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奇妙的自我循环

发布时间: 2020-05-16 09:08:29
A+ A- 关灯 听书

    这是来自陨灭星的技术,苏晓对那个超脱·原生世界的了解不多,只知道那是古神们的老巢,冥神是陨灭星的最强古神。

    显而易见的是,本世界内的古神来自陨灭星,否则不会有这种技术,所有来自陨灭星的古神都很难对付。

    苏晓上次遇到的血神就是来自陨灭星,不仅如此,血神与冥神有仇,正是被冥神所伤,才在暗狱世界内恢复那么多年,最终恢复的实力也比当初差很多。

    这次遇到的古神,也是被冥神重创?所以才躲到这个世界内?

    苏晓感觉这不太可能,这个世界内的古神能量,他已经接触过,从‘质’的程度分析,与冥神那个级别不同。

    假设本世界内的古神,真与冥神那一级别的古神敌对,从而逃到本世界内,那这古神会非常虚弱,甚至被母神、光之王等杀死的程度。

    眼下的结果并非如此,这古神当初不仅没虚弱,反而做出要灭世的征兆,逼迫光之王等人将其封印。

    既然不是被重创后恢复伤势,那么躲在这,是获得了某种宝物?对古神而言很重要的宝物?就算是冥神那一级别,也为之动容的宝物?

    想到这些,苏晓对宰了本世界内古神的兴趣更大,没准还有意外收获。

    苏晓接下来要做的,是削弱这古神的力量,对方想要有古神之子诞生?借此吮|吸这个世界?这是机会。

    既然两者有关联,那么能否借助两者的关系,在那古神还处于封印中时,就给对方来点惊喜?谁说封印内就一定安全。

    苏晓与诺厄主教叙述了后续的计划,诺厄主教的眼睛越来越亮,他是始终认为,自己不是好东西,罪该万死,但对付封印内的古神,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这似乎可行,我们试试?首次的古神之子降临,我们趁乱收集到很有趣的东西,你应该感兴趣。”

    “比如?”

    “比如其他的仪式物品。”

    诺厄主教留下一句旧王都见,就起身离开。

    苏晓让贝妮留在旅馆内,大骑士、神女·沙塔耶都在这,外加异端处刑队也在‘丹克市’内,这里出问题的可能很低。

    带上布布汪、阿姆、巴哈、月灵,苏晓向旅馆外走去,值得一提的是,瘸腿帮离开后,宝石街的虫塔被科多学派接手,最终落到贝妮手中,成了科多学派与己方的共有财产。

    走进虫塔内,虫塔激活,苏晓眼前的情景一阵模糊,目的地,旧王都。

    旧王都,杜瓦诊所。

    杜瓦·伏恩正在享用晚餐,乍一看,餐盘内是章鱼触手,实则这是伏恩医生自己身上长出的黑色触手,克服心理层面后,伏恩医生发现这东西的味道虽说有点怪,但也能接受。

    有时他都在想,如果流落到荒岛,只要有水源补充,食物方面是不是能无限制的自我循环?

    伏恩医生还发现,唯独不好的一点是,每次吃这东西后,耳中都会出现奇怪的声音,听完这声音的5~10天内,他身上不会再生出黑色触手。

    叮铃~

    诊所的们被推开,伏恩医生依然自顾自的吃着。

    “今天休诊。”

    伏恩医生头也不抬,双眼盯着餐盘内,他每次吃这东西都格外谨慎。

    “医生,有件事想问你。”

    “你问。”

    伏恩医生心中略感不耐,但也礼貌性的回答着。

    “如果有一天,你被斩下首级,你临终前会说什么。”

    听到这问题,伏恩医生讪笑一声,调侃着答道:“我会说……啊呀?”

    铮!

    刀芒乍现,伏恩医生感觉到全身轻飘飘,他眼前的场景在逐渐转动。

    “啊呀?”

    伏恩医生的头颅噗通一声掉落在地,在他无头身体的断颈处,并未喷溅出的鲜血,而是生出大量触手。

    “真的斩下我的头?我居然也真的说了‘啊呀’?奇妙。”

    伏恩医生的头颅开口,他断颈处的黑色触手蔓延,将他的头颅拽起,落在断颈处,没一会,他脖颈处的伤口就愈合,没留下任何痕迹。

    “我居然没死,我到底变成了什么。”

    伏恩医生尝试左右活动脖颈,奇怪的是,他对自己方才被斩首不太在意。

    “奇怪的客人,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要把我抓走研究。”

    “并不是。”

    苏晓拿起餐布,擦拭斩龙闪后,长刀归鞘,刚进诊所他就发现这医生有问题,对方已经不是古神化那么简单,而是变成了更加匪夷所思的东西。

    “劝你还是放弃吧,门外有很多灵魂钟塔……”

    轰!

    诊所的墙壁被撞出一道破洞,月灵冲了进来,她的刃枪将一名身穿暗红色长袍的灵魂钟塔成员钉死在地上。

    “你们……到底是从哪来的,连灵魂钟塔的人都敢杀。”

    伏恩医生打量苏晓片刻,忽然想到一个人,这让他脸上保持的假笑逐渐消失。

    “就当我心存侥幸,你不会就是外界传闻的猎神者吧。”

    “……”

    苏晓没说话,只是看着伏恩医生,对方虽有顽强的生存力,战力也就是在五阶程度,方才的一刀,他只是随手斩出,没动用任何能力。

    “今天上午我还和一个病人提起过你,晚上你就找来,请放心,我这人有个优点,从不做蠢事,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布设古神之子的降临仪式。”

    “哦?”

    伏恩医生的眼睛在放光,他其实早就想尝试下,但那太过作死,他虽知道自己变成了奇怪的东西,却非常珍惜自己的小命。

    “你能保证我的安全?”

    伏恩医生本能的对苏晓没有好感,此时他在考虑怎么逃,以及向灵魂钟塔求救。

    “不能。”

    “那我为什么帮你?无论我怎么做,我都是死路一条,动手吧,试试看我会不会死。”

    “永别。”

    苏晓的手按在刀柄上。

    “等等,等等,和你开个玩笑,你怎么一点都没有幽默感,给我点时间,我收拾下……”

    嘭。

    苏晓一拳将伏恩医生打晕,这医生其他方面还好,就是废话有点多。

    阿姆推开诊所的门,将伏恩医生装袋拎走,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熟练的让人胆战心惊。

    1分53秒后,位于虫塔旁接应的诺厄主教,看到了苏晓、阿姆、月灵在建筑顶部高速纵跃而来,很快就落在他前方。

    “这就完了?伏恩医生呢?”

    诺厄主教看了眼时间,这也忒快了点。

    “袋子里的就是。”

    苏晓指向阿姆拎着的大袋子。

    “白夜,老实说,这事你们是不是经常做?”

    “偶尔。”

    “鬼才信你的话,撤吧,之后去哪布置仪式?”

    诺厄主教走进虫塔内,他其实已经有了理想地点。

    “丹克市。”

    “你说什么?!”

    诺厄主教的老脸一阵扭曲,他从腰间抽出一根焦黑的短木棍,看这架势,分明是准备和苏晓拼了。

    片刻后,阿姆双手中各拎着一个大袋子,其中的一个袋子还在扭动着,隐约能听到里面传出‘问候’苏晓的声音。

    两小时后,‘丹克市’郊外40公里处,一座废弃的古堡前方,顶着只熊猫眼的诺厄主教凝望着古堡,很满意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