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节 死亡 · 3

发布时间: 2020-09-29 19:22:54
A+ A- 关灯 听书

保安听到呼救声,抬头看到窗户上趴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小孩,连忙报警。

同时,几名保安也一齐冲上楼救人,却发现打不开门,敲门也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回应。

最后是警察用工具强行把门撬开的,一开门,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客厅里满地是血,一片狼藉,血泊中躺着三个人,一个成年人,两个小孩,三人都己经死了。

随后他们在厨房找到了原先那名呼救的孩子,他同样全身是血,受了好几处刀伤,不过他没有死,只是昏过去了,在众人的救援下很快苏醒过来,但神智不清,嘴里说着不清不楚没人能听懂的话,警察连忙送他去了医院,同时增派大量警力封锁现场。

送到医院后,医生检查一遍,说这孩子身上是些皮外伤,没有大碍,除了人受了惊吓外,其他没什么。包扎处理完伤口,暂时留医院打消炎针,观察一下。

今天叶军正在外头,接到消息说盛世豪庭发生重大命案,死三个,只活了一个,他感叹今年夏天真是倒了血霉,后来他得知唯一一位生还者是朱朝阳时,确认再三,是朱永平的儿子朱朝阳,他顿时两眼放光,心中思索一遍,先是朱晶晶,后是朱永平夫妇,接着是今天的三人命案,这三件大事都和朱朝阳连在了一起。

叶军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医院专门开了个独立病房,里面好多警察围着朱朝阳。

朱朝阳两眼布满血丝,满身污血,身上多处包着纱布,依旧抽泣着,但眼泪己经干了,表情木然,全身瘫软依靠在床上,身边一名女警正在一个劲地安慰,给他擦脸,喂他喝水。

警察们围在他身边,都焦急地等他开口说话,因为他是唯一生还者,只有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见他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叶军忙开口问:“你怎么样了?我叫人通知了你妈妈,她正从景区赶过来。你现在能说话了吗?”

朱朝阳张张嘴,试图发出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开口,一张脸布满了绝望:“杀人犯……他要杀我们,普普被他杀死了,唔……被他杀死了……,普普、耗子,他们……他们都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他要杀我们。”

“你们和他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杀你们?”

朱朝阳喘着气,不清不楚地说着:“我们……我们有他杀人的一段视频,我们知道他杀人了,他……他要杀我们灭口,他下毒杀我们。”

“下毒?”叶军皱着眉,疑惑道,“他下毒杀你们?”

“他……他下毒,普普和丁浩,都被他毒死了!”

“另两个孩子,男的叫丁浩,女的叫普普?”

朱朝阳默然点头。

“你说的杀人视频是怎么回事?”

朱朝阳断断续续地说着:“我们……我们去三名山玩,用相机拍视频,不小心……不小心拍到了杀人犯把他岳父母推下山的画面。”

叶军神色陡然一震,他记得上回严良找他时,隐约怀疑张东升岳父母的死不是意外,难道真的是一起谋杀?

叶军急问:“视频在哪?”

“相机里,相机还给他了,在他家里。”

“你们有这样一段视频,为什么以前不报警?”

“因为……因为……”朱朝阳吞吐着,艰难地说,“不能报警,视频里也有耗子和普普,你们会把他们抓走的。”

叶军眉头一皱:“我们为什么要抓走他们俩?”

“他们……他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他们再也不要回去,可是……可是他们现在死了,我真不要这样啊!”

叶军满脸疑惑,见他说的话没头没脑的,他一头雾水,只能继续耐心问:“你们有他这段杀人视频,最后怎么会被他知道的?”

“我们……”朱朝阳低下头,“我们想把相机卖给他换钱。”

所有警察都不禁咋舌,这三个孩子手握别人的犯罪证据,不去报警,反而用犯罪证据勒索杀人犯?

叶军继续问:“所以你们今天带着相机去找他,他要杀了你们灭口?”

朱朝阳缓缓地点头。

“那么最后他是怎么死的?今天在他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朱朝阳脸上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他……他对我们下毒,耗子和普普都中毒了,我们发现他下毒,我们……我们一起反抗,他要杀了我们,耗子从桌子下找出一把刀,我和普普死命抱住他,耗子把他……把他捅死了。后来他们……他们俩也中毒死了,哇……他们也死了……”他伤心欲绝,顷刻间再次大哭起来。

张东升下毒杀人,最后又被个子最大的那个叫丁浩的男生捅死了?叶军心中一阵错愕。

过了好久,再次把朱朝阳安慰下来,叶军忍不住问:“你没有中毒吗?”

朱朝阳摇摇头:“没有。”

“他是怎么下毒的?另两个中毒了,他没对你下毒?”

朱朝阳干哭着说:“他给我们每人倒了杯可乐,可乐里肯定有毒。普普和耗子都把可乐喝了,我刚喝进一大口,想起来上个月买的《长高秘籍》,不能喝碳酸饮料,会影响钙吸收,我就没咽下去,马上跑卫生间里吐掉了。出来时,看到耗子和普普都捂着肚子,说肚子痛,普普说可乐有毒,他就站那儿笑起来。我很害怕,连忙冲到门口去开门逃走,可是门锁转不开,他见我没中毒,就跑过来拉我。耗子从他桌子下面拿出一把匕首,要跟他同归于尽,我和月普一起拖着他,耗子把他捅死了。可是耗子和月普马上就躺地上,我怎么喊他们,他们都不动了,他们再也不动了,哇……”一瞬间,他的情绪再度崩溃了。

看着他身上的几处刀伤,警察们大约也能想象出早上的惊心动魄。旁边的警察连忙拍着他,使劲安慰,又过了好一阵,才逐渐平复下来。

大致听明白了今天的经过,叶军接着问:“你说的丁浩和普普,他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

朱朝阳点点头。

“哪家孤儿院?”

“不知道,就是北京的孤儿院。”

“北京的孤儿院?”叶军皱起了眉,道,“那他们俩和你是什么关系?”

朱朝阳嘴巴颤抖地道:“他们是我最最要好的朋友,我唯一的朋友,唯一说话的朋友。”

“你们怎么认识的?”

“丁浩是我小学同学,普普是他结拜妹妹,他们一起来找我的。”

“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的?”

“上个月。”

“上个月什么时候?”

朱朝阳回忆了一下,道:“暑假刚开始的时候,具体哪天我记不得了,我要看看日记才知道。”

“日记?”

“我每天写日记,所有事我记在日记里。我记不得了,我好累,叔叔,我想睡觉,我不要待在这里,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他的情绪又一下子失控,干哭了几声,咳嗽起来,咳得满脸通红,但片刻后脸色又惨白得失去一切血色,眼皮耷拉着,似乎很累很累了。

警察们很理解,一个孩子经历了一早上的恐怖遭遇,能撑到现在己经是极限了。

“老叶,先让孩子休息,睡一觉,等他醒了再问吧。”其他警察建议。

叶军点点头,虽然他急于想弄清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但现在孩子身心俱疲,他也不忍心继续问下去。

叶军让人照顾好他,让他先睡一觉。他来到外面,安排了一下工作,让人等周春红赶到后,让她带刑警去家里拿朱朝阳说的日记,既然他每天写日记,那么从他那本日记里或许能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