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让你出丑】

发布时间: 2020-06-13 09:45:12
A+ A- 关灯 听书

    东域界外,大祭祀隐藏在某处,迟迟不敢踏入东域。

    “天尘大陆的火行灵脉竟在火炎川,让这个公输磐侥幸毁了我一具分身。”大祭祀眼中闪过一道凶厉。

    在他看来,公输磐自然比不上他的一具分身,这笔生意,亏大了。

    “距离三日之期,还有一个时辰。但尊上所说的契机,也不知是在何时,我还是再等等吧。”出于对先生的畏惧,大祭祀不敢贸然进入东域。

    好在尊上赐予他的三具分身,给了他安全感。

    只要先生不出手,他有信心毁了魔宗。

    “听说魔宗中人死后,法宝会回归藏山。”他在心中想着。

    “那公输磐的黑幡,应该也在藏山上吧?”一念至此,他脸上再次流露出了笑容。

    他要断了公输磐的传承。

    ……

    ……

    另一边,路浔与猫南北正在各处寻找着75级之上的异族。

    自接到晋级任务后,路浔便开始马不停蹄的寻找目标。

    他运气不错,发现了一名妖娆的女性异族,等级在76级,且受了点轻伤。

    “小娘子,让洒家杀一下。”路浔带着猫南北就冲向了异族。

    在猫南北的配合下,路浔成功的打出了足够的输出,将这名异族给拦腰斩断,完成了晋级任务。

    完成任务后,他的各项属性有了10%的提升,进步显著。

    猫南北现在其实已经感觉的出来,自己很可能已不是小师弟的对手了。

    一想到自己与路浔的约定,她就觉得自己的小屁屁还有猫尾巴,恐怕要遭殃。

    回到纸鹤上后,路浔打开论坛,想要看一下最近的实时状况。

    在打开论坛后,他整个人突然愣住了。

    “公输峰主……”路浔心神震荡,一时之间对这个消息感到难以接受。

    他很清楚,既然有战事,那么身边亲近之人,很可能也会有伤亡。

    但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

    可战场本就是这样……

    路浔不由的想起,那张一本正经的很脸,想起了自己与猫南北遇险时,公输磐带着魔宗的怒火前来迷失林,一把按住阴添,告诉他:

    “你伤我两位师叔,挑动我魔宗怒火,你一个人的命……不够还!”

    路浔关闭论坛,双手有些无力得下垂,低着头,目光有些阴沉。

    “大祭祀……”路浔双手握拳,在心中道。

    趴在路浔身上的猫南北,察觉到了路浔的异况,问道:“小师弟,你怎么了?”

    路浔摇了摇头,只是道:“四师姐,我们先回宗。”

    纸鹤开始调转方向,朝着东域飞去,由于方向不同,路浔与猫南北并未与大祭祀在边界处偶遇。

    来到接引峰后,猫南北惊讶地发现,今日的魔宗弟子,竟未穿着往日里的黑袍,而都是一身缟素。

    纸鹤在接引峰停下,猫南北面色复杂,问着巡查弟子道:“为何穿成这样?”

    这名弟子声音哽咽,道:“回四师叔祖的话,公输峰主他……他……”

    一瞬间,猫南北的猫耳朵便耷拉了下来。

    她在魔宗里,是出了名的无法无天,由于辈分高,就连沈阎都不敢把她怎么样,唯有公输磐这个执法长老,老是顶着一张黑脸,一路追着她跑。

    燕离的一众弟子中,猫南北最烦的就是公输磐了。

    他脸黑,不爱笑,一天到晚就知道说着规矩规矩,特别唠叨。

    当然,最主要的是,她讲不过他,也打不过他。

    而且碍于辈分,公输磐这石头似的大黑脸,从来也都是打不还手,只会用防御术法进行抵挡。

    猫南北坐在路浔的肩膀上,一双猫耳朵耷拉着,小脸也低埋着,轻声唤了一声:“小师弟。”

    “大黑脸……死了。”

    她意识到,自己这辈子,再也听不到唠叨了。

    ……

    ……

    回到魔宗后,路浔发现,后山被封印了。

    他站在高处遥看后山,发现后山的一切好似都被静止了。

    “是先生在做什么吗?”路浔在心中想着。

    由于现在还处于战事之中,很多事情的流程也便省略了,公输磐的墓在藏山上被立了起来,而他的黑幡则被放于藏山的另一面山上,与师兄弟们的法宝放置在了一起。

    尚处于魔宗的一众弟子都在墓前汇聚,表示哀悼。

    路浔与猫南北站在最前面,却迟迟没有看到魔宗宗主沈阎的身影。

    若是以往回宗,沈阎都是第一个出来迎接的,但这次,却没看见他。

    没过多久,人群中突然有了骚扰。

    路浔与猫南北回头向后看去,目光不由一滞。

    他们看到了那颗熟悉的光头,只是,今日的沈阎,于平日里很不一样。

    平日里的沈阎,虽然个子很矮,长相丑陋,但都是穿着魔宗标志性的黑袍,黑丑黑丑的。

    可现在的沈阎,却穿着一条大红色的裙子,裙摆只到膝盖处,露出了粗壮结实的小腿。

    他的那张丑脸上,还涂了胭脂,手法很差,应该是自己动手涂抹上去的,颜色都没有打匀,像极了电视剧内第一次打扮的姑娘。

    路浔看着他,突然想起了诸位峰主离山前,大笑着对沈阎道:“宗主可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路浔追问沈阎,沈阎死活不说是什么约定,一脸难以启齿的表情。

    他这下子明白了,约定到底是什么。

    沈阎提着裙摆,脸上尽力挤出那种妖媚的笑容,就像是勾栏里的姑娘。

    只是他真的太丑了,又是一颗光头,所以真的特别辣眼睛。

    这一身裙子也不知道是哪位峰主挑选出来的,竟是有点紧身的那种,沈阎穿着有点勒得慌。

    堂堂一宗宗主,修行界的一代巨擎,就这样在门下弟子面前,提着裙摆,一步又一步的向前走来。

    他摇摆着臀部,在每个人面前都绕了一圈,似乎约定里面有一条就是——要让魔宗所有在宗内的弟子都看到。

    这群老不羞的,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恶俗啊。

    沈阎绕了一大圈后,他才走到墓碑前,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声音嘶哑道:

    “公输师弟,师兄来履行承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