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抽丝剥茧

发布时间: 2020-05-16 09:08:25
A+ A- 关灯 听书

    摩利兰再三承诺,只要帮他解决这件事,他就将那颗宝石赠于苏晓。

    那颗宝石贝妮看过,1496点评分的不朽级宝石,属性很适合斩龙闪,这是贝妮找了很久才找到。

    苏晓在脑中梳理摩利兰那琐碎且杂乱的描述后,基本确定,问题出在‘旧王都’的古宅上。

    摩利兰的祖父想以那处古宅为临时居所,在‘旧王都’搜寻超凡知识,结果还没开始就一脚踩雷。

    实际上,摩利兰的祖父,首先是想通过科多学派获得超凡力量,但在见识了科多学派获得超凡力量的方式后,那老绅士好几天都没睡好觉。

    摩利兰的家族出事后,摩利兰本人第一时间也向科多学派求助,收了摩利兰家族多年‘税务’的科多学派的确派出人手,经一番调查,给出的意见是,让摩利兰放弃那古宅。

    其实也不用回去了,古宅已被科多学派的人炸掉,并告诫摩利兰,如果想活命,不要再继续调查此事。

    摩利兰不是不听劝的人,原本他打算庸庸碌碌的过完一生,但过度的霉运让他恐惧,他怀疑自己就算不饿死,也会在某天喝水呛死。

    摩利兰能拿出的东西不多,只剩那颗宝石,他不怕穷苦,从小耳渲目染的经商才能,只要给他点机会,他就能重新崛起,问题是,他太倒霉了。

    凭借手中唯一有价值的宝石,摩利兰找上了科多学派,不得不说,科多学派有时做事虽不光彩,但对于摩利兰这曾向他们交税的商人后代,并未展露不光彩的一面。

    科多学派联络了贝妮,没告诉摩利兰太多,只是和他说,如果连这些人都解决不了,就来科多学派当苦修士吧,保证他不会饿死。

    情况苏晓已经了解,摩利兰想解决的无非以下几件事。

    1.他祖父到底遭遇了什么。

    2.他妻子受|孕的事,以及真正的死因,死前为何说身体里有东西在钻。

    3.摩利兰本人的运势问题(这点最关键)。

    一枚金币出现在苏晓手中,在他指间翻转着,如果是在以前,他需要去古宅的遗址调查一番,眼下已经不用了。

    “贝妮,去科多学派……”

    苏晓刚准备让贝妮去科多学派弄来关于这件事的记载,贝妮就从自己的小储存空间内拿出一个油皮纸袋,已经提前准备好。

    苏晓打开油皮纸袋,拿出里面发黄的纸张翻看,这上面还有插图,是手工画上去的。

    “古神之子降生事件?是灵魂钟塔那边做的?”

    “喵。”

    贝妮加了声,它最先与摩利兰了解此事,所以提前看过这档案,又去科多学派那边详细了解,并见了当年负责处理这件事的神官。

    贝妮只做了这些?并不是,贝妮在征求摩利兰本人的同意后,到‘丹克市’的郊外,雇人将摩利兰妻子的尸骸挖出,之后花了138朗晶脂,重新办置了体面的葬礼,连棺材都换了最好的。

    除这些外,贝妮还让阿姆作为保镖,陪它去旧王都,将那座化为废墟的古宅挖开,在地下二层拍了很多照片。

    苏晓接过贝妮递来的第一沓照片,上面是摩利兰妻子的尸骸。

    “你妻子没死。”

    苏晓将照片抛到一旁,并以眼神询问贝妮,是不是挖错坟了,贝妮坚定的表示,绝没挖错,是摩利兰本人带的路,棺材的款式都确认过,是这个世界常用的‘滑盖棺材’。

    请不要笑,这是很严肃的事,滑盖棺材是将棺盖插进棺材内部两侧的木槽内,更难以从里面撞开,有时,死者也有很低的概率被腐化,从而发展成一家人整整齐齐。

    “这不可能,我确定过,我妻子已经没有呼吸,那怪物从我妻子腹中钻出后也死了。”

    摩利兰很激动,但眼中却藏着一丝恐惧。

    “能孕育古神之子的母体,比你想象的更有耐受力,想让她死,至少要把脑袋斩下来,让我意外的是,你为什么没死?”

    听闻苏晓的话,摩利兰满脸错愕。

    “你的妻子比你想象中更爱你,她现在应该是灵魂钟塔的成员,而且地位不低,你没死,就是因为这点,她接受了灵魂钟塔的邀请,作为回报,灵魂钟塔不能动你。

    你是‘古神之子二次降临事件’的唯一幸存者,那些喜欢切除大脑的学者会做两种选择,一,让你永远闭嘴,二,切除你的脑叶白质。”

    听闻苏晓的这番话,摩利兰感觉到发自汗毛深处的颤栗感,这个世界,要比他想象的危险太多,有太多恐怖与黑暗的东西隐藏在下方。

    苏晓抛下手中的照片,对巴哈说道:

    “巴哈,去把诺厄主教找来。”

    “好咧。”

    巴哈从窗口飞出,听闻苏晓的话,一旁的摩利兰神色微愣,他认识诺厄主教,还有幸见过那位大人物一面。

    十几分钟后,诺厄主教推门而入,他刚睡醒,也难为这位老人家,自从苏晓来‘丹克市’,他一直失眠,今天异端处刑队那边的事了结,他终于能安心睡一觉,结果睡了没一会,巴哈就找来。

    “诺厄主教,我是摩利兰,您还记得我吗。”

    摩利兰想上前握手,但却只能拘谨的站在原地,科多学派对他有恩,但来人身份太高。

    “你……”

    诺厄主教心中疑惑,他还真就不记得有这个人,他的目光投向苏晓,转而就猜到,这应该是苏晓找来的客人。

    “你是摩利兰?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诺厄主教的老脸微笑着,主动握上摩利兰的手,另一只手还拍了拍摩利兰的肩侧,这让摩利兰一阵心潮澎湃。

    实际上,摩利兰已经察觉到诺厄主教忘了他是谁,但这种大人物对他很热情,这就足够了,胡思乱想其他,是在自寻烦恼,尊重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争取来的。

    “白夜,找我这老头来什么事,我刚睡着就被你们吵醒,你要给我精神赔偿。”

    诺厄主教落座,自己倒上一杯淡茶,都是老熟人,外加是一条船上的,没必要客套。

    “有件事问你……”

    苏晓简单叙述情况后,诺厄主教目露沉吟,他在回忆灵魂钟塔那边的情况,作为老对手,彼此当然都了解。

    “你说的那段时间,的确有几名女性成员加入灵魂钟塔,其中地位最高的是……艾尔奇娜?是那女人没错,她右眼眉上有颗痣,下半边脸始终用黑布蒙面,我和她交手过,当初我还惋惜,那么高的古神之力适应性,居然不是被我们发现,当做神女……”

    诺厄主教的话说到一半停下,神女·沙塔耶正在旅馆内祈祷,再继续说,诺厄主教可能会死。

    听闻诺厄主教的叙述,摩利兰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从椅子上瘫下,跪地失声痛哭,原本认为只剩孤单一人,却突然得知还有一名亲人活着,这种心情,外人很难理解。

    “诺厄,关于古神之子降临这件事,你了解多少?”

    “了解的不多,封印中的古神,在灵魂钟塔的帮助下曾有两次尝试让人类女性孕育神子,这让一来,哪怕是那古神在封印内,祂也能把神子作为化身,在外界吮|吸这个世界,简单理解是,神子就是工具……”

    诺厄主教的话又说一半,神女·沙塔耶就投来目光,再继续说,又可能会死,也难为了诺厄主教,一把年纪了,在短短几分钟内,两次在生死间徘徊。

    “和这件事有关的人大多都死了,我好像记得有个人还活着,记忆很模糊,老了啊。”

    诺厄主教展露老狐狸本性,准备趁机弄些好处,他只是与苏晓合作,并不会有问即答。

    “谁。”

    苏晓说话间抛出一瓶药剂,诺厄主教脸上的笑容更甚,宛如一朵盛开的老菊花。

    “那个人是……旧王都的伏恩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