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最特殊的异族】

发布时间: 2020-05-22 17:55:24
A+ A- 关灯 听书

    大祭祀听着尊上的话,内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没有血契!?怎么可能血脉中会没有血契!”大祭祀瞳孔微张,一脸震撼。

    紧接着,大祭祀好似想起了什么,忍不住道:“尊上,难不成少祭祀他是……”

    那道巨大的黑影抬起手来,示意他无需多言。

    把手掌放下后,高大的黑影点了点头,等于是承认了大祭祀的猜测。

    大祭祀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半天,却依旧感觉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眼中的那个苍老的少年,竟然是所有人中最特殊的一个。

    大祭祀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尊上的背影,要知道,就算是尊上,血脉中也是有血契存在的!

    当然,这时他也总算明白尊上为什么要对少祭祀如此上心了。

    既然他身上没有血契,那的确该用尽一切办法把他给找回来。

    他一个没有修为的人,身上又没有血契,若是落入天尘修行者的手中,那对我们的影响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

    ……

    魔宗后山,路浔拎着少祭祀,来到了自己先前闭关的洞穴。

    按理说,以俘虏的待遇,该直接扔到地上才对。

    但一看到这身体,跟耄耋之年的老人没差别。路浔还真怕自己随手一扔,把他半条命给扔没。

    就这种身体素质,严刑拷打根本用不上!

    刑具一上,当场咽气,那还问个锤子!

    “不过好在我有别的途径。”路浔在心中道。

    身体好不好,对他来说不重要,只要你的精神状态别太糟糕就行。

    把少祭祀放下后,路浔见他脸上没有丝毫的慌乱与紧张,反而正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

    路浔很想问一句:“你瞅啥?”

    过了好一会儿,他听到少祭祀由衷的感叹道:“传闻中你生的极好看,今日倒是见识到了。”

    对于这种夸奖,路浔早已免疫,但他在少祭祀的眼神与语气中,能听出些微的落寞情绪。

    想来也对,他真实年龄还未满20岁,本该是青春年少,还只是个少年。

    可他如今去皮包骨头,满头银丝,满脸皱纹,身上甚至都有了老年斑。

    还没年轻过,便老了。

    这让路浔不由得想到了一句话:

    【老年人的悲剧,不在于他身体的衰老,而在于他的心依然年轻。】

    透过少祭祀那清澈干净的眼眸,路浔能看出这一点。

    他看着这位苍老的少年,开口道:“我很好奇,在三师兄掳你之时,你为何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束手就擒?”

    “因为没有意义。”少祭祀道。

    他施施然的盘膝坐下,看着路浔,开口道:“我本质上是个废人,除了卜算一道外,我样样不行。”

    他继续解释道:“我如果要靠卜算破局,在算你三师兄之时,便绕不开派他前来的先生。”

    “那么,我真正要算的,其实反而是先生。”

    路浔闻言,问道:“所以,你是算不出先生?”

    少祭祀笑了笑,道:“确切地说,是先生能更早一步算出我。”

    路浔闻言,大抵是明白了。

    基于这种情况下,等于是少祭祀做出任何准备都是徒劳的。他在推演的过程中,估计推演了无数遍,结果都是要被抓,那不如……直接放弃?

    虽然少祭祀是这么解释的,但路浔还是觉得不理解。

    “设身处地,如果我是少祭祀,我依旧不会束手就擒,还是要事到临头的时候,再搞一波试试看。”路浔觉得大多数人也都会这样,有点儿像是困兽犹斗。

    毕竟事关自己的生命,很难做到洒脱与放弃的。

    可再看看人家,自己骑着条大蛇,把自己打包送到三师兄面前,还来了一句:“我等你很久了。”

    不知为何,路浔觉得这种人很变态!

    少祭祀盘膝坐着,他连自己的脊背都挺不直,微微佝偻着身子,抬头看向路浔,问道:“三千山的那处祭坛,是你毁的吧?”

    路浔没有回答他,只是在心中道:“不好意思,我还毁了好几座你意想不到的。”

    少祭祀见路浔不回答,倒也不甚在意,这人似乎并没有自己被绑票了的觉悟,继续问道:“你是如何破解掉阴添的血契的,亦或者说……你真的有破开阴添的血契吗?”

    路浔看着他,冷声道:“你的话有点多。”

    少祭祀无所谓的笑了笑道:“因为我很好奇。”

    “好奇也该分清楚自己如今的处境。”路浔继续冷声道。

    少祭祀轻微咳嗽了两声,然后用他那苍老的声音道:“将死之人,也就没什么好在乎这些了。”

    “喔?你说你精通卜算,难道你还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路浔道。

    “知道,明日。”少祭祀回答。

    路浔:“……”

    搞啥啊,如果这少年白头的家伙不是在唬人,那他死的比我前世玩《天尘》的时候还要早啊!

    路浔此刻已懒得与他废话,他的眼眸里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旁人若是看着路浔的眼眸,很快便会沉沦其中!

    ——【魅惑】!

    少祭祀用他那唯一的眼睛与路浔对视了一眼,眼神却依旧清晰,眼眸依然清澈干净,没有丝毫的变化。

    “你这手段,的确神奇,但对我无用。”少祭祀又咳嗽了几声,开口道。

    路浔没想到,少祭祀一个毫无修为的人,自己竟会对他失效!

    怎么可能!?

    他昨日撸猫南北的时候,还冲着化为小黑猫的猫南北试了试【魅惑】,明明特别管用啊!

    这手段对第六境的大妖都好使,对一个无修为的将死之人,竟然失效了?

    路浔虽然心中惊骇,但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

    作为天尘大陆的头号优质男偶像,在表情管理方面,他是大师级的。

    少祭祀看着路浔,那一只独眼内反倒是透露出了些许的惊咦声,道:“我先前还并未发现,可在你刚才动用手段之时,我在你身上感知到了【元力】。”

    “竟然有人可以吸收【元力】!?”少祭祀啧啧称奇。

    路浔突然觉得,这个审问的对象,有点难顶。

    二祭祀与大祭祀的分身都未察觉到路浔身怀【元力】,这个毫无修为的少祭祀居然感知到了。

    “看来他的神识很浩瀚,【魅惑】类似于是精神攻击,他能做到精神免疫!”路浔在心中得出结论。

    “你很不像是个异族。”路浔看着少祭祀,淡淡道。

    少祭祀的确与他碰到的所有异族都不同。

    他身上没什么戾气,人也很平静。

    少祭祀闻言,微微一笑道:“我的确与他们所有人都不同。”

    “嗯?”路浔敏锐地发现,他这句话里还有点其他的意思。

    少祭祀依旧佝偻着身子,手指放在膝盖上,食指轻轻敲击着,然后开口道:“我本什么都不想说,但既然在你身上感知到了【元力】,我改变了主意。”

    “你想说什么?”路浔直视着他。

    “说一些你在别人身上不可能审问出来的话。”少祭祀笑着道。

    “喔?难不成你身上没有血契?”路浔道。

    “是的。”少祭祀平静道。

    “什么!?”

    少祭祀看着面色终于不再淡定的路浔,继续笑着,嘴里却有着同病相怜般的语气,道:

    “路浔,其实你与我,是一类人。”

    ……

    (ps:第二更,迟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