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隐局

发布时间: 2020-06-13 09:44:15
A+ A- 关灯 听书

    叮铃和叮咚几乎哭了一整天,直到深夜才勉强疲惫的睡去了,直到睡去以前,两个小汤圆儿还不厌其烦的再次追问了韩星一次。

    唐凌和彼岸是不是真的掉进去了?

    掉进去之后有没有爬出来的可能?

    韩星不想骗两个纯真的小丫头,可是现实又太残酷了一些,不是吗?

    最后还是黄老板出来解围的,告诉两个小汤圆儿,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只要怀抱着希望等待,总是有好事情出现的。

    但好事情是什么?不一定就是唐凌能活着,到某一天她们能慢慢的放下这份儿难过,不也是好事情?

    是夜。

    嗔痴楼,属于蒙蒂的水塘。

    韩星坐在水塘的边上,双眼有些失神,而蒙蒂则趴在韩星的脚边,从回来到现在,它一直是一副哭唧唧的样子,显得很是可怜。

    毕竟是对唐凌‘一见钟情’的章鱼,又和唐凌共同冒险,也从唐凌那里得了不少好处,说起来也是有不少回忆的…

    “所以,章鱼也是会难过的吗?”韩星伸手摸着蒙蒂的大脑袋。

    蒙蒂发出了两声很是奇怪,听起来也很悲伤的‘呜呜’声,换成往日韩星一定会笑,但今天他没有任何心情。

    脚步声响起。

    韩星没有回头,在嗔痴楼呆了有好些日子,他已经很熟悉黄老板的脚步声了。

    “从明天开始,你去住唐凌的房间吧。”水塘房没有开灯,阴影中看不清黄老板的表情。

    只是能看见他手中烟斗的微微火光。

    韩星转头,即便强忍着,也忍不住对黄老板怒目而视。

    事实上,从知道唐凌和彼岸身亡的消息以后,黄老板就一直表现的很平静,甚至在韩星说两人回不来的时候,他也只是沉默了几秒,然后‘唔’了一声,就是他所有的表达了。

    之前韩星可以认为黄老板是隐忍内敛,不愿意将难过示于人前。别人可能不清楚,但韩星是非常清楚,黄老板其实是将唐凌当做徒弟的,否则精明如黄老板,怎么会老是让唐凌占自己的便宜?

    好吃好喝,耐心教导,看似压榨唐凌,实际上是在锤炼他。

    别人的难过或许都建立在情感上,黄老板不是应该更难过吗?就算他没有情感,也有付出。

    自己精心培养的弟子没了,怎么可以!

    韩星捏紧了拳头,却又松开。

    实际上黄老板无可指责,即便已经为他找不到理由,如果真的难过,怎么会那么功利?唐凌没了,立刻就将他的房间也…

    但在这个时代,不难过,理智的活着才是常态啊。

    “怪我?”黄老板走到了韩星的面前。

    韩星点头,然后又摇头:“你不难过,也很正常。是我幼稚而已。”

    黄老板沉默。

    韩星接着又说道:“我想好了,我要回圣树城。谢谢老板的好意了。”

    “你不能回去。”黄老板非常的直接。

    “为什么?”韩星扬眉,他开始不满,他不明白黄老板在想一些什么?

    他必须要回圣树城,他要苦练剑术,他要…变强!下一次,无论有什么理由,他都不会抛下自己的伙伴了。

    就算做不成唐凌,做到和彼岸一样也好啊,当然这不是什么爱情,只是想想可以和唐凌背靠背在一起战斗到最后,何尝不是一大快事?

    这些天,韩星越想越后悔,为什么那一天!

    所以,他必须回圣树城,带着这样的伤痛和遗憾…回去!

    “从明天开始,我会正式宣布你就是我的徒弟,我会悉心的培养你。你自然不能回去。”黄老板在韩星身边坐了下来,嘴边的烟斗明灭不定,表情依旧平静。

    “我…”韩星有些不忿,黄老板太现实了吧?他就那么缺一个弟子?死了一个,马上就找另外一个补上?

    可是黄老板很快就打断了韩星的话:“你没有选择,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子,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你都要努力变强,唐凌曾经就是如此。你就算不能做得比他更好,至少也不能相差太多。”

    “只有这样…”黄老板说到这里,声音有些变调了:“你才能在某一天强到能让星辰议难受!”

    “毕竟星辰议会毁了我一个弟子,也毁了我的希望,毁了我好不容易昂扬起来的斗志,毁了很多东西…我怎么能输,怎么能让他们好过?”

    “你说,对不对?”黄老板说到这里,转头望向了韩星,在这个时候他笑了,眼眶却红的可怕,燃烧着熊熊的仇恨。

    韩星愣住了,看着黄老板的眼神,他这才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因为唐凌的死,难过的很深刻,甚至被打击的很…疯狂?是吧,疯狂!

    “好,那我留下,我尽力去做。”韩星沉声的说了一句,那一天没有和唐凌并肩作战,那么在以后,替代他去作战也算弥补?

    “好吧,去唐凌房间睡吧。从明天开始你会面对地狱一般的折磨。唐凌…嗯,唐凌…”黄老板到最后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是在黑暗中站起来,背影显得有些沧桑的走出了这水塘房间。

    在那一刻,韩星感觉黄老板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岁。

    **

    唐凌身亡。

    这个消息出乎人意料的,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世界,甚至引发了巨大的讨论。

    原本以为整个世界陷入了梦境以后,什么事情都会被这件事情掩盖下去,但是没有。

    或许是唐凌这个小子,在过去的一年多做出了太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又或许是在最后唐凌力保了人类的未来,没有让他们在那可怕的,孤立无援的时间里葬身于凶兽群。

    所以…他们还是知道了,在那一年一起离开了17号安全区,努力的成长着,期待着某一天和唐凌再并肩的猛龙小队。

    “昱没有来参加这一次的大考?”紫月时代,最顶级的战士学院——紫芒学院,教官S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并排站在教官面前的二十个学员都没有开口,在这规则森严的战士学院,随意的议论,告发别的学员是会被看不起的。

    兴许是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况,戴着面具的教官S只是扫了一眼眼前的学员,随意的一挥手让学员们散去,便走向了学院的情报室。

    “他在训练场,已经在那里坐了一天了。”情报室的情报员对前来询问的教官S这样说到。

    毫无疑问在训练场坐一天的人就是昱。

    紫芒学院是一个秘密学院,宗旨是为人类培养第二梯队的天才,没有办法,在这个时代几乎所有的顶尖天才都出自于大势力,大家族,而人群之中最多的还是普通人,虽然在普通人之中出现天才的几率相比于那些注重基因而结合的大势力,大家族要小上许多。

    但庞大的基数也会让普通人中偶尔出现一个天才。

    不过可惜的是,这些天才即便出现也会因为资源的问题而‘夭折’,最多只能成为一个成就有限的紫月战士。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紫芒学院诞生了。

    它的创建人是神秘的,可这并不妨碍它快速的成为最顶尖的学院,因为这个学院不仅有着丰富的资源支撑,而且还有许多神秘而强大的紫月战士会在闲暇之余,来这里当教官。

    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这些强大的教官来这里教学时,一般都会用简单的代号,戴上面具来隐藏身份。

    这是区别于紫芒学院的固定教官的。

    也因此这些流动性很大的神秘教官,很少去在意一个学生,他们一般只管教导,能领悟多少是学生自己的事。

    如果跟不上节奏,也不配做为人类未来的第二梯队。

    像教官S这样特别来情报室打听一个学生的下落,这样的情况时少见的。

    看着教官S离去的身影,情报员略微有些好奇,在这样好奇心的驱动下,他不由得查了一下关于这个叫昱的学生的资料。

    结果他发现,这个昱的资质在紫芒学院的学生之中只是普通,是学院的高层忽然给了一个特招名额,将他从一所二流的战士名校招来的。

    但是来了这里之后,这个昱的表现非常不错,评价他是有着坚韧的意志,和不错的领悟力,特别重点的在于即便天赋普通,但修炼速度快于常人。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