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何为魔?】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02:49
A+ A- 关灯 听书

    “讲了讲道理么?”路浔听着先生的话,嘴角微微一抽。

    先生,一位爱讲道理的美学家。

    他每次与人讲理之时,究竟会发生些什么,路浔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来。

    不就是砂锅大的“道理”嘛!

    而先生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意思是,当年,他是独自一人,与整个修行界,讲了讲道理!

    从目前天尘大陆修行界的局面来看,无疑是先生最终“说服”了整个修行界。

    也就是说,这二人最终改变了整个世界!

    路浔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情,肯定觉得先生与师叔是正确的。

    没有他们,便没有如今的修行盛世。

    若是天尘大陆自身不够强大,异族入侵之时,一切就会很棘手。

    同时,路浔也不是一个傻白甜,他心里清楚,推行一些新东西的时候,究竟会遇到多少阻碍。

    老牌势力盘根错节,世界也不是非黑即白的,再加上人的思维、所处的位置等,都会影响一个人的看法与决定。

    总之,改变世界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历史无数次证明了这一点。

    更何况先生与师叔所做之事,在一定程度上,也等于是让整个修行界重新洗牌!

    路浔看着先生,好奇地问道:“先生,您当初与他们讲道理时,费劲吗?”

    “当然费劲!”先生回忆着往昔峥嵘岁月,脸上很难得的浮现出了一丝愠怒。

    “为师本在修行界有响当当的名号,但那次重修花费了太多太多的时间,等我下山之时,那些山下小辈已不认得我与你师叔了。”

    路浔闻言,微微一笑,与此同时,不由在心中道:“这重修花费的时间,到底是有多长啊!”

    先生继续道:“我跟他们说,吾乃汝之前辈,居然也没人信!为师一大把年纪了,还能骗这群小子不成?”

    “然后……讲理了?”路浔搭腔道。

    “那自然是要与他们说道说道的。”先生没有否认。

    他一边回忆,一边说着:“小五啊,人的想法是没有那么容易改变的,因此,很多时候,讲一遍道理也是不够的。”

    路浔闻言,心中一惊:“先生啊,您老人家到底捶了当初的修行界多少次啊?”

    很快,路浔都不用开口,先生自己就给出了答复:

    “好在为师是个有耐心的人,而且为师又有的是时间,不过是与整个修行界多讲几次道理罢了,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儿。”

    路浔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先生倒是很无所谓的笑了笑,道:“你现在应该明白,所谓的【魔】,是怎么来的了吧?”

    路浔看着一身白袍,强行把自己往儒雅风流这一方向靠拢的先生,哪还能不明白?

    这等人物出现在当年,自然会被视为魔头!

    天下第一等的大魔头!

    而与先生相关的一些功法、术法,自然也会被视为魔功!

    当初,天底下应该只有先生走的是【食气】之路,重修后的他,也只能走这条路。

    而历史的进程,路浔也能猜测出一二。

    当年,他们是对所谓的【魔】无可奈何。

    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大家也便习惯了【魔】,认可了【魔】,只是把他们视为另一种流派了。

    讲到这里,先生的谈性似乎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他没有在这些事情上继续聊下去的意思了。

    不过都是些陈年旧事,距离现在都太久太久了。

    久到除了桂伯之外,那个时代的人,应该都已经离世了吧……

    明明聊的是自己的过去,却像是在述说着历史。

    这对于说话的人来说,其实是一件很伤感,也很无奈的事。

    ……

    ……

    师徒二人站在院子外,没过多久,便感觉到了阵阵灵气波动。

    “突破了!”路浔面露喜色,想来是季梨或者林蝉,在参悟的过程中破境了吧。

    这股灵气波动才产生没多久,很快,就产生了另外一股波动。

    两股灵气分头行动,涌入了小院子内。

    很明显,不管是季梨还是林蝉,此行也都是收益满满。

    而她们这趟“图书馆之旅”,吸收到的内容其实还需在回去以后慢慢消化。

    如今只是初悟,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们很可能还会连续突破!

    其实吧,本来就这么单纯的过来看看玉简,收获其实也不至于过于夸张。

    最为有价值的是,不少玉简里,有师叔留下的注解与心得。

    这不是每一份玉简里都有,但数量绝对不少。

    对于季梨与林蝉这种天赋极高的剑修来说,这就极具价值了!

    “我怎么感觉像是两个学霸在看学神的笔记?”路浔在心中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到二女突破后,稳固好了自己的境界,她们发现路浔已不在屋子里了,便也离开了这座小院。

    木门被推开后,林蝉与季梨走出了院子。

    如今,所有人都离开了小院,门口的两只小貔貅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将这座小院里里外外都给重修封锁了一遍。

    “回去吧。”先生开口道。

    紧接着,就跟来时一样,他吩咐众人闭眼静心,然后一挥衣袖,便再次让大家感受到了什么叫天旋地转!

    老司机,别飙了,再飙我要吐了!

    “晕车”的三人很是难受,但好在先生没用多少时间,就把大家又带回了魔宗后山。

    猫南北本坐在大藤椅晒着太阳,她有些走神,时不时地还会吃手手,就跟猫咪舔爪子似的。

    她一看到大家回来了,立马兴奋地跳下了椅子,光着小脚丫子,就一路小跑着迎了过去。

    先生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猫南北跳上了路浔的肩膀,这令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些。

    “小师弟!你总算回来了!二师姐就知道给我果子吃,你看我瘦了没?”

    猫南北坐在路浔的肩膀上,一只手抓着路浔的头发,然后弯下身子,侧过脸蛋,用另一只小手捏来捏脸上的肉,让路浔看看是不是肉都变少了。

    路浔看着这张婴儿肥的小脸,在心中道:“瘦个锤子!”

    尽管心中这样想着,他脸上还是温和一笑道:“瘦了瘦了,看来等会要多烧几个菜才行!”

    “嘻嘻!我倒也不是馋啦,就是觉得瘦了不好!”猫南北高兴地坐在路浔肩上,凌空摇晃着自己未穿鞋的小脚丫。

    路浔看着这双晶莹可爱的小脚,忍不住抬手捏了一下。

    感觉软软的,肉肉的,就跟捏猫爪上的肉垫一样。

    “痒啦!”猫南北用自己的另一只没被捏的小脚丫子踢开了路浔的大手。

    没过多久,她忍不住惊咦了一声,道:“呀!小师弟,你是大修行者啦!”

    “嗯,有了点微不足道的小突破。”路浔很臭屁地笑着道。

    猫南北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心中却有了些微的紧迫感。

    “小师弟突破的也太快了吧!”

    她可是和路浔有过赌约的,若是哪天被路浔反超,可是由他处置的。

    路浔看着暗自纠结的猫南北,想了想后,开口道:“四师姐,你要不要与我……切磋一下?”

    “你又来这套!我不要!”猫南北直接拒绝。

    她每次压低境界和路浔切磋,都是必输。上次还被路浔用剑鞘拍了拍小屁屁。

    ——简直是奇耻大辱!

    那是能拍的地方吗?

    “这次不用你压低境界。”路浔道。

    “你确定?”猫南北难以置信,你这不是找揍吗?

    路浔看着她,脸上露出了招牌式的和煦微笑,道:“但我有一个小要求。”

    ……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