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这便是传说中的先生啊】

发布时间: 2020-05-20 12:37:48
A+ A- 关灯 听书

    少祭祀的一句话,让诸葛来福那一对稍短的眉毛不由一皱。

    这是一句让人心生警惕的话。

    与此同时,他也有些纳闷,对方为何会知晓自己会来到此处?

    而如若他已提前知晓,应该是布下了不少准备吧,可我的神识为何没有感知到?

    诸葛来福的实力处在第八境,没有二师姐顾小满那么强,但却不比寻常的第八境修行者差。

    若以魔宗宗主沈阎这颗卤蛋作为计量单位的话,诸葛来福还是比沈阎要强上一线的。

    再加上他练的是【符道】,符是需要用神识操控的,这与【阵道】有相通之处。因此,诸葛来福在神识方面其实远超同境界的普通修行者,甚至不会比二师姐差。

    对方若有什么埋伏,还能避开诸葛来福的神识感知,要么就是有超凡的手段,要么就是……实力在第八境之上!

    诸葛来福看向下方的苍老少年,并没有要搭话的意思。

    此处乃是神秘的墨海,且对方的态度太诡异了,让诸葛来福不得不重视如今的情况。

    他心中回想起了小师弟曾说过的一句话:“反派多死于话多。”

    这是路浔在给猫南北讲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时,提到过的话。

    三师兄诸葛来福不认为自己是反派,但他觉得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他又不是来聊天的,他是来为先生办事的。

    要的就是一个快、准、狠!

    而他接下来的操作,若是路浔在场,恐怕会惊掉下巴。

    诸葛来福伸出自己的右手,右手上戴着五枚储物戒指,每根手指上都有一枚。

    这种储物戒指都是空间极大的豪华版,所以看着也比较奢华,五枚戴在一只手上,看着特别的土豪。

    这哪是【符帝魔】啊,这是煤老板吧?

    而实际上这些戒指内放着的,都是【符】!

    此乃一名符师的战斗手段!

    符嘛,效果不同,总该分门别类地放着嘛。

    其实诸葛来福左手上还有三枚储物戒指,只是暂时用不到那三枚戒指内的符而已。

    “唰——!”上百张符纸从储物戒指内飞出,其中两张飞向了少祭祀与大蛇,剩下的则在诸葛来福身边环绕。

    飞过去的符纸,一张是【禁锢符】,一张是【杀字符】。

    前者将少祭祀直接困住,后者在瞬间化为爆裂的气流,将少祭祀身下的大蛇给斩成数段!

    在这个过程中,诸葛来福竟没有遇到丝毫的阻碍。

    大蛇被杀死后,黑色的血液在墨海中飘散,整个身子也沉入了墨海中。

    少祭祀被符纸禁锢着,三师兄手指一挥,少祭祀便朝他飞来,然后被他一把抓在了手里。

    “这么轻松?”诸葛来福有些懵。

    对方知道自己会来,就这么不设防的吗?

    这跟大开方便之门,有什么差别?

    此时此刻,一切发生的越顺利,诸葛来福便越警惕。

    “此地不宜久留!”他猛地一招手,就有二十张符纸瞬间贴到了他的身上。

    这是20张【神行符】!

    实际上,【神行符】叠加使用,叠加效果会微乎其微。

    20张符,并不能把速度的加成提高到20倍,其实反而只有2倍而已。

    但是不要紧,诸葛来福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一点都不心疼。

    什么珍贵的符纸,珍贵的笔墨,珍贵的镀层……不值一提!

    小钱~

    诸葛来福就这样抓着少祭祀,向远处迅速飞去。

    ……

    ……

    一路上,诸葛来福火星带闪电,【神行符】换了一批又一批,速度飞快。

    就算真有堪比第九境的异族埋伏着,一时半会儿也追不到他。

    这是速度的力量吗?

    不,这是金钱的力量!

    不过是花钱买时间而已。

    满头银丝的少祭祀被诸葛来福控制着,他用自己清澈的眼眸看了诸葛来福一眼,并开口道:“其实你无需这般紧张。”

    诸葛来福看了他一眼后,直接加大了【禁锢符】的力度,把他给禁言了。

    然后,他又掏出了大量的【神行符】,一时之间飞的更快了。

    “诡异!太诡异了!”诸葛来福一直飞到了东域以后,才彻底放在心来。

    回到了自家地盘,还是很有安全感的。

    想了想后,他接触掉了少祭祀的“禁言”。

    诸葛来福一边继续高速飞行,在空中一路狂飙,一边问道:“你怎知我会来?”

    他没有多问什么乱七八糟的,只问了这个让他最关心的问题。

    “卜算到的。”少祭祀身体很弱,被挟持着飞了一路,他显得有些疲惫与虚弱。

    那本就满是皱纹且有着不健康的白色的脸颊,此刻显得更为苍白。

    诸葛来福听着他的答复,不由微微皱眉。

    与此同时,他又觉得眼前这个苍老的少年让人忌惮。

    原来是算出了我在那个时候会来,所以才说:“我在等你。”

    当然,每个人的性格是不一样的,三师兄诸葛来福在办事的时候比较沉稳,想得也比较多。

    如果是路浔的话,他也会比较沉稳,但他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我到了一炷香后你才出现,你等个屁!”

    ——明明是我先来的!

    诸葛来福朝着魔宗的方向飞着,嘴里则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你既已算出我会来,为何不做出些布局,就这样任由我将你掳走?”

    苍老的少年低头俯瞰着东域境内的山水,平静回复道:“因为无用。”

    他沉吟片刻后,继续道:“如若是你想来擒我,我能有诸多法子应对。”

    “可你是先生派来的,所以没有用。”

    诸葛来福闻言,好似明白了什么。

    他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精通卜算之人,往往也擅长推演。

    他在算出自己今日会碰到诸葛来福时,必然会进行推演,看看自己该如何应对。

    而诸葛来福是先生派来的,按照先生的命令行事。那么,他推演的过程中,与他对弈的,便是先生。

    少祭祀在这段时间里,推演了无数次。

    最终的结果都是一致的,那就是他逃不掉。

    他在这个推演的过程中发现,对方能比他快一步。

    简单点说,就是这个棋盘上,对放能知道他接下来会下哪一步棋,甚至是哪几步棋!

    那么,就没有继续推演的意义了。

    这无数次的推演只告诉了他一件事,那就是束手就擒反而是最好的,否则的话,对方能预料到自己接下来的所有布局。

    既然能预料到,那么,对方自然也能轻松应对一切。

    任何多余的布局,这对异族来说都只会带来更大的损害。

    少祭祀有一只眼睛是瞎的,是因为他当时在卜算之时,看到了一双眼睛。

    对方看他一眼,他便瞎了。

    “原来这便是传说中的先生啊。”异族少祭祀在心中喃喃自语。

    而就在此时,魔宗后山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