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1:56
A+ A- 关灯 听书

甩掉女人但又没马上找到接任的,她就需要硬着头皮去充当那个得意洋洋的欠扁新人。其他的都好说,只这一点令她苦恼,最害怕某天他惹到的女人太过彪悍又痴情,直接泼她一身硫酸。

不过她也亏欠郑谐许多就是了。

五岁时,她害十岁的郑谐一只脚骨折。那阵子郑谐正与家里抗争要进少年武校,这下子他不得不按部就班地念书升学。

十岁时,她害十五岁的郑谐失去参加全国少年国际象棋友谊赛的参赛资格。本来他是非常有希望取得佳绩的人选。他都准备好出发,偏偏她急发肺炎,家中又没大人,他只好放弃机会,留下陪她。

十五岁时,她害郑谐和女朋友分手。那是否是他真正的初恋她不清楚,可后来她看了那么多年他身边的来来去去,那女子算是他最认真的一个。

二十岁时,她害郑谐丢掉一笔大生意。那时他新开的公司根基不稳风雨飘摇,而那笔生意是他们三分之一的年销售额。

筱和和折合了一下,觉得总归还是她欠郑谐比较多,所以怎么被郑谐欺负也不算过分,何况郑谐还经常帮她。人家男女之间有个“七年之痒”,他俩这个却不知该算作五年那个啥。不过郑谐今年元旦那天就很郑重其事跟她说了:“和和,我们今年尽量少见面,少说话,少一点交集。”和和再过两天就满二十五周岁了。

但是这一回,可不是她主动凑近他,而是他自己凑近她的。不过……好像是因为她先给他发了挑衅短讯,又假情假意地去医院看他……

筱和和脑子里翻搅着这些往事时,正把刚从小区早餐店里买来的豆浆烧饼鸡蛋咸菜一一地在桌上摆好。双人份,反正她自己本来也要吃早饭,顺便,顺便而已。想了一会儿,又很没出息地去对面找了郑谐的衣服和清洗用品,他很认品牌,只用固定的那几种,昨儿许是累了又不舒服,就顾不得细节。

郑大爷很显然一点也没觉得换了个地方睡了一晚有多不适应,安闲自在如在自己家中一般,刚起床时还睡眼迷蒙,几分钟后就一身清爽地端坐餐桌边斯文地就餐。

由此可见,这人从别人屋里醒来一定是常有的事。筱和和在心里抹黑着他,嘴上却说着关心的话:“你今天是不是还要去医院打点滴?”

“已经没事了,不去。”郑谐头也不抬。

“郑谐,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讳疾忌医啊。”韦秘书昨天似乎说,医生让他留院观察两天。

“筱和和,你越来越没大没小,都开始连名带姓不加称呼地叫我了。”郑谐向来最会转移重点。

靠,她都这样喊了他几年了,当然大多数时候是连姓名都不加,直接说“哎”,他现在竟想起来跟她摆这个谱。但筱和和理亏,只好选择不说话。

郑谐低头吃饭。从小就有好家教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他吃饭从来都没有一点声响,筱和和佩服得要命。

和和也努力地试着学习郑谐让正喝豆浆的自己不发出一点点声音,但郑谐突然开口说话,正凝神闭气的她一惊之下,差点把口中的豆浆喷出来。

“和和,你们今天休息对吧?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

“今儿奥运开幕式,谁有闲功夫陪你玩?你今年女友编号都突破两位数了,环肥燕瘦的大小女秘书也好几个,干嘛打我主意啊?”

“宴会在下午,都是年轻人。你不是一直想多认识几个人?”郑谐无视她无理的挑衅,静静地解释。

“跟你混作一堆的有什么好人啊?我不去。”

“和和,你们公司今年业绩不错,不需要我那一张订单了是吧?”郑谐如品茗般又喝一口豆浆,和和气气地说。

哎,她只逞一时口舌之快,竟然忘记了。弱势群体想保住骨气的确是件很难的事。和和立即摊上一脸的阳光笑容:“谐哥哥,我这不是跟您开玩笑么?我不是担心自己上不了台面给您丢脸么?我去我去,需要穿迷你裙还是露脐装?我立即去准备。”

衣服是韦秘书找人送来的,鹅黄色的及膝小礼服,同色羊皮凉鞋,连项链与发饰都一应俱全。可怜她一把年纪,还要弄得这样粉粉的去装嫩。

到了宴会现场她就乐了,整个一儿童游乐场,各种型号的福娃摆得到处都是,空中飘着汽球与彩纸,纸上写着各种问题,明明就是个游戏派对,怪不得郑谐不找他那些无一不是气质型的女友和小秘,而坚持拖了她来。

再一细瞅,她就更乐。这场宴会是关于奥运主题的,电子显示牌郑重地显示着倒计时。大概是统一要求过,男士一律是整齐的黑西装,女士们身上则全是红、黄、蓝、绿四种单色。这主办方实在是忒有才了,一会儿若做游戏,是不是要直接按身上的衣服颜色分组呢?

郑谐撇了她,自己去应酬,筱和和自得其乐,转来转去猜中了一大堆问题,得了许多的奖品后,便专心致志地找东西吃。角落里有人三三两两地聚作堆,一不小心就能听到有趣的八卦。

“程家跟钟家下月要有喜事了,上回突然取消了,是怎么回事啊?”

“两家的正规说法是新娘子突然病了,后来新郎领了任务去四川抗震,就耽搁下来了。至于内幕……哎,这个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程家喜事不止这一桩,听说程少臣跟前妻复合了,老太太高兴得第一时间就带着媳妇儿孙女儿从英国赶回来了。”

“前妻?程少臣竟然结过婚?”

“你火星来的啊?”

呃,那位程先生她是见过两回的,一个让人看不透的人,她觉得比郑谐更难搞。没想到啊没想到,那么早就被套牢不说,还心甘情愿被套牢两次,那女子何方神圣啊,她好想去膜拜。

偷听的结果是,不小心把自己也卷进去了。

“咦,今儿跟郑谐一起来的那女的是谁?新任?”

“不像郑谐一贯的口味吧,郑谐这么多年来,交往的女人一直是一个类型的,据说都像他那初恋。”

“哦,想起来了。不是说郑谐有个干妹妹吗?就是她?”

“大概是吧。那小女子长得挺不错,听说郑书记很喜欢她,想来性子也不会坏。你若对她真有兴致,不妨去攀攀关系。”

“郑书记?省里的那个?跟她……”

“你连郑谐的老子是谁都不知道?你新来的啊。”

筱和和决定了,她一出这会场就要打电话告诉苏荏苒,这些社会精英的八卦程度,可一点也不比她们这些市井小民高明到哪里去。

和和找了个最清净的角落,专心地享受她堆了一大盘的美食。顺便找一找郑谐,不知道衣冠楚楚的他,是不是此刻也在积极地或被动地参与着八卦事业。她一眼就看见郑谐,站在离她不远的并不起眼的位置,正与一位绝色女子说着话。

哎,她可真不愿意承认,饶是这满场的流光溢彩衣香云鬓,郑谐也仍是最出众的之一。他五官精致身材颀长,虽然平日里她总是暗贬他是小白脸,但跟这一堆堆阴柔又婆妈身上还香喷喷的男人们一比,她竟觉得,郑谐无论外形还是作派都有股无法言传的男子气概。

郑谐也见到她,跟美女打了个招呼,一步步向她走来,顺便从她盘里挑东西吃。

筱和和看清郑谐手里端着的是一杯葡萄酒,立即怒了:“昨儿还因为胃不好打点滴,今天就又喝酒?找事啊。”一把夺过来,自己一口灌下去。关心他是假,这最后一个动作才是关键,她刚才快被噎死了。

结果她因为心虚而喝得太猛,一下子就呛到了自己,剧烈地咳起来。郑谐一边拍着她后背帮她顺气一边笑:“你怎么就一点不长进呢,连壁花都当得这么没气质。对了,有看得顺眼的人没?我帮你引荐引荐。”

“满场就没半个顺眼的,连你都不如。帮我去拿杯饮料吧。”

“公开场合别说这么没情商的话。自己去拿。”

“我拿了很多回吃的了,人家都开始注意我了。我这不是怕给你丢脸么?”筱和和嘻皮笑脸。

这厢她正耍着赖,猛听得有个低沉圆润如播音员般的男音从头顶上响起:“阿谐,还活着呢?”

郑谐回头一看,笑了:“连你都苟活于世,我干嘛要死啊。”

让她说什么好。这些人年纪都一大把了,说话这么不忌讳。筱和和从郑谐的肩膀方向望过去,正碰上一对幽深清澈的眼眸,带着温柔笑意,有种熟悉感。

那对眼眸的笑意加深:“郑谐,这是……”

郑谐把筱和和从角落里拉到光线明亮的地方:“这是和和,我妹妹。你以前见过吧。”

“和和?”男子微眯着眼睛,似在搜索回忆,然后眼中有了然神色,“想起来了,我见和和的那回,就是你出国之前的那次践行宴吧。哎,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和和的模样可真是没怎么变呢,看起来还是像小姑娘。阿谐,我们可都老了。”

筱和和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郑谐,见他面无表情,察觉不出任何的情绪,自己也渐渐放下心来。

沉浸于回忆的男子并没注意到筱和和的神色有片刻的异样,温和地说:“和和,你一定不会记得我的名字。我是时霖。”

“石林?昆明那个?”筱和和机械地重复了一下。

“时光的时,雨林霖。”

“时先生。”和和迅速恢复正常,暗暗调正了身姿,款款地伸出手。好歹她也上过不止一堂社交礼仪课。

时霖轻轻握了一下她的手,他手掌宽厚,掌心干爽温凉,不若刚才许多男人的热乎乎和粘腻腻。

“不要这么客气。和和,你既然是郑谐的妹妹,不妨也叫我一声哥吧。”

“时大哥。”筱和和又看了一眼郑谐,见他没反对,于是顺从地改了口。

(2008年8月10日写,8月15日改)

[.4yt.四月天原创网作品全文阅读pda版]

3-桃花运前扑后继

筱和和觉得,桃花运若来的不是时候,还不如没有的好。

筱和和对时霖并没有什么印象。相遇的年代已经那样久远,何况,他是郑谐的朋友。

就像和和妈常常提醒她的那样,她与郑谐,从来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和和误打正撞进入他的世界,已是一种错位,万万不可就此忘记自己是谁,把灰姑娘以魔法虚幻出的华服真正当成属于自己的东西。

所以,对于通过郑谐认识的人,她从来都不会深交。之于她而言,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郑谐的朋友”,如此而已。

但是这个时霖和郑谐的那些朋友不太一样。他谦和体贴,周身散发一股质朴干净的书卷气,迥异于郑谐身上那种纵使再低调也掩不住的咄咄逼人的贵气。至于郑谐的那些“朋友们”,和和总觉得他们越强装谦和便越像在屈尊迂贵,不提也罢。

当时寒喧了几句时霖便与郑谐一起离去。和和望着他俩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一时也不知该做什么好,想了想,还是继续去找东西吃。其实已经饱了,除了水果别的东西再也吃不下,她小心翼翼地将各种切片的水果在盘子里摆成造型,满满的一盘,最后夹一颗樱桃作点缀。不料那樱桃滑得很,从她的水果夹中嗤溜一下不知蹦到哪里去。和和很窘地四下里张望,没有受袭的惊叫声,也没有人注意她,于是她又夹一颗,这一次,那颗樱桃实实在在地打到了别人身上,正是嘴角含笑向她走来的时霖。

筱和和正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时,时霖已经拿了水果插将一枚红樱桃稳稳地放到她的盘子里:“看,这样比较简单。这是开屏的孔雀?多别致的造型。”

和和朝他腼腆地笑笑。

“刚才见你自己去猜谜猜得积极,还想呢,哪家的姑娘这么活泼又聪明,看起来还有些面熟,原来还真的是熟人。你怎么不去玩了?”

“我有点饿,而且我寄存在前台的奖品有一大堆了。”筱和和终于渐渐适应这种局面,对时霖露出浅浅的笑颜。

时霖凝视她,似陷入回忆:“对了,你现在这样笑才像你那时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