么节日,怎么突然要去那儿?”

“郑老爷子来电话,说要召见我。”

“你是不是犯什么事了,拖我去帮你说情?还拿我妈出来作幌子,我妈比郑叔还忙呢,我想她大概没时间接见我。”

“林姨是个了不起的女人,谁提到她都很敬重,偏偏除了你。”

“我哪有?其实我是不敢去见她。你知道的,我妈是多优秀的一个女人,她即使从未指望过我如她一般优秀,至少也希望我能像我爸一样忠于职守,在平凡的岗位也能做出伟绩。可偏偏我是这样平庸没出息,她对我,早就失望透了。”

“她非常关心你。”

“当然。女儿才出生一小时就决定给女儿取名叫‘笑呵呵’的母亲,这是怎样一种深沉的母爱。”和和闷闷地说。这名字害她从幼儿园时代一直被人嘲笑到参加工作。

“她希望你一生都快乐。”

“是啊,谁说不是。”

然后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只隐隐听得到车子辗过积水路面的声音与雨打车窗的声音,这种沉默一直持续到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到达目的地。

他们去的是一处陵园,建在山上。车子不许上山,他们只能一步步走上去。雨一直下着,和和撑着伞,两人挤在一起,仍是免不了被淋到,好在雨势已经不大了。郑谐怀里抱着一大束桅子花,花瓣衬着叶子,洁白碧绿,映得郑谐的脸和手也苍白。据说,这是和和的父亲生前最爱的花。

山上太安静了,到处都是墓碑群,连鸟虫的声音都没有,只有雨声与他俩的脚步声,而天边还在堆积着大片墨黑的云。和和害怕这样的安静,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开口壮一下胆:“郑谐,桅子花是不是已经过了花季。”

“是。”

那你怎么弄到这么新鲜的花的?和和吞掉马上要到嘴边的话,把伞举高一些,挽住郑谐的手,挨他更近了一些。这样,她的害怕程度也会减轻许多。

他们终于找到和和父亲的墓,墓前很整洁,他们清明节摆放的鲜花已经被清理走,墓前的石瓶中插着几枝做得歪歪扭扭甚是难看的丝网花,那出自她的手笔,她的手上为此多出好几条伤口。也有几枝diy的布花,手工比她的精巧许多,花下面留下条子,原来是到这里来凭吊的小学生们留下的。

墓上的刻字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依然清晰:烈士筱义长眠于此。1983年8月10日。

这一天,正是筱和和的诞生之日。

5-命都是天生的

衔玉出世的贵公子,也有自己的隐痛。

韦之弦与友人聚会时,席间有人愤愤说了一句:“同人不同命啊,有人天生衔着玉出世。”她自然而然便想到了她的老板郑谐。

郑谐的确是好命,有官位不低的父亲,与出身商业世家的母亲,再往前追溯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革命纪念馆与历史文献中都分别找得到记录。

这些都罢了,偏偏又生得一副惹事非的好皮相,一颗遭人妒的好脑袋,连性情都不太容易找出几样像样的缺陷。别人羡慕到眼红都无力,偏偏他根本就没当回事,既不肯加入母系这边庞大的家族产业,又不远不近地与父亲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回国后揣一笔不大不小的风险投资老老实实地挖自己的第一桶金,只用了五年的功夫就把公司的规模扩了上百倍。

固然他的出身背景使他甚少遇上大的阻碍,但她一路陪同他走来,他在这其中所付出的心力,以及成功的关键,她看得最是明白。

按说世间万事总得讲求个平衡,有得有失,偏偏郑谐这样的完美无瑕顺风顺水,韦之弦只能感慨一声,郑谐的祖上为他积德可谓足够厚重。

当然,衔玉而生的人们,倒也少了另一种人生体验。

如郑谐的一干朋友,从来不识柴米油盐,大好的青春好像都蹉跎于吃喝玩乐。又如她所认识的朋友苏荏苒,在锦衣玉食中几乎得了抑郁症,后来在福利院的孤残孩子那里重新找到生活的乐趣,几乎把全部空闲时间都留给了那里。

不过郑谐是完全不同的。他的生活十分健康,饮食讲究,坚持锻炼,作息规律,有一点点军人作派,虽然他没当过兵,但据说年少时学了多年武术,假期也总在少年训练营中度过,想来是从小磨练的结果。

如果非要给他找点碴,那么好吧,他在感情方面的心态极度地不健康。

其实根本称不上“感情”,韦之弦可不认为,郑谐那些总也过不了三个月见习期的“女性朋友”与他之间的关系可以用得上这个庄重的字眼。郑谐的女性朋友很多,多到她常常需要查了备忘录才忆得起某个人的模样,因为他总是换,而且通常是成批的换,一般频率是随着服装发布季节,一个季度一换。也有时间更短的,比如一星期,这种情况非常少,因为郑谐识人通常很准,他锁定的女人,容貌身材暂不提,性情不至于差得太离谱。

他找那么多“女性朋友”,都各司其职,有宴会女伴,这其中又分盛大宴席女伴与普通饭局女伴,有游玩女友,甚至还有专门用来应付长辈的女伴等等。当然不是带去见长辈,他长辈众多,七大姑八大姨,时时突袭来访,那应付长辈女友,便专门用来抵挡突如其来的相亲安排。

郑谐的这些女朋友,韦之弦都一一记录在案,比如:刘海琴小姐喜欢浅蓝色、gucci和粤菜;孙晓琳小姐会日、德两国语言,食素主义者及动物保护主义者。因为郑谐自己从来记不住,总要韦之弦尽职地提醒:郑总,今天陪您出席李总夫人生日宴的是楚小姐,她不吃海鲜,最怕别人说她胖。

当然,礼物啊鲜花啊甚至大多数的邀约啊,都是她在一手包揽。至于约会之后他老板还做了什么,那就超出她的管理与监控权限了,恕她无可奉告。

她很奇怪,郑谐明明有好到了家的记忆力,员工名册看过一遍后,能清楚地说出第0810号员工的姓名和年龄,偏偏记不住他认识的女性的习惯和爱好。哦,除了筱和和。

筱和和的大小事情,他总是记得清清楚楚的,虽然接到筱和和的电话和短信,他总是作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却又常常莫名其妙地,比如看着她刚为他的宴会女友备好的礼物说:这个更适合和和,换一套。或者第一次光顾一家饭店,签单准备离开时,突然对她说:让他们把刚才的那种点心装两份给和和送去。

她必须承认,好命有很多种,不光只有“衔玉而生”。筱和和也是令她连嫉妒都无力的其中一种。

郑谐一个人开车在路上慢慢地行驶着,雨仍然很大,搅得人心烦。和和在郊区便下了车,说要到苏荏苒家去看刚出生的小猫,苏妈妈答应要送她一只。

那一瞬间他很想拦住她,话涌到嘴边却只变成一句怪声怪气的挖苦:“你连自己都养不好,还养猫呢。”

和和朝他吐舌头:“大男人怕猫,丢脸啊丢脸。”说罢便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途中接了哥们儿的电话:“阿谐,新开的那家望乡阁品味甚好,服务员个个水灵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