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两位‘大导演’的剧本

发布时间: 2020-06-13 09:45:21
A+ A- 关灯 听书

    地下研究所内,满头白色长发的少年浸泡在玻璃柱的溶液内,里面透出的微光,让他的眸子显的很清澈,或者说,想不清澈也不行,每三天被篡改一次记忆,任谁都会目光清澈,没阿巴阿巴,已算是心智坚定。

    “这少年就是引雷秘法,他是被世界眷顾之人,能完全驾驭金色雷电。”

    金斯利说话间,从怀中掏出一颗金色纽扣,仔细观察会发现,在这金色纽扣正面有很淡的血纹。

    “金斯利,当这少年的面这么说,没问题?”

    “没问题。”

    金斯利的手指敲了下玻璃柱,里面的微光向暖黄色转变,将少年笼罩在内,他的双目开始无神,片刻后,他闭上双眼沉睡。

    从原理上来讲,金斯利也没驾驭金色雷电,他只是在引雷,引雷的媒介,是这少年的血,一种位于这少年心脏中心,不会进行血液循环的金色血液。

    金斯利向研究所内侧走去,途经的过道两侧,立着一根根玻璃柱,里面都浸泡着一道身影,年龄在17~20岁之间,有男有女,他们眉眼间很相似,都是白发。

    “我淦,这都批量生产了。”

    巴哈尝试感知一名实验体的气息,这实验体的生命气息很淡,仿佛是正在冬眠般,这些都是失败品。

    “是危险物·S-012,利用它的特性,做到这点并不难。”

    金斯利走在前方,奇怪的是,这里并没看到有科研人员。

    巴哈路过一根玻璃柱时侧目,这玻璃柱下方印有数字5,里面无人,在靠下方处,飘逸着一根根淡金色触须。

    巴哈靠近这玻璃柱查看,里面的淡金色触须盘结并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女人的轮廓,她的头发,是发丝状的白色触须,腹部有缝合痕迹。

    “你有……见到我的孩子吗。”

    玻璃柱内的女人开口,巴哈似乎是想到什么,没回答这女人的话。

    金斯利停步在一处高大的冷藏罐前,一只眼睛在冷藏罐上睁开,凝视了金斯利片刻,冷藏罐缓缓打开,飘散出寒雾。

    金斯利取出一根约十公分长的密封玻璃管,里面装有大半管金色液体。

    “积攒了几年,只产出这些。”

    金斯利用双指夹着密封管,言外之意很明显,单是美人鱼的残灰,不足以换到这些金色血液。

    “白夜,你知道这世上有天命之人,否则你也不会培养出艾奇。”

    金斯利沉吟片刻,将手中的密封管抛来,苏晓抬手接住。

    “艾奇比我培养的5号更有战斗潜力,我这次去‘泰亚图大陆’,会面对很多未知情况,0号我会带走,至于5号和艾奇……”

    金斯利没继续说,他口中的0号,就是那名正牌世界之子,这次去泰亚图大陆,金斯利很谨慎,做出一副去赴死的模样。

    实则并非如此,金斯利这次去,更多是去探明那边的情况,这所以有眼下的态度,是故意如此,金斯利担心在他离开后,有人背后捅日蚀组织一刀。

    南部大陆最强的两个超凡组织,的确是收容机构与日蚀组织,但并非只有这两个,弱一梯队的还有:被选者、秘密行会、欢愉屋、苦修院等。

    这些势力不是被收容机构压着,就是被日蚀组织震慑,一旦两方稍显虚弱,这些弱一梯队的势力会跳出来,以联手的方式吞掉一个,之后取而代之。

    金斯利之所以表现出一副去赴死的模样,其实是在隐晦的说,日蚀组织覆灭,收容机构也不好受,因此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收容机构要力挺日蚀组织。

    就以金斯利的实力,以及应对各类危险物与强敌的能力,如果他死在泰亚图大陆,那才是让人诧异的事。

    联盟议会都能与泰亚图大陆达成贸易往来,更何况是金斯利,这家伙不准备正面攻打泰亚图大陆,各类生活物资与珍宝饰品,金斯利筹备了满满三个战舰。

    就以金斯利的手段,可能在几天后,他成为了那些原始部落的新首领,都不值得意外。

    “说吧,想要我做什么。”

    苏晓点燃一支烟,心中对金斯利的警惕之心从未消失。

    “作恶徒、幕后黑手、反派,一个失去毕生对手的落寞反派。”

    金斯利笑着,那双眸子透出的神采摄人心魄。

    “哦?”

    苏晓懂了金斯利的意思,他收起密封玻璃管,这里面的是命运之血,只有正牌世界之子身上会有,通过击杀的方法,绝无可能获得这东西。

    金斯利的引雷秘法其实不复杂,对方通过命运之血,开发了一种名为‘圣父’的刻印,以命运之血为基础材料,在特定物品上刻上‘圣父’刻印后,这件物品,就能当做引雷之物使用。

    “这刻印我完善了七年,以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已经可以作为战斗手段使用。”

    金斯利递来一块巴掌大小的兽皮,这兽皮上还带有血迹和余温,看似鲜活,实则已剥下至少半年以上。

    “……”

    苏晓沉默着接过兽皮,‘圣父’刻印的构成灵感值得肯定,至于结构方面,以炼金大师的视角来看,这刻印很粗糙,术业有专攻,金斯利不是专注于这方面。

    ‘圣父’刻印苏晓能完善,他在意的是,凭借手中这份命运之血所构成的‘圣父’刻印,能否在其他原生世界内引下金色雷电。

    如果可以,这份命运之血很有价值,如果不能,那就是每到一个世界,就要找到那个世界的正牌世界之子,夺取对方体内稀少的命运之血,之后重新刻画‘圣父’刻印,才能在新的原生世界引雷,只为一种刀术招式,这太麻烦也太不稳定了。

    一切都要经过实测才能确定,况且苏晓作为炼金师,他可以改良‘圣父’刻印,不仅如此,他所选择的刻印载体,一定是经过轮回乐园公证的装备。

    被公证的装备,在所有衍生世界、原生世界,甚至虚空和现实世界,都不会遭到削弱,已此为载体的‘圣父’刻印,有不低的概率,也能在其他世界引下金色雷电。

    事情大有可为,苏晓的心情很不错,他看向研究所最深处的一条长廊,金斯利已写好‘剧本’。

    只是美人鱼残灰,其价值不及苏晓所得的这份命运之血,因此,苏晓要帮金斯利做一件事,对他而言很简单的事,但这件事,只有他能做到。

    苏晓让巴哈去将5号玻璃柱拎起,移动到长廊里侧的一处空旷大殿内,那是金斯利早就准备好的地方,因局势的变化,原本是应该金斯利本人坐在那里,等待几个人的到来,现在改为苏晓坐在大殿内的铁椅上,等待那几人来。

    金斯利要去泰亚图大陆,这次去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确定,因此金斯利准备让主角队派上用场。

    自从主角队在那原始部落内,以匪夷所思的运气带走美人鱼后,苏晓与金斯利都发现,主角队真的很有用。

    而这次,金斯利出于稳妥起见,他将成为主角队的‘大恩人’。

    苏晓与金斯利商定后,剧本如下:首先,苏晓的身份是幕后反派大boss,是他囚困了正牌世界之子,也就是0号,并通过危险物·S-012,培养出白发少年,也就是那个世界之子(伪)。

    不仅是白发少年,艾奇也是苏晓在近期内培养出(此为事实),他培养出这两人的目的,是要让两人互相残杀,最终选出素体,以此承载危险物·S-001,并通过承载了S-001的素体,颠覆南部联盟的统治,成为南部大陆的独裁者。

    这故事的确俗套,但主角队都是善良阵营的小伙伴,他们就吃这套,得知苏晓要颠覆南部联盟,成为残暴、铁血的独裁者,主角队的五人绝不会置身事外。

    主角队来讨伐苏晓?当然不是,苏晓与金斯利谋划的剧本,后续怎么可能这么老套。

    随着主角队发现这秘密,精彩环节到了,泰亚图文明浮出水面,几千年前的大帝存在到至今,那是更危险的敌人。

    一直敌对的苏晓与金斯利,暂放下仇怨,苏晓镇守南部大陆,金斯利则远征泰亚图大陆。

    剧本发展到这,正式进入高潮,金斯利的第二身份将被曝光,就是他秘密凑成主角队的成立,并暗中帮助这五人,主角队的五人能活到今天,都是因为金斯利的暗中保护,至此,金斯利成功洗白。

    追寻真相的主角队五人,在来到地下试验所后,会得知这一切,试问,以那五人的性格,会眼看着曾暗中保护与帮助他们,一直暗中照料他们的悲情英雄·金斯利,去泰亚图大陆赴死吗?答案是,绝不会。

    主角队会去找还未出征的金斯利,并以协助者的方式,与金斯利一同前往泰亚图大陆。

    至于苏晓的幕后反派大boss身份,这没关系,如果金斯利想凭借主角队对付苏晓,后面的剧本还有惊天大反转,也就是金斯利变成幕后策划者,一切恶的起始。

    商定完计划,苏晓坐在大殿中心处的铁椅上,位于他后方几米处就是5号玻璃柱。

    “扮演反派,需要换身衣物?”

    苏晓看向金斯利,闻言,金斯利微笑着答道:“不用,你收敛点就好,血气别外放太多。”

    轰隆一声,前方长廊的金属门扇关闭,只差主角队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