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危险的暗星世界(第六更)

发布时间: 2020-05-16 09:08:32
A+ A- 关灯 听书

    诺厄主教反对在丹克市内进行仪式,这很正常,丹克市是科多学派的地盘,经商议,最终决定在郊外进行。

    生擒伏恩医生看似简单,实则不然,对于灵魂钟塔而言,伏恩医生很有利用价值,所以才活到今天,有几十名灵魂钟塔的成员,把守在诊所暗处。

    苏晓先让布布汪探查情况,之后他带着巴哈突袭,击杀很多暗哨,最终由月灵收尾,从而完成瞬间突袭。

    灵魂钟塔做梦都想不到,有人会在他们的地盘上做这种事,得罪他们就等于得罪整个古神阵营,唯一的对手科多学派,正被他们死死的盯着。

    苏晓当然敢这样做,不仅如此,如果有机会,他不介意将整个灵魂钟塔都连根拔起,毕竟那些‘脑洞’学者都很麻烦。

    古堡二层内,阿姆拉开大袋子的拉链,将伏恩医生倒出来,有些懵的伏恩医生坐在地上,环视周边。

    “伏恩医生,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苏晓蹲下身,抛给伏恩医生一支烟,伏恩医生点燃烟,深吸口烟冷静下。

    “第一,配合我们完成仪式。”

    “这不可能……”

    伏恩医生打断苏晓的话,苏晓眯起眸子,见此,伏恩医生只能闭嘴。

    “第二,你成为古神之子的耐受体,你虽然是男性,但你和古神能量的兼容性很高。”

    “!”

    伏恩医生全身都哆嗦一下,从始至终,他都没慌过,可在这时,他慌了,成为古神之子的耐受体,大概率会出现‘孕育’特性,到时他可能就从伏恩医生变成伏恩女医生,想到这点,他下了某种决定。

    有时,男人在大事大非面前,立场会非常坚定,就比如现在的伏恩医生。

    “白夜,首次的古神之子降临,我藏了截脐带,那脐带在哨光的废墟里,你们……不对,我们需要那东西。”

    伏恩医生为了不变成伏恩女医生,也是豁出去了,听闻他的话,巴哈动身,先去‘丹克市’的虫塔,然后直奔‘哨光’。

    当晚凌晨一点,仪式准备就绪,仪式的耐受体不算是活物,是一大团蠕动的白色生物组织。

    苏晓不需要真的弄出‘古神之子’,或者说,‘古神之子’这称呼本身就有问题,这并非是古神的后裔,而是一具驱壳,能最大限度容纳古神力量的驱壳。

    苏晓弄不出完善的古神之子,伏恩医生对仪式完全不了解,否则他也活不到今天。

    苏晓要做的,是根据现有的各类残存仪式用品,以及伏恩医生提供的一截脐带,外加炼金学的阵图,让这个仪式勉强进行。

    届时构成的残次品,只需与古神有直接关联,苏晓就能通过这残次品对封印内的古神出手。

    苏晓这有不少好东西,准备让那古神‘品尝’下,例如沾有不死老人源血的破布,茂生之狂乱的树根等。

    这些东西,就算不直接触碰到,也有很严重的后果,更何况残次品古神之子与封印内的古神有很大关联。

    古堡外的风很大,夜枭发出难听的啼鸣声,苏晓单手按在脚下的黑石地面上,再次感测阵图是否稳定。

    一切都准备就绪,苏晓取出一颗灵魂结晶(完整),将其捏碎,一旁的诺厄主教,把一盆黑红色粘稠血液倒在阵图上,难闻的腥臭味弥漫。

    位于阵图中心处,一大团蠕动的白色生物组织开始收拢,这是苏晓凭借炼金生物学培育出。

    这团生物组织上方,一道漆黑的窟窿出现,如同墨汁般的粘稠黑水落下,将生物组织染到漆黑。

    噗叽一声,一只生满黑色羽毛,表面像是被浇了石油般的爪子探出,一只全身遍布触手,体型约有中型犬大小的怪物从生物组织内钻出,它全身的触手末端,还生有一只只眼睛。

    “小东西长的还挺别致,不愧是和古神有关的东西。”

    巴哈审视这怪物,它刚准备靠上前,小怪物就是一阵张牙舞爪。

    苏晓取出一根玻璃柱,将里面的触须甩出,这是【蠕动的触须】,来自一名不算强的虚空异存在,当然,这是相对而言。

    小怪物很是凶恶,一口将触须吞入口中,显然是不知道这世间的险恶,在它简单且残忍的思维中,一切皆为蝼蚁,皆为食糜。

    与此同时,容器内部的空间中,一双眸子在混沌的黑暗中睁开,它是古神·赫格拉,大多数生灵都尊称它羽神。

    羽神·赫格拉沉睡了太久,它能感察到,是它的仆从们唤醒它,想帮它培养出神之子。

    “无用的仆从。”

    羽神·赫格拉闭上双眼,对于这个世界内的仆从,它有的只是漠视,无论那些蝼蚁做什么,最终的结果都不会改变,全部归于沉寂,化为泥土或枯尸。

    羽神·赫格拉不需要这些愚蠢且笨拙的蝼蚁做任何事,那些追随它的属从们不在这个世界,但很快,再过几个年轮,那些愿为它献上一切的属从们就会追随它到此。

    当然,蝼蚁中也有例外,一个叫大贤者,另一个自称灵魂长者,这两个低等生灵,在羽神·赫格拉看来还是有用的,不能被归类成普通蝼蚁,而是强壮些的蝼蚁,值得保留。

    就在羽神·赫格拉准备继续沉睡时,它感察到,容器外部的魂链少了一根,不仅如此,还有很多意识在通过与容器相近的器物尝试与它沟通。

    这些意识传达的信息很杂乱,其中有价值的不多,羽神只解读了大贤者传递来的意识信息。

    ‘封印将被打破,猎神者将至。’

    感察到这些意识信息,羽神·赫格拉知晓事情不对,容器还不能被打破,冥神的狱犬与信徒们在寻找它,它从陨灭星带走的东西,让它与陨灭星的所有古神敌对。

    就在此时,一根根触须出现在羽神·赫格拉周边,这些触须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吞噬它积攒的古神能量。

    羽神·赫格拉要蚀灭这些触须时,它宛如遭到电击,冥冥中,他看到一名老人。

    ‘不死老人。’

    羽神·赫格拉认出这是谁,虚空中的不死老人,对方去过陨灭星,吃掉了很多古神,最终与冥神交手,才算是离开陨灭星,否则的话,陨灭星上的古神,过半都要被不死老人吃掉。

    这接连的变故,让羽神·赫格拉想到,外面的那些蝼蚁,是否已经知晓它的秘密,并出卖它,所以才孕育出‘神之子’,让不死老人通过‘神之子’试探,它是否真的在这个世界内,这是找到它最快,最有效,也最省时的方法。

    羽神·赫格拉开始重新审视暗星世界,这里不仅有一名恶魔铁匠,不死老人也来了,这个世界……有问题,它甚至考虑,是否强行破除封印,离开这个世界。

    羽神·赫格拉还不知道,想走已经来不及了。

    树根突然在羽神·赫格拉身上生出,虽一闪即逝,却重创了羽神·赫格拉,只是瞬间,就让他这么多年的累积付之一炬,不仅如此,现在的它,居然无法强行冲破封印了。

    ‘狂乱之茂生。’

    不得不说,羽神·赫格拉与月神那种‘家里蹲’古神不同,它很有见识,虚空中的顶尖强者们它都认得,它几百年前偶尔会去虚空,这些当然要知晓。

    啪啦~

    一丝电弧在羽神·赫格拉身上出现,它的精神波动停滞瞬间。

    ‘灭法者!’

    封印内,羽神·赫格拉的气息完全暴走,它有些理解不了这个世界了,这里有恶魔铁匠、不死老人、狂乱之茂生,更要命的是,灭法者也来了。

    羽神·赫格拉想到一种可能,恶魔族与灭法者是盟友,不死老人与狂乱之茂生都是特性未知的存在,这样想来,那就是‘恶魔铁匠+灭法者’对战‘不死老人+狂乱之茂生’。

    以羽神·赫格拉的见闻,它无需太多判断就想到,这个世界完了,即将要因一场恶战而崩灭为尘粒。

    处于封印中的它,正面临很糟糕的境地,更糟糕的是,因方才被狂乱之茂生重创,它已经冲不出去。

    除‘恶魔铁匠+灭法者’对战‘不死老人+狂乱之茂生’这种可能,羽神·赫格拉还有另一种推测,就是这些顶尖梯队的强者,都是来夺它手中的那东西,如果是,那它这次必定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