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名曰:一剑】(为白银盟“爱爱”加更!)

发布时间: 2020-05-16 09:08:07
A+ A- 关灯 听书

    这……这是先生的【刀运】!?”路浔看着冲天气柱,心中大骇。

    不可能,不可能只是【刀运】!

    如果只是纯粹的刀运,哪怕是先生占尽整个天尘大陆的刀运,也不可能汇聚成如此粗壮磅礴的滔天气柱!

    但路浔又很清楚,这玩意就是与【剑运】相似的东西。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先生身具刀运不假,但他身上不仅仅是刀运!

    “这气柱,比我气海内的气流,要强上数十倍吧?”路浔感觉眼前的景象简直夸张到了极致。

    “除了【刀运】以外,究竟还有什么?”路浔在心中想中。

    而就在此时,身穿着一身素白长袍,站于小院门外的先生转过身来,往后方看了一眼。

    仅仅是一眼,路浔的神识便像潮水一般向后退去。

    然后,他闷哼一声,便退出了这等玄妙的状态。

    “偷窥被发现了。”路浔胸口起伏,脑子里也有点犯迷糊,有着轻微的晕眩感。

    饶是如此,他脑子里还是会时不时的浮现出那滔天气柱!

    数十种颜色的气流交缠在一起,给人以强烈的震撼!

    再看看自己气海内的气流,差距还真不是一点点。

    “先生啊先生,你身上究竟还藏了多少秘密?”路浔摇了摇头,在心中感慨着。

    他不再盘膝而坐,从地上起身后,见季梨与林蝉正在书海里畅游,也便不去打搅她们,省的让她们静不下心来,变成男女戏水。

    就像图书馆里,男女坐一起看书,很难完全静心的。

    他走到房间外,想看看其他几间能不能进去,结果发现,除了写有【剑技】的房间外,像那种放着【刀法】、【枪术】的房间,他都无法进入。

    “这屋子还真是具有灵性啊,看我们是剑修,就只准我们浏览【剑技】。”路浔对此表示遗憾。

    于是乎,他只能走回去,准备与二女一同畅游书海。

    这里虽然摆放着不少技能书,但路浔准备挑几本学一下,并不准备学太多。

    贪多嚼不烂,他升级所需要耗费的经验值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可省不出多少经验值来升级驳杂的技能。

    他之前学习这么多技能,主要是为了传授给玩家们,然后割韭菜。

    可是,剑山老祖乃是师叔的唯一传人,可想而知,这里的古籍,他应该也是阅览过的,甚至是全部拓印过。

    因此,路浔猜测,两大剑派藏剑阁内技能书,应该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此处。

    那可都是被两大剑派视若珍宝的!

    路浔若是学习了之后,堂而皇之的在外头传授给玩家们,不符合规矩,也容易引发混乱。

    别说是两大剑派的剑技了,魔宗传功塔内,蓝级以上的技能,路浔明明也能白嫖,但他嫖完以后也不会说随意传授给魔宗以外的玩家。

    因为这些都是宗门立足的根本,意义不一样。

    他宁愿花点灵石,去藏宝阁内买一些技能书,反正……我又不缺灵石!

    “拿三师兄给予的零花钱,去换取玩家账号内的几千万经验值,已经是血赚了好嘛!”

    对于季梨与林蝉来说,把这里的玉简全部看一遍,哪怕不学,对自己的剑道也是大有助益的。

    路浔不一样,他把这里的玉简看一遍,或者全部学一遍,最多也就是解锁一些【荣誉】,比如学习满100种技能,可以解锁【技能大师】的称号之类的。

    有些玩家有荣誉收集癖,为了这些荣誉称号,会大把大把的浪费经验值,甚至是挥霍金钱,去凑齐【荣誉】的指标。

    路浔不会,玩《天尘》的时候,他要靠它养家糊口,自然不会去行此等浪费之事。至于现在嘛……一个NPC收集玩家的【荣誉】有啥用!?

    他不具备展示【荣誉称号】的功能,学了也只能孤芳自赏,连逼都装不了。

    “沙雕玩家嘛,就是喜欢在这种徒有其表的东西上下功夫与花钱。”路浔在心中评价了一句。

    他在几排架子前徘徊着,挑选着架子上的玉简,看看有没有真正适合自己的,学了之后能真正用得上的优质技能。

    还别说,这里有这么多技能书,对面屋子还有一些师叔自创的,还真让他找到了不错的。

    “紫级上品一共四本,另外三本不是很适合我这个【无剑者】,这本技能书倒是完美,就跟为我量身定制似的。”

    他手上拿着一枚玉简,玉简来自于右侧的房间,从字迹上来看,是师叔的字迹,应该是师叔自创的剑技。

    技能名曰——【一剑】。

    路浔看着玉简上娟秀的字迹,怎么都想不明白,一个字迹如此娟秀的人,为什么创出来的剑技会是这般霸道!?

    亦或者说是……莽?

    玉简上的字并不多,因为这玉简里也只记录着一招。

    这剑术给路浔的感觉,有点像是削弱版的【断剑术】。

    【断剑术】是把浑身上下的所有灵力,你剑心,你的剑意,甚至是你体魄间的所有力量,以及手中之剑的极限威力,全部汇聚到一剑之中!

    这对人体会产生负担,对手中之剑的负担则更甚。

    像林蝉手中的【鹧鸪天】,先前就是【断剑术】用多了,导致剑都断了。

    而先生也警告过路浔,他作为一名【无剑者】,一位以身炼剑的奇葩剑修,轻易不可使用【断剑术】。

    因为路浔人即是剑,要断就要断自己的身体,等于是在拿命输出!

    这种损伤,哪怕是绿色珠子,很可能也无法治愈!

    因此,路浔至今也没使用过【断剑术】。

    用一次,血条就永久下降三分之一。本来满血是90,以后满血就只有60了,体魄直接就虚了。

    而眼前的这个【一剑】,虽不至于拿命用剑,但却会掏空所有灵力!

    假设你本可以使用一百道剑气,如今就是把这一百道汇聚成一道!

    名为【一剑】,就真的只能用一剑!

    这一剑下来,要么把对手给斩灭,要么就原地等死吧,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前世的时候,没见玩家用过这技能啊。”路浔回忆了一下。

    他之所以觉得这技能非常适合他,原因有不少。

    首先,这技能是抽空体内的灵力,而他的灵力是那般粗壮,所能带来的效果绝非其他剑修可以媲美。

    其次,路浔还可以【升级】啊!

    对于别人来说,【一剑】就是一剑。

    而对于他来说,只要经验值够用,随时可以靠升级回蓝,那么,他的【一剑】,便是一剑一剑又一剑!

    在经验值充足的情况下,这技能若是用到实战里,估计会特别恐怖。

    路浔看了一下【技能详情】,对这技能的威力已有大概的了解。虽不如【断剑术】,但胜在对身体无碍。

    而且搭配上【养剑术】所自带的百分百暴击,这【一剑】所能造成的破坏力,完全能作为杀手锏用!

    因此,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花费了经验值,选择了【学习】。

    学习完毕后,路浔倒是有些手痒。

    只可惜这里也不适合练招,可别把师叔的院子给弄坏咯。

    路浔打开【技能栏】,看着【一剑】的技能介绍,越看越喜欢。

    这技能让他想起了一句话:

    “【集中一点,登峰造极!】”

    ……

    (ps:这章算昨天的,算是为白银盟【爱爱】的加更,不计入今日更新,今晚还会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