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惊天伏笔?】(第三更补更)

发布时间: 2020-05-22 17:55:26
A+ A- 关灯 听书

    “他!在!说!神!马!”路浔在心中逐字逐句道。

    他与我乃是一类人?

    而且他居然没有异族必有的【血契】?

    路浔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小老头耍我呢!”

    但实际上有没有【血契】一试就知。

    最主要的是,他说与我是一类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你他妈也是穿越者?”路浔表示不信。

    “等等!”路浔心中突然闪过了一种可能性。

    没有血契,又说是一类人,难不成少祭祀不是异族,他是天尘大陆的人,是自己人?

    他是……卧底!?

    卧底三年又三年,小伙子都干到祭祀了!

    路浔在心中吐槽了一下后,就恢复了平静。敌人的话,凑合着听,先听听看他怎么说。

    “你继续说说看。”路浔平静道。

    少祭祀似乎是觉得盘膝坐着有点吃力,本就有些佝偻的后背弯得越发厉害了。他又咳嗽了几声,只不过与先前的轻咳相比,要重了一些。

    咳了好一会儿后,他才抬头看向路浔,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路浔不由皱眉:

    “从严格意义上来看,我并非是你口中的异族。”

    路浔看着与其他所有异族气质迥然不同的少祭祀,没来由的觉得这句话的可信度颇高。

    “难不成你是还是天尘大陆的人?”路浔盯着他道。

    “是,但也不是。”少祭祀平静的笑了笑。

    不等路浔给出答复,他便自顾自的继续道:“路浔,你应该知晓,同样的境况,在你们口中所说的上古时期,曾经发生过一次。”

    路浔点了点头,淡淡道:“继续。”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口中的异族虽然战败了,但在退回去前,带走一些天尘大陆里的人,不难吧?”少祭祀道。

    “你是说,你的先祖被异族掳走,你是诞生于异族间的天尘人?”路浔皱眉。

    “也不对。”少祭祀摆了摆手道:“天尘人在我们那儿,无法存活,确切地说,天尘人也根本无法活着穿过祭坛中的通道。”

    “你究竟在说什么?”路浔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少祭祀看着他,平静道:“天尘人无法生存,也无法活着穿过祭坛,所以,带回去的,自然都是些死人。”

    他抬起自己瘦骨嶙峋的右手,拿食指指了指自己,开口道:“而我……”

    ——“死而复生了。”

    ……

    ……

    “什么!?”

    路浔感觉自己脑壳疼。

    他想过审问少祭祀会很刺激,但没想到会这么刺激!

    按照他原先的预想,他依靠【魅惑】,撬开少祭祀的嘴巴,然后从他口中套出些许有用的信息。

    关键信息肯定搞不到,因为有血契嘛,但多多少少应该还是能弄到一点点的。

    然后呢,自己再像“鞭尸”阴添时那样,把自己所知道的一些信息再透露一些告知别人,就说是从少祭祀口中得知的。

    按理说,该是这样一套流程的。

    可他没想到的是,本该与自己演对手戏的少祭祀,他抢戏!

    而且从他嘴里蹦出来的话,让路浔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死人怎么可能复生!”路浔冷然道。

    “你们天尘大陆,如今不就有大量可以死而复生的异人吗?”少祭祀回复道。

    路浔没有说话,但他心中清楚,沙雕玩家不一样。

    别的不说,至少他们是降临在天尘大陆的,并非是天尘人,又不是从天尘人的娘胎里生出来的。

    少祭祀看着路浔,道:“不过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也不算是死而复生,你可以理解为,我的意识诞生于一具天尘人的尸体里。”

    说着,他的脸上有了很复杂的神色,然后缓缓开口道:“是吾神……创造了我。”

    说真的,如果只是尸体产生了意识,路浔并不吃惊,因为那跟僵尸差不多性质,路浔就曾在青岭城外捅过一只母僵尸,并从她体内获得了一颗阴珠。

    但是,尸体产生的意识,大多与鬼怪类似,虽不至于说那般混乱,但也是个尸憨憨。

    很明显,眼前的少祭祀,不是个憨憨。

    相反,他的一言一行,让路浔觉得自己此刻特别需要一台测谎仪。

    似乎是猜出了路浔的疑惑,少祭祀道:“或许你不相信,但我这一生,从未说过谎话。”

    路浔已经不想动脑子去深思了,因为会越想越累,干脆先把故事听完。

    他看着少祭祀,冷漠道:“你说我与你是同类人?呵呵,我可不是什么死而复生之人。”

    少祭祀又咳嗽了几声,且咳得有些撕心裂肺。

    他用那只清澈的眼眸看着路浔,道:“你的名声在天尘大陆很大,无需各地去打探,便能了解到你的消息。”

    “据我所知,你在加入魔宗后山前,曾从接引峰上一跃而下。”少祭祀用苍老的声音道。

    路浔闻言一愣,道:“那又如何?”

    “一个不具备修为的人,从接引峰上跳下却不死,然后就被先生收入后山,再联系你身上的那一缕缕【元力】,我几乎可以断定——路浔,你与我,就是同类人。”少祭祀的眼睛微亮,语气中首次有了少年气。

    路浔:“……”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吗?”路浔在心中道。

    你居然以为真正的路浔在坠崖时已经挂了,而我是先生创造出来的意识,就像是你的神在天尘人的尸体上创造了你一样?

    乍一听还挺逻辑缜密……

    原来接引峰上跳崖,竟是一个如此精妙的伏笔!?

    拜托,我坠崖不死是因为我有复活次数,我身上有与你们异族有关的【元力】,是因为我毁了半成品的祭坛,祭坛中还有没有融合完的珠子,然后珠子被我给吸收了。

    当然,这些他是不可能告诉少祭祀的。

    与此同时,他又捕捉到了一个细节。

    少祭祀多次提到了【元力】。

    他觉得我与他同病相怜,与他是一类人,【元力】或许是个重要原因。

    少祭祀看着面色没有任何变化的路浔,道:“看来,你好像并不知道【元力】是什么?”

    路浔没有回答。

    因为回答知道的话,怕套不着话,回答不知道的话,一点都不酷。

    反正少祭祀难得找到了“同类”,似乎谈性很足。

    毕竟他也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至于他是如何看出这一点的呢?

    因为少祭祀都咳成这鬼样了,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了,却还在坚持聊天……

    少祭祀猛烈地又咳了好一会儿,脸色显得越发苍白,路浔很怕他一不小心把自己给咳死。

    他止住咳嗽后,给自己顺了顺气,然后才继续道:

    “【元力】是至高无上的力量,是最玄妙的力量。用你们天尘大陆这边的说法,你可以理解为,【元力】便是异族那边的……天道之力!”

    ……

    (这是第三更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