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我会死吗?

发布时间: 2020-05-16 09:06:07
A+ A- 关灯 听书

    是什么竹简,那么重要?仅凭一个名字就能吸引唐凌?

    其实这名字如果别人看见,一定不会选择,25个梦币对于一本书籍类的资源实在是太高了,按照梦之域的潜规则,像书籍一类的东西不一定能够直接化作实力,所以相比于其它的资源,是相对便宜的。

    这卷竹简的名字就叫《锻.眼》,的确很难让人提起兴趣,一看就是一个修炼关于双眼天赋的书籍。

    但就冲这个名字,唐凌选择它就实在太过正常了。

    原因很简单,唐凌想起了在黑暗之港,黄老板教给他的一切,简直和这竹简的名字太契合了。

    另外,加上昆的推荐,这就是一本唐凌必须要购买的书籍。

    书籍选好以后,唐凌又花费了65个梦币,之前的276个梦币,在购买了星隐定维刃,精神力药剂,这次加上书的花费,只剩下46个梦币了。

    唐凌有点儿郁闷,他发现在自己身上的钱,不管是什么类型的货币,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可现在,还剩下有什么修炼资源需要购买。

    “还够用吗?”唐凌心中产生了一点儿紧迫感,他实在觉得这点儿梦币少了一些,还能买一些什么呢?

    唐凌是这样想的,但若别人知道了唐凌这样的想法,说不定会想把唐凌打死。

    梦币有多难赚?一个上阶紫月战士入梦一次也不能保证能赚到30个梦币,而这一次进入涅槃之塔的少年们,平均赚到的梦币还不足20个,唐凌竟然嫌46个梦币少?

    当然,唐凌也有唐凌的难处,说起资源,在心脏内睡大觉的小种就是一个相当能‘吃’的,而唐凌自己也是一个消耗大户,他是拥有完美基因链,但他已经发现了,他每前行一步的累积都比别人需要更多的资源。

    想着这些,唐凌已经点开了资源类的选项。

    相比于其它的选项,这个选项其实唐凌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毕竟想起荒岛岛主,唐凌并不觉得自己有多缺乏资源….所以,在之前他也只是匆忙扫了一眼,都没有仔细看。

    实际上,也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吧?

    唐凌懒洋洋的翻动着,资源类的第一页就和之前看得一样,泛善可陈。

    可是当唐凌翻到第二页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咦’了一声,接着他带着疑惑翻到了第三页,第四页…

    资源类的一共有十页,不到四十秒,唐凌再一次看完了。

    但这一次看完以后,唐凌的神情明显变得兴奋了起来,原来资源类的东西,昆也暗藏了玄机。

    这个玄机倒不是说东西有多么的与众不同,毕竟以唐凌准紫月战士的实力,就算再天才,也用不了什么高级的,拿给他是暴殄天物。

    可是价格上…

    唐凌想着,明明一脸兴奋,却又忍不住感觉有些怪异,这是昆的幽默感吗?

    除开第一页以外,从第二页开始,每一页都有一到两个可以选择的抢购折扣商品。

    这是在玩前文明的促销吗?可实际情况却是,这是属于唐凌一个人的特殊购买选项,谁又和他抢呢?

    反正有便宜不占是傻瓜,价值三个梦币一组的高纯度能量剂,一组有五十支。

    就算梦币非常值钱,这价格也让唐凌感觉是白送。

    何况除此以外,还有价值5个梦币一组的细胞恢复药剂,一组100支,昆是在清仓大甩卖吗?

    另外,还有一组二十支的强效细胞修复药剂,要价不过六个梦币。

    最后,就连辅助修炼的凝神香都有三把,一把一百根,而一把的价格,唐凌看见差点儿笑出声来,因为只要1个梦币一把。

    昆简直太贴心了!

    如果昆现在没有消失,唐凌非常愿意牺牲‘色相’,冲过去亲昆一口,前提是昆不打死他的话。

    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这些所谓的抢购商品,唐凌眼睛也不眨就开始‘买买买’。

    一堆堆物品出现在了唐凌的眼前。

    高纯度能量药剂有六组,一共300支。

    细胞恢复药剂有两组,一共200支。

    细胞修复药剂一组,一共20支。

    凝神香三把,一共300根。

    这样肆无忌惮的买了一堆,唐凌嫌少的梦币竟然没有花完,只花费了37个梦币,还剩下了9个梦币。

    看着这九个说多不多,说少,的确很少的梦币,唐凌有点儿犯愁,自己到底还要买一些什么呢?

    虽然说他自我评价——略微有些吝啬,但是倒还真的没有什么攒钱的概念,如果钱不能立刻化为实力,钱又有什么意义?

    这九个梦币是一定要花出去的。

    唐凌一边再次浏览着眼前的超脑,一边将购买到的东西一股脑儿的收纳进了那个特殊空间。

    而就在唐凌无比犹豫,捉摸不定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突兀的出现了。

    “时间有限,还没有买完吗?”

    “怎么是你?”在唐凌心中,昆的神秘商店是绝对安全又私密的地方,怎么可能有人闯入呢?

    在声音响起的时候,唐凌原本非常的警惕,可是在下一秒他就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超强的记忆力,不仅让唐凌过目不忘,甚至听过的声音也不会忘记。

    来人还能是谁?不就是曾经在梦之域帮助过自己的六合吗?

    的确,来人就是六合,万年不变的亲切笑容,拢在袖中的双手,就和唐凌初见他时,没有任何的区别。

    此时,他就站在距离唐凌不到十米的地方,正笑眯眯的看着唐凌。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昆消失了,六合又突兀的出现,但本着对六合不错的印象,唐凌还是抓抓脑袋,就直接的说道:“快了,还有几个梦币没花完,我…”

    “杂项类,第六页,第七个商品,剩下的梦币全部买它吧。”唐凌的话还没有说完,六合忽然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然后直接的对唐凌说了一句。

    原来昆还有安排?意味着还有便宜可以占?唐凌脑中第一个冒出的就是这个念头。

    “好啊!”带着这样的心情,唐凌也不疑有它,直接而快速的就翻到了六合所说的商品。

    可是一看到这个商品,唐凌就愣住了,忍不住开口嘀咕了一句。

    “兽丸?”

    是的,这个商品就叫做兽丸,至于功能只有一个,用来饲养凶兽。

    而且并不是什么神奇的一颗管饱一个月之类的,而是可以混在凶兽的食物中,让凶兽能够成长的更好,当然也可以适当的提升一些饱腹度,不会让凶兽很快就陷入饥饿。

    这个东西对自己有什么用处?唐凌非常的迷茫,另外卖的也不便宜啊,一瓶只有10颗的,就叫价一个梦币。

    不过这个不便宜,只是唐凌自己的定义,在他看来他用不上的东西都是贵的,何况还是给凶兽用的?

    “买吧。”六合依旧温和的笑着,可是眼神却渐渐的变得无比认真。

    在这一刻,唐凌看着六合,不知道为什么,神色也跟着变得严肃了起来,然后沉默的选择了购买,甚至为此花光了所有的梦币,一共买了九瓶。

    “好了,出去吧。”六合微微欠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言语颇有深意的又补充了一句:“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候,这个梦显然要结束了。”

    “嗯。”唐凌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将星隐定维刃扣在了腰间,朝着神秘商店的大门走去,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唐凌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六合:“昆去哪里了?他消失和我有关吗?”

    六合眯着眼睛,笑容不变:“无可奉告哦。”

    “好吧。”唐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也笑了,他看着六合又说了一句:“不管你还是昆,在我心中都是无所不能的。那你看看我,之后会不会死啊?”

    六合忽然睁开了眼睛,接着又恢复了平静,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小孩子,最好不要胡思乱想。”

    唐凌不再多说了,带着笑容,推开了神秘商店的大门。

    **

    “昆,你想要被囚禁万年吗?”源盘坐在自己石洞内的石床上,神情平静的看着眼前略微显得有些桀骜的昆。

    夜,还没有过去。

    万千的星光通过石洞顶上的缝隙,洒落在洞穴之中,也洒落在昆的身影上。

    面对源的询问,亚想要说什么,但源只是冷漠的看了一眼亚:“你退下去。任性的初代使一个还不够吗?”

    亚明白源在暗示什么,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对着源行了一个看起来很是古老又神秘的礼仪,然后说道:“我这就退下,但我还是想要说一句,我抱着对您,对所有长老十二万分的尊重。可我无法改变和昆站在一起的立场。”

    “你们没有立场,所有的规则就是立场。”源直接否定了亚,而望向了昆:“你们真的以为,我不会将你们囚禁万年吗?”

    “呵呵。”昆笑了,面带讽刺的说道:“囚禁万年这样的惩罚太轻了,何必将我处死呢?源祖,你一定有办法做到的。”

    “你想死?”源似乎对昆的要求感觉非常的好奇,歪着头,姿态竟然有一丝少女的娇俏。

    “是啊,和没有希望的黑暗比起来,死亡算得上什么难过的事情?万年也好,百万年也好,我根本就无所谓。”昆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受够了一切,如果这一次规则会将希望杀死,我也就死了罢,我等待的太久了。”

    “亚,你也是一样?”源再次转头望向了亚。

    亚很直接的点头,表明了他的态度。

    源不说话了,倒是昆上前一步:“源祖,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处死我这个一次又一次违反规则的人,以约束所有的初代使!何况,我这一次违规很严重。”

    “是很严重。你又一次利用你的管理身份,让唐凌拿到了他的梦币根本无法换取的资源,而且又那么恰到好处…”

    “规则是要培养风雨中依旧能盛放的话,要培养经过了万千次锤炼的美玉。你不觉得,你是在毁掉一个希望吗?”源很难得的,说了比较多的一段话。

    “呵呵,我给唐凌什么重要吗?一个死人拿着这些资源也是没有用处的。”昆不屑的一笑。

    “可你不还是抱着希望吗?你竟然以150个梦币的价格,给了唐凌星隐定维刃,这是我们的储备中都极少的东西,你可知道遇见并杀死一头星隐兽有多难?”

    “你把所有的资源,就比如高纯度能量药剂像不要钱一般的砸给唐凌,但你可知道,这其中随便一支,就可以让一个甚至好几个有潜力的少年,再次大大前行一步。”源今天的话似乎特别多,看样子也是情绪异常难得的激动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源,就连亚的眼中都闪动着讶异的光芒。

    昆依旧带着嘲讽的笑容,并不说话。

    “最重要的是!”说到这里,源深吸了一口气:“你拿出了《真实之眼》的卷一,换了一个名字,将它就这样给了唐凌。你可知道《真实之眼》的意义所在?就如你所说,囚禁万年的确是一个太轻的惩罚了。”

    “《真实之眼》?源祖,你觉得不把它交给唐凌,又能交给谁呢?我们是不是应该庆幸,它还有一个能够交付的人。”昆看着源,并不畏惧的说出了这样一句。

    而这一次,罕有的,源竟然沉默了,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

    昆和亚就这样静静的站着,星光随着在这个洞穴中,莫名的光影变幻起来,一切都变得莫名的虚幻起来。

    “可你也说了,唐凌是一个死人。”过了十几秒,源才这样开口。

    “源祖,可是您也说了,我不是还抱着希望吗?”昆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好吧。”源的神情再一次变得冷漠:“你如此希望惩罚,那我就给你惩罚,亚既然选择所谓和昆一样的立场,那么你也要一起接受这惩罚。”

    “你们管理者的身份现在被剥夺。另外,你们应该感受到时时刻刻沉重的压力,才会学会如履薄冰般的小心前行。所以,你们会被关进星力室。”

    “而我是公平的,当你们能证明你们的所为就是希望时,你们就会从星力室中走出来,恢复管理者的身份。”源的言语不带一丝感情,说明这个决定已经无可更改。

    而昆和亚在听到星力室这个名字时,脸色明显的变了,可他们却没有开口,明显是选择了承受这个结果。

    “退下吧。自己去找刑罚长老。”源闭上了双眼。

    昆和亚沉默着行礼,然后转身,不过在这个时候,昆停住了脚步:“源祖,我们的证明是什么呢?”

    “唐凌,活下来,并且按照希望成长了。”源睁开了眼睛,给了昆一个简单的,也难以定义的答案。

    但听到这个答案,昆却非常满足的笑了,看向源的眼神再一次变得尊敬起来:“源祖,你永远是睿智的,我不掩饰对你的敬重,并且会一直如此。”

    “我也是。”亚说的也非常认真。

    源却再一次闭上了眼睛,不再开口,只是略显疲惫的挥了挥手。

    **

    “唔…”一声痛苦的呻吟声,从深深的海底传来。

    在这阳光照耀不到的深海,一个身影漂浮在一块岩石之上,伴随着这声痛苦的呻吟,这个身影猛地睁开了眼睛。

    “我,入梦了?”只是片刻,这个身影就立刻的清醒了过来,他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脸上的神情无比复杂,又很沉重,而且眼神明显的带着震惊。

    自己怎么会入梦?梦境这样的地方,是人类才会享有的特权,他——乌鳢珠,一个永远只能躲藏在海域深处的人鱼族,怎么会进入梦境?而且,在梦境中得到的答案是,这一次是所有人类的一次梦境,世界将会因此改变。

    人鱼族算什么人类呢?

    乌鳢珠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嘲讽的微笑,在小时候就开始学习的,关于人鱼族的一幕幕血腥历史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脑中,让他原本复杂的内心,又渐渐的冰冷了下来。

    他并没有完全的否定人类,毕竟他的爱人也是人类,只不过他并不承认自己会是人类…

    不可能,或许是因为所谓的天赋,将他这只人鱼也装入了梦境吧。

    梦境曾经的特质,不就是针对人类的天才吗?

    乌鳢珠只是庆幸,自己还能从那千难万险的梦境中出来,而且是在消耗了自己精血的情况下。

    这情况,让乌鳢珠又不禁阴暗的想,或许这也是人类的阴谋?想要利用梦境杀死自己?

    但这样的想法不过是一闪而过,乌鳢珠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他想起了自己忽然入梦,忽而就紧张了起来,一下子游动着立了起来,然后看向了周围。

    而在他的周围,各种海洋凶兽也莫名的陷入了沉睡之中,一动不动的漂浮在这片海域。

    “还好!”乌鳢珠看见如此的一幕,不禁微微松了一口气,对爱人的承诺怎么会忘记?又怎么能做不到?

    现在,就弄醒这些家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