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初版AEEIS

发布时间: 2020-05-20 12:35:57
A+ A- 关灯 听书

  11月15日,周二。

  汉东大学古代汉语硕士生宿舍。

  几名学生正在敲击着键盘,在各自的笔记本电脑上输入内容,并时不时地停下来,到网络上查找各种资料。

  如果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在写论文。

  但实际上,他们是“有用APP”的第一批创作者,此时正在完成导师交代下来的任务。

  这些硕士生每人都负责一部分的内容,主要是诗、词、曲、古文等等,将基础内容上传到“有用APP”的词条之后,这些人会负责总结、整理现有的研究成果和知识,并对词条进行完善。

  “有用APP”有专门的后台模板,这些创作者只要根据模板进行填充就可以了。填写的内容会由更高层级的创作者进行审核,一般是博士生或者青年讲师,审核完毕之后就会按照模板显示出来。

  这些硕士生们平时也会登录百科网站或者知网,但是“有用APP”跟这两个网站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结构规划更加科学。

  “有用APP”的架构虽然跟百科网站有些类似,但除了内容上的不同之外,在使用的细节体验上也有很大的差别。

  简单来说,“有用APP”是在努力做减法、做分层的。

  一般的百科网站会把同一个词条的大部分信息都在同一个页面上展示出来,一方面是显得过于杂乱,另一方面是内容没有层次,无法适应个性化的需要。

  比如,某些人只想要最基础的信息,而某些人则是需要关于某个词语、某一句子的详细解析,这两种极端需求,百科网站都是很难照顾到的。

  “有用APP”实际上是一种多层的结构,第一层是某一词条的最核心、最精华解析;第二层是这个词条一些分类解析;第三层是具体到某个词语的解析和研究;第四层则是这些内容的出处、引用论文等等;第五层是这个词条所衍生的各类问题。

  层级之间用各种翻页或弹窗的方式来表现,充分照顾用户的使用习惯。

  对于用户来说,可以准确、快捷地找到自己最需要的那部分内容,而无需再翻看各种不需要的信息。

  目前“有用APP”用于古诗词和文言文的版块,基础功能早就已经开发完毕,目前的工作除了修复各种bug之外,主要就是靠创作者们不断地往上面更新内容。

  这是一个相对枯燥的工作,不过对于这些学生们来说倒不觉得辛苦。

  一方面,这是他们的专业,整理这些内容的时候相当于也在巩固自己的专业知识;另一方面,这也算是一份工作,能够很好地补贴这些穷学生的日常开销。

  一名硕士生刚刚完成了今天的工作,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

  “老李,今天任务完成了吗?”

  “差不多了。”

  “什么叫差不多,可别糊弄啊,上次你引用错了一篇论文,连带着我们也被导师警告。这个事情可是孔哲敏教授牵头负责的,敢闹出幺蛾子怕是别想着顺利毕业了!”

  “放心,我上次是一时疏忽,现在每次写内容我都检查好几遍,不会再犯那种低级错误了。”

  “不过我就纳闷啊,腾达给我们出钱做这种东西,到底图什么呢?虽然说是要收费,但多半是赚不到钱的吧?”

  “谁知道呢,也许是打算卖给一些教育集团?至少以后中小学生用这个‘有用APP’查诗词是挺好用的。”

  “可问题是,用千度也能查,而且是免费的;课本和教辅书上面,也都有这些诗词的解释。”

  “话不能这么说。千度查出来的内容太乱了,很难甄别。至于课本和辅导书上的内容,显然没我们这个全面。我觉得吧,有用APP初期恐怕是纯烧钱,没几个人会付费。但是等上面的内容越来越多,付费的人肯定就多起来了。”

  “照我们现在这个速度,我高度怀疑十年后能盈利吗……”

  这些学生们对于“有用APP”也是各有各的看法,很多人根本就不看好它能成功,只是因为腾达给补贴,所以才利用课余时间不停创作、丰富上面的内容。

  甚至很多人做好了腾达随时可能放弃这个项目的准备,有一种“能赚多久就赚多久”的心态。

  有一名学生疑惑道:“哎,我一直有个问题。‘同义诗句’、‘反义诗句’、‘同韵诗句’等等功能,好像并没有在‘有用APP’上面显示出来,那做这一项到底有什么用?”

  所谓的“同义诗句”、“反义诗句”、“同韵诗句”,其实就是在一些意思相近、意思相反、韵律相似的诗句或者诗词之间,建立联系。

  每录入一首诗的时候,都可以自由添加它的同义诗句、反义诗句、同韵诗句等内容,在不同的诗词或诗句之间建立联系。

  这些内容也是会计入工作量中的,而且权重不低。整理完一首诗之后,可以到网上去搜一下、甄别一番,然后把相关诗句填入后台。

  只不过奇怪的是,这种联系却并不会在“有用APP”中显示出来,这让大家稍显疑惑。

  “搞不懂,明明做了这个功能,却不展示出来,这不是浪费吗?”

  “谁知道呢,也许是这个功能的前台显示还在开发中?先在后台做好,等前台功能完成后直接显示就可以了?”

  “也许吧。”

  学生们也都没太在意,继续埋头在后台上创作。

  ……

  鸥图科技。

  余平安刚到,就被常友给请到了会客室里面。

  “稍等啊。”

  常友离开片刻之后,拿着一台OTTO手机过来了。

  “正好今天你来对接有用APP数据库的一些工作,来都来了,顺便感受一下AEEIS智能助手第一个版本的功能如何。”

  “我们的研究人员这段时间做它做得有点上头,这时候需要一个完全的局外人站在比较客观的角度给点意见。”

  常友说着,把手机递给余平安。

  余平安今天本来是要跟常友这边对接工作的,因为有用APP的数据会直接跟AEEIS的智能数据库挂钩,这里面有很多设计细节需要他们两个负责人碰一下做出决定。

  结果来了之后,被常友抓着当小白鼠体验AEEIS的最初版本了。

  虽然余平安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不过还是伸手接过手机,认真体验起来。

  腾达集团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各部门在遇到其他部门有互相配合的需求时,必须无条件、无保留地进行配合,所有的部门负责人都习惯性地遵守并践行这一规则。

  至于这种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到底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呢?

  大部分人都说不太清楚。

  不过这一潜规则的来源大概可以追溯到裴总身上:一方面,裴总对各部门的联动配合非常重视;另一方面,所有部门负责人之间并无KPI竞争的压力,大家都是为裴总做事的,大家的薪酬都差不太多,奖金也不取决于盈利而是取决于口碑,所以不会像一些大公司一样各部门之间存在着门户之见。

  余平安注意到,这台OTTO  E1手机似乎跟市面上在售的手机有了一些变化,最直观的就是手机的操作系统。

  原本OTTO手机的操作系统更偏向于原生艾卓,界面简洁、干净,但也会给人一种过于简陋的感觉。

  但这一版本的操作系统则是内容更加丰富了,各种系统的UI动画变得更加流畅、自然,多了很多细节;系统设置中也增加许多选项,可以更好地深挖艾卓系统的一些新功能;相机系统的图标换了,点进去之后会发现里面多了一些新功能,比如拍照的优化算法、新的滤镜等等。

  除此之外,这个系统中也集成了AEEIS智能助手的功能,长按电源键或者直接对着手机说AEEIS都可以呼出语音助手。

  对于AEEIS智能助手,余平安知道的细节并不多。

  他只知道这个智能助手也是直接用了讯科科技最新的人工智能研究成果,跟其他厂商推出的智能助手、智能音箱等产品在底层技术上是差不多的,唯一有区别的可能只在于一些细节上的调校。

  此外,常友说过这是一个“儒雅随和的智能系统”,会加入一些毒舌属性,还有对诗功能。

  但余平安也没太当真,既然底层技术全都是用的讯科科技的,那这个语音助手跟其他语音助手的区别应该不会很大,更何况这才是第一个版本。

  余平安对着手机说道:“AEEIS。”

  “嘀”的一声清脆的提示音过后,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深灰色蒙版,把原本画面的内容覆盖住了,屏幕偏上方的位置出现了带有一些科幻色彩的波浪符。

  这个波浪符下面的主体部分是一块信息的显示区域,而则最下方的位置有另一个较小的波浪符。

  屏幕偏上方的那个带有科幻色彩的大波浪符是AEEIS的本体,只有在AEEIS回答的时候它才会根据音符跳动,在AEEIS没有回答的时候,它会有一些其他的动态,比如呈波浪状滚动,或者规律地旋转,这用于表现AEEIS当前的心情和状态;

  而小波浪符则是采集外界的语音,会随着余平安说话而跳动。

  整个页面非常简洁,没有多余的文字信息。

  余平安倒是也用过其他的一些语音助手,往往会在页面上显示许多文字,包括常用问题等等。但AEEIS的界面就显得比较整洁、干净,跟otto  os的一贯风格统一。

  余平安对AEEIS的第一印象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