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工具人·少祭祀】

发布时间: 2020-05-23 19:51:19
A+ A- 关灯 听书

    “【元力】这么高级的吗?”路浔本就没有小觑它,但它的层次还是超出了路浔的想象。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眼中这至高无上、玄妙无比的【元力】,我一直只是把它当雷达用的。”路浔在心中道。

    由于【阵营】问题,【元力】的大部分力量路浔根本无法使用,现在也就能当雷达与万能钥匙用,用以发现附近的异族,以及能让异族祭坛打开大门,欢迎他的进入。

    除非他背叛天尘,加入到异族的【阵营】之中,否则的话,【元力】的大部分作用应该都是锁定着的。

    与此同时,少祭祀的这番话,也打破了路浔的认知。

    根据他对于天道的了解,所谓的天道之力,乃是虚无缥缈的存在。

    有这个概念存在,但却没有人能掌控它。

    之前倒是也听到过与天道相关的词汇,比如沙雕玩家大规模降临时,天空之上出现了异象,苍穹好像破了一个大洞。

    所有人都能看见这么洞,但只能看一眼,无法一直直视。

    而这个异象,则被称为【天道崩塌】。

    这个词还是先生最先提出来的……

    他看着少祭祀,问道:“你说你觉得我与你是同类人,是因为你身上同样有【元力】?”

    少祭祀摇了摇头,道:“或许你会不愿意相信,但实际上我体内拥有的,是天尘大陆的天道之力。”

    “什么!?”路浔忍不住起身惊呼。

    ……

    ……

    异族少祭祀的体内,路浔感知不到任何的修为。

    “先生把他丢给我审讯,并没有提醒我任何一句话,想来是根本不担心我的安全,少祭祀伤不了我。”

    “而就是这样一个体内毫无修为的人,却精通卜算,且告知于我,说他体内有天尘大陆的天道之力!”

    路浔一时之间怀疑,他那么精通卜算,是不是因为本职工作是神棍?

    ——小老弟,你特么忽悠我吧?

    这位苍老的少年那只清澈的眼眸显得很真诚,也不知道是演技和路浔有得一拼呢,还是他的的确确在说实话。

    路浔看着他,提问道:“你为何会有天道之力?”

    “吾神赐予我的。”少祭祀秒答。

    “你那异族的神,凭什么能赐予你天尘的天道之力?”路浔继续问。

    “我不清楚。”少祭祀依旧秒答,且这个回答让路浔觉得牙痒痒。

    “天道之力有什么用?”路浔再问。

    “我的这具身体虽然是天尘人,但我实际上依旧不算是天尘人,因此,这股力量我能使用的能力并不多,比如卜算、神识、以及……打开通往天尘的【路】。”少祭祀道。

    路浔闻言,心神大震!

    他先前一直在纳闷呢,假如上古浩劫之后,天尘大陆已没有异族残留,那么,先前那一批悄然降临天尘大陆,并在天尘大陆搭建新祭坛,修复上古祭坛的异族,又是怎么来的?

    早在异族大规模降临前,天尘大陆就有不少异族了,

    没有人在这边开启祭坛召唤异族的话,异族根本过不来啊!

    而少祭祀的话,无疑是给了路浔答复。

    他身上有【天道之力】,是他带着第一批异族,降临到天尘大陆来的。

    根本无需祭坛!

    ——少祭祀就是一把打开天尘大门的钥匙!

    路浔这个时候倒是可以确定,少祭祀身上真的不存在血契。

    如果有得话,他吐露出这些信息,现在应该已经浑身血脉枯竭而死了吧。

    同时,路浔也大概明白了【元力】与【天道之力】最基础的作用。

    那就是当钥匙用。

    你可以在异族的世界,凭借【天道之力】打开通往天尘大陆的门。

    同样的,你在天尘大陆,可以凭借【元力】,打开异族大陆的门。

    每一座祭坛,都是具备【元力】的,然后,异族那边或许可以通过某些特殊手段,达到降临的效果。

    当然,如果想得更简单一点的话,可以理解成两个世界中间有一道锁,你在天尘大陆开锁,要用【元力】。你在异族世界开锁,需要天道之力。

    反正不管是以任何模式开锁,只要锁开了,便能进行降临了。

    路浔觉得自己的猜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他也是在想通这些后,才明白少祭祀为何看向自己的时候,会有同病相怜的感觉,以及他为什么说,大家是同类人。

    虽然在他看来,他与少祭祀本质上压根不一样。

    怎么说呢,这小老弟是异族之神创造出来的工具人。

    这很明显,他就是一个高级工具人。他的诞生,就是拿来当工具使的。

    可路浔不一样,他变成现在这样子,都是巧合。

    归根结底,是因为他具备游戏系统。

    “按照少祭祀的思维,或许觉得……我是先生造出来的工具人?”路浔想着。

    可我真不是工具人,我是先生的爱徒呀~

    ——“我们不一样!”

    路浔心中虽然这么想着,脸上却流露出了复杂的情绪,以及些微的失态。

    微表情做到了极致,眼神里也全是戏。

    “原来如此。”他轻声道,语气中还带着点颤抖与压抑。

    少祭祀始终看着他,隔了好一会儿,才道:“你很有趣。”

    好吧,这小老弟并没有被我精湛的演技给欺骗到。

    路浔直接就为他表演了一波变脸,脸上的微表情立马消失无踪,转而变为冷漠与平静。

    少祭祀倒是不以为意,相反,他越发觉得路浔是个妙人。他开怀一笑,然后因为笑得过于用力,差点把自己咳死。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路浔淡淡道。

    “暂时就这些,若是还有想说的,我会告知你。”少祭祀笑了笑。

    “你明日就死了。”路浔扎心道,提醒了一句。

    “那也是明日。”少祭祀的脸上与眼神中,似乎没有任何对于死亡的恐惧。

    相反,对于还有一天可活,他似乎还挺高兴的。

    这是一个可以坦然面对死亡的人。

    ——一个怪人。

    路浔起身,准备把少祭祀告诉他的这些内容,汇报给先生。

    他走出洞穴,想了想后,还是在洞外施加了一道禁制,把少祭祀给困在了这里。

    说实话,他并担心少祭祀跑走,这里可是魔宗后山,他能跑到哪里去?

    他限制少祭祀的自由,是因为他的身体太虚弱了,真怕他四处乱走,然后一不小心摔一跤,直接把自己摔死……

    在路浔离开洞穴后,本坐在地上的少祭祀缓缓起身,然后迈着细碎的脚步,缓缓走到了禁制前。

    他抬头向外张望着,很努力地伸了伸脖子,仔细地打量着他于此处所能看到的全部景色。

    “真美啊~”少祭祀那清澈的眼眸里散发着光。

    声音苍老,但语气少年。

    ……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