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节 秘密 · 7

发布时间: 2020-09-29 19:23:18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严良花了整整三个小时,把这叠打印的日记翻到了最后一页,他缓缓闭上眼睛,在了解了这三个小孩的故事后,他感觉胸口很闷,呼吸不过来。

“严老师,你也一定想不到这三个小孩和张东升之间发生的这些事吧?”坐在对面的叶军看着他问。

严良唏嘘一声,点点头,道:“最后张东升是怎么死的?”

“最后一篇日记后的第二天,也就是8月28日,朱朝阳带着相机去了张东升家,准备把相机还给他,而在这之前,普普和丁浩已经住进了张东升家。现在三个孩子全到齐了,相机也在了。”

严良抿着嘴,缓缓道:“于是张东升这一回可以把人灭口,把证据毁灭了。”

“对,朱朝阳作为唯一一个幸存者,他想开门逃跑,结果门开不了,他只能跑到厨房窗户上喊救命。我们破门进去时发现,门锁上额外加装了一把遥控电子锁。调查得知,这把锁是张东升前阵子在网上购买后自己安装的,应该在普普和丁浩住进他家前就装好了,目的就是为了等人和相机都到齐的这一天动手。这把电子锁只能用遥控器开,可见他是等着机会下手,一网打尽,决不让其中任何一个有机会逃出去。”

叶军又接着道:“朱朝阳情绪稳定后告诉我们,张东升当时还反复问了他们视频是否还有备份,三个孩子都保证说没有,他很高兴,说要庆祝一下四个人的新生活,他准备了一个蛋糕给他们吃,给三人都倒了可乐,他自己倒了葡萄酒。法医已经查证,蛋糕是没问题的,问题出在可乐,三个孩子杯中的和瓶子里剩下的可乐,都检出了氰化钾。根据朱朝阳的口供判断,徐静应该也是误服了氰化钾丧命的。她每天会吃一种美容胶囊,连续吃了几年。张东升把毒药放进了徐静的胶囊里,然后他去丽水支教,制造不在场证明。这样徐静哪天吃了胶囊,哪天就会中毒死亡,而他第一时间赶回来火化了尸体,完全找不出证据来证明他犯罪。此外,朱永平和王瑶体内也检出了氰化钾。我们当时看到尸体,上面被捅了多刀,压根没想过其实真正死亡原因是中毒,想必也是张东升在下毒杀人后,补刀伪造案发经过的。”

严良心中一阵悲痛,张东升把他缜密的思维没有用到该用的地方,而是放在了犯罪上。一起起构思精密、不留任何证据的犯罪,一次次误导警方,甚至警方从头到尾都没怀疑过他,一般人是决计办不到的。

张东升把最好的才华用在了犯罪这条路上,可悲,可叹。

他沉默了一阵,思绪回到当前,又问:“普普和丁浩都喝了可乐中毒死了,朱朝阳为什么没事?”

“您忘了他不喝碳酸饮料,那本《长高秘籍》救了他一命。我们在他家见到了那本秘籍,只不过是本印刷粗糙的盗版书,这孩子对身高很在意,他在盗版书里像课本一样做满了笔记。幸亏这一条,他喝了一口可乐后,想起不能喝碳酸饮料,就跑去卫生间吐了,又上了个厕所,出来后就看到了毒发的丁浩和普普,此时张东升也原形毕露,朱朝阳遇见危险,忙逃向门口,张东升去追他,丁浩趁机找到桌下的一把匕首和张东升搏斗,虽然他是成年人,但三个打一个,最后他被普普和朱朝阳拖住,被丁浩捅死了。朱朝阳在搏斗中也被割了几刀,好在都是皮外伤,否则四个人全军覆没,这一连串事情的真相恐怕永远不知道了。”

严良皱眉冷哼:“他多么严谨的一个人,前面几次命案即使知道是他干的,也没证据指控他,对他而言,眼见就将大功告成,最后却功亏一篑,被他想杀的孩子捅死了,真是一种讽刺。”

“尽管氰化钾发作很快,但人死前的爆发力是很强的,我想他也决没想到小小的对手会在死前殊死一搏,和他同归于尽。”

严良唏嘘一声,问:“现在一切差不多都水落石出了,朱朝阳你们准备怎么处理?”

叶军皱起眉,道:“还没定呢,不过也差不多了,大致来龙去脉报到了市里。早上,市局和分局的领导及我们所长开了会。市局的马局长意见是教育为主,不管是朱晶晶还是朱永平夫妇,这两起案件和朱朝阳都没直接的关系,他的核心问题是包庇罪。前面几次警察调查中,他谎称不知道,掩藏了丁浩和夏月普,就是普普的真名。但他所犯的包庇罪,其实从他的成长和生活环境中看,也情有可原。第一次丁浩把朱晶晶推下楼,如果他说出两人,那么朱永平会怎么看这个儿子?这是他无法承受的压力。第二次朱永平和王瑶遇害,他事先并不知情,当突然遇到这么大的事,一个孩子能不害怕吗,他自然也不敢说出来。平心而论,就算成年人遇到他这样的处境,恐怕也会犯包庇罪。他本质是好的,在学校,他的成绩一直全校第一,从没惹过事。他喜欢和丁浩、夏月普在一起,不过他跟这两人有着本质区别。丁浩是小流氓,夏月普更是性格偏激乖张,这两人和他相处两个月,多少会潜移默化地带来影响。所以不能把责任都归到他这一个小孩身上,有家庭的,也有社会的。马局还说了,根据法律,包庇罪的适用对象是年满十六周岁,朱朝阳还未满十四周岁,不适用包庇罪。即便他杀人了,都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更别说包屁罪了。对未满十四周岁触犯刑法的,通常做法,轻罪由家庭负责监督教育,特大案件才移送少管所。对此,大家一致认为不能把他送少管所,少管所里都是些小流氓,他读书这么好,送进去就毁了。所以我们现在要做好和周春红以及学校的沟通工作,商量以后如何教育,如何治疗他遭遇的心理创伤,如果可行的话,最好让他9月1日正常去报到,同时还要替他保密,不让他以后的生活受到影响。”

严良欣慰地点点头:“警察的职责不光是抓人,更重要的是救人。看到你们这么细心,我想这个孩子以后会好起来的。”

又坐了一会儿后,他站起身告辞:“叶警官,多谢你破例告诉了我张东升的事,我也该回去了。你们接下去这阵子应该都很忙吧?”

叶军苦笑道:“没办法,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案子,我们所里还是第一次。徐静一家的两次案子,之前都作为事故登记的,现在要补立刑事案,还要重新做卷宗。朱永平和王瑶的尸体当时在公墓被很多人当场发现,镇上轰动,我们还要做后续的案情通报工作。朱朝阳那头,还要和家长、学校商量今后的教育方案。”

“呵呵,确实很辛苦。”他客套了一句,正准备离开,突然停下了脚步,眉头微微一皱。他在原地静止了几秒,转过头问,“你说朱永平和王瑶的尸体在公墓被很多人当场发现?”

“是啊。”

“怎么发现的?”

“那天有队送葬的人,一些人在公墓上头走时,看到一个土穴里冒出半个脚掌,随后报了案。”

严良眼角缩了缩:“半个脚掌露在土外?”

“对啊,朱永平的半个脚掌在土外,那土穴是原本就成片挖好的,以后立墓放骨灰盒,只有大半米长宽,比较小,人很难完全埋进去,所以半个脚掌露外面了。”

“不可能,”严良连连摇头,“张东升一定希望尸体越晚被人发现越好,那样警察就越发破不了案,他不可能会让尸体的脚掌露在土外,那样很容易被人发现尸体。”

叶军撇撇嘴:“可是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

“能不能把你们调查时拍的照片给我看看?”

叶军随后拿了朱永平、王瑶案的卷宗,给了严良。

严良翻了一下,脸色逐渐阴沉下来,吐出几个字:“这案子有问题!”

“嗯?什么问题?”叶军一脸不解。

“朱永平和王瑶整张脸都被刀划花了?”

“对,肯定张东升划的。”

“身上衣物等东西也都被拿走了?”

“是的,这些东西在张东升家找到了。”

严良望着他:“你有没有想过,张东升为什么拿了被害人的衣物,又把人脸彻底划花?”

“当然是为了造无头案,让我们警方连受害人是谁都查不出,更别想破案了。”

严良点头:“对,没错,他就是想着即使以后尸体被人发现,由于无法辨识,确认受害人身份都难,破案难度大幅增加。可是——”他话锋一转,接着道,“他在埋尸体的时候,怎么会连脚掌都没埋进去,就一走了之,让你们这么快就发现了尸体,就确认了被害人身份?他如果连尸体都没埋好,那么前面这些划花人脸,带走被害人衣物的事不就白干了?张东升这么严谨的人,所有案子都做得天衣无缝,他不可能没把脚掌埋进土里就走了。”

页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