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两个改变世界的人】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02:42
A+ A- 关灯 听书

    坟墓并不大,墓碑也简简单单。

    墓碑上甚至没有写是何人之墓,上面一个字都没有。

    路浔看着这座孤坟,然后又看了先生一眼。

    “把酒给我。”先生淡淡道。

    路浔乖乖地从储物戒指内将灵酒取出,然后双手奉上。

    先生接过灵酒,打开了闻了闻酒香,笑了笑道:“这不是来福酒楼里的酒吗?”

    路浔回答道:“正是。”

    他当初传授玩家技能,让玩家从来福酒楼买酒充当学费,然后他再把酒放回去继续卖,新的玩家又继续买,产生了一个循环。

    因此,他储物戒指内的灵酒,大多来自于来福酒楼。

    先生蹲下身子,直接将酒往地上倒,一边倒一边道:“还不过来拜见你师叔?”

    路浔这等于是接收到了答案,这座孤坟,还真是师叔的墓。

    他来到墓前,规规矩矩的行礼。

    虽然他与师叔未曾谋面,但对于这种足以封圣的人物,他还是心怀无尽尊敬的。

    对于这种无字碑,路浔印象最深刻的是,武则天的无字碑。

    按理说,帝王将相的碑上,多多少少都会写些功绩之类的,无字碑是很特殊的。

    为什么会立一块无字碑,世上流传着好几种说法,至今也无法定性。

    先生一边倒酒,一边道:“脸上不必摆出这么多的悲痛,你师叔是寿终正寝,寿元耗尽而死的。”

    路浔不知道如何回这句话,当然,先生也不需要他的回复。

    的确,在天尘大陆,所谓的“与天地同寿”,乃是不现实的事情。

    哪怕是修为再高的人,寿元也有个上限。

    只不过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修为越高,寿元越多而已。

    先生继续倒酒,自顾自地道:“与我相比,你师叔在修行方面,的确没什么天赋。”

    路浔闻言,倒是也没有把这句话太当真。

    先生口中的没什么天赋,到底是什么个意思,鬼才知道。

    路浔可不会真以为师叔是个修为低微的修行者,这方面他已经有经验了,先生说的“一点点”就是“亿点点”,先生说的“凑合”,在正常人眼中就是“超牛逼”!

    特别是……先生拿别人与自己进行对比的时候!

    先生将酒坛子里的酒全部倒完后,缓缓起身。

    他对路浔道:“无需好奇,你师叔是我亲手所葬,墓碑也是由我亲手立的。”

    说完,他还笑了笑道:“这方面,为师很有经验,你看这墓地的位置,是不是挑的不错?”

    先生说的时候,语气很平淡。

    但不知为何,路浔听着却有些难受。

    ——先生活得太久太久了。

    正应了那句诗词:【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满座衣冠似雪】。

    ……

    ……

    师徒二人,并没有在墓前久留。

    先生带着路浔,重新回到了小院子外。

    路浔看着先生,斟酌片刻后,开口道:“先生,能给弟子讲讲有关于您和师叔的事吗?”

    “喔?你很好奇?”先生回道。

    “嗯。”路浔没有否认。

    能不好奇吗?这可是一位改变了整个天尘大陆的人啊!

    先生抬头望向天空,平静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与你师叔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但二人不管是性格,还是天资,都有着很大的差别。”

    “我擅长修行,功法进境迅速,什么术法也都是一学就会,一点就通。”

    “你师叔就不一样,修行之路走的极慢,哪怕我时不时地拉他一把,他也依旧是慢吞吞的。”

    “他能让人称道几句的,也就是他泡茶的手艺,与用剑的本领。”先生说着,脸上有着温和的笑意。

    路浔静静地听着,这可是前世没有任何一名玩家挖掘出来的隐秘!

    先生双手别在身后,右手的食指轻轻敲打着左手的手背,继续道:“再后来啊,上古浩劫便开始了。”

    路浔闻言,立马来了精神。

    “那个时候的我,修为在整个天尘大陆,也已算是顶尖,而你的师叔,则稍差些。”

    “幸运的是,我与他都熬过了那场浩劫。”先生对此并没有详细去说,只是淡淡带过。

    “只是浩劫之后,我修为尽散,成了个废人。衣食起居都要由小桂照顾,而你也知道,小桂动作一向很慢,导致我那些年常对他发脾气。”

    路浔听着,心中不由想起了桂伯那慢吞吞的动作,以及脸上那慢慢扬起的慈祥笑容。

    先生继续道:“再后来的事情,你也应该有所了解。”

    “你师叔开始鼓捣起了改良功法,再到后面变成了自创功法。你所修炼的五行功法就是由你师叔所创,天底下唯有我们师徒二人,是修炼这门奇葩功法的。”

    路浔闻言,追问道:“先生,弟子斗胆问一句,您修为尽散后,身上的涟漪……”

    先生听他欲言又止,直截了当道:“这倒没有受到影响,可是,以前的修行门槛很高,我的确很难重修了。”

    先生洒脱一笑,道:“你师叔开创功法,乃是为了应对接下来可能再发生的浩劫,至于我这无法修炼的兄长,也只是顺带。”

    路浔听着这句话,倒也没当真,在他看来,师叔想改变修行界是真的,但让先生能够重新修炼,想必也是他的动力之一。

    先生继续讲道:“再后来啊,功法还真被他给创出来了。我也是那时候才发现,除了泡茶与剑道外,你师叔真正的天赋,居然是体现在这儿。”

    “自那以后,为师便开始重修。这功法的修炼速度,比为师以前修炼之时,要慢太多太多。我花费了多年时间,才在境界方面,重新赶上你师叔。”

    路浔闻言,嘴角微微一抽。

    五行功法有多难练,路浔是知晓的,先生到底是有多擅长修炼啊,才能重修之后,又赶上师叔?

    难不成……师叔真的在修行方面一塌糊涂?

    先生在这方面没有多说,只是简单的继续道:“这一晃眼,我也不记得究竟过去了多少年。慢慢的,我的修为不止回到了原来的境界,甚至还突破了一点点。”

    路浔:“……”

    “除了境界外,我在其他方面也有了一些收获,导致我的实力更胜从前。”

    路浔猜测,这所谓的收获,应该就是先生身上那股冲天气柱!

    那里面绝对不只有【刀运】,肯定还有其他东西!

    这些累加在一起,再加上五行功法那澎湃的灵力,能不强吗?

    先生开口,接着道:“这个时候,我与你师叔商量了一下,觉得时机已到,可以下山试着改变一下这个世界了。”

    依旧是很平静的语气,话语中却有着莫大的力量!

    说到这里,先生脸上再次流露出了笑容,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

    “小五啊,你别看你师叔创造出来的功法与术法都威猛霸道,可实际上他这人胆子小,为人处事也温和没脾气,这辈子除了敢跟我争之外,就没见与人争过什么。”

    “因此,他在推广自己改良的功法之时,遇到了太多麻烦。”

    这一点,路浔是能想明白的。

    新东西的出现与推广,必然存在着重重阻碍。

    更何况这东西是能改变整个修行界的!

    可想而知,其中有多大的难度。

    “先生,然后呢?”路浔适时地问道。

    一个听故事的人,一定要学会说一句:“然后呢。”

    先生站在那儿,平静开口道:“既然如此,遇到他觉得棘手的问题,自然该由我这个兄长出面解决。”

    先生摆了摆手道: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与当时的修行界,讲了讲道理。”

    ……

    (求月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