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节 威胁 · 2

发布时间: 2020-09-29 19:22:17
A+ A- 关灯 听书

张东升喊他回来,可听着脚步声不但没有停顿,反而更快向下离去。

他又叫了两声,此时朱朝阳已经开了一楼的铁门,走出了建筑外。

张东升恼怒地咒骂一句,只好奔了下去,在楼下几十米外的地方追住了朱朝阳,把他扳过身,一脸烦躁地看着他:“回去再谈谈怎么样?”

“没什么好谈的,你劝不了我,我已经想了几个星期了。”

“我和你再沟通一下。”

“不需要。”

张东升怒道:“那我们再商量一下总可以吧?”

“你同意了?”

“你听我说——”

“那就算了。”

“好好,”张东升极度不情愿地道,“这不是一句话就能办成功的事,我们再合计合计怎么做,你觉得呢?”

朱朝阳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跟着他重新上了楼。

坐在椅子里,张东升抽出一支烟点上,道:“你要我杀了他们,他们是谁我都不认识,怎么杀?你不要以为杀人很容易,我老婆和我岳父岳母,是同个屋檐下生活的亲人,平时接触很多,相对容易办到。我和你爸及他老婆,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他们肯定对我有警惕心,怎么可能给我下手的机会。再者说,杀人总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吧,我又怎么能和他们俩有私下接触的机会?”

朱朝阳冷声道:“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这好办,平时机会不多,这次机会来了。三天后,也就是下周三,他们会去给他们的小孩上坟。上坟的地方我知道,是东郊大河公墓,那里位置很偏,旁边都是山,大夏天的,坟地上不会有其他人,这季节上坟,一定是大清早去的,在坟地上神不知鬼不觉,这是最好的机会。”

张东升冷冷地看着他,他本来是想表示不是他不愿帮忙杀人,而是能力限制,办不到。他根本没想到朱朝阳不但有杀人的想法,甚至在哪杀人都替他想好了。

他皱着眉道:“可我对他们俩来说是陌生人,他们俩去上坟,看到我一个陌生男人走过来,能不起戒心吗?我又不会武术,更不是什么特种兵,我一个人就算拿上刀啊什么的,也杀不了两个人啊。”

朱朝阳冷笑道:“你不是会下毒吗?”

张东升摇摇头:“我怎么让他们吃下毒药?”

“有办法。”

“什么办法?”

普普突然接口道:“我可以帮你让他们吃下去。”

“你?”张东升吃惊地看着她,“你也要去帮着杀了他爸?”

普普点点头:“对。”

“你这是害了他,他迟早会后悔,会恨你。”

朱朝阳连忙道:“不可能!她是我朋友,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永远不会后悔,更不会怪她,一切都是我想出来的。”

普普动容地看着朱朝阳。

张东升流露出震惊的表情望着他们俩,难以想象朱朝阳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说服普普帮他杀他爸,更想不到,这俩小鬼不光在哪杀人想好了,更是连怎么杀人都想好了。似乎是设计了好久,今天吃定自己了,不给自己任何理由拒绝。张东升顿时感觉到一种冰冷的寒栗。

他咬牙道:“他们出事前这阵子,一直在折腾你,你说如果他们俩死了,警察能不怀疑你吗?”

朱朝阳摇摇头:“不会怀疑我的,因为下个星期三我在读书,我们学校要补课。”

“什么?你自己不去,只叫我去?”

朱朝阳点点头:“对,如果我去,就像你说的,警察会怀疑我。可警察根本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完全不知道你。”

“可警察会知道你有这两位朋友。”

“我和他们俩的关系,谁都不知道!”

“警察肯定会来调查你,到时你会吐出来。”

“怎么应付我都想好了,决不会吐出来!”

“你一个孩子,警察很容易发现你回答的漏洞。”

“不光只有你一个人会在警察面前演戏,我也会!我那天在上课,只要一口咬定不知道,警察凭什么怀疑我!”

张东升咬着牙齿说不出话了。

朱朝阳道:“叔叔,如果你帮我做成这件事,我们有你的秘密,你也有我的秘密,那样我们之间就可以完全信赖,我们也不会再拿着相机威胁你了。”

张东升冷哼一声,道:“这件事我和普普两个也做不了。”

“为什么?”

“普普力气太小,到时如果有突发意外呢?我应付不过来,还有杀了人后要处理尸体,普普哪来力气抬?除非你们还能说服丁浩也一起去,他个子大,能抬得动人。”

张东升早就看出来了,三个人中,朱朝阳和普普最歹毒,反而是丁浩这个个子最高大的稍微善良点,上一回他就强烈反对朱朝阳杀他爸,现在要他去帮忙杀朱朝阳爸爸,他肯定不会答应,也不敢答应。只要他说不去,那么张东升也有理由拒绝杀人,说是因为丁浩不愿去,他和普普两人办不成。

普普点头道:“好,就如你说的,耗子,还有我,都跟着你一起去。”

“嗯?耗子也同意一起去杀人?”

普普很肯定地答复他:“他一定会去的。”

朱朝阳道:“叔叔,你不用再想找其他借口了,三天后,成功了,我会把相机还你,如果你不肯做,那么我一定会把相机交给警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威胁你。”

张东升的香烟已经燃尽了,可他似乎毫无察觉,他手指捏着烟头,停驻半空,眉毛皱起,一动不动。

足足过了一刻钟没说话。

朱朝阳和普普也是同样沉默地望着他。

他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该现在就动手把两个小鬼直接弄死,再去找丁浩,并拿回相机?

但他考虑再三,放弃了,朱朝阳这小鬼今天显然是有备而来,一开始就直接说了今天弄死他们也没用,他没有任何把握杀了他们后能再杀死丁浩并拿到相机。

朱朝阳这小鬼说他现在的处境已经无法更糟糕了。而自己杀了徐静一家后,现在彻底换了一种生活。如果不按这小鬼的话做,那么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生活马上会烟消云散,而自己被抓到肯定是死刑。

相反,如果真帮朱朝阳杀了两个人,那么肯定能彻底取得小鬼们的信任了。彼此都有把柄,也不怕他们再拿相机威胁自己。彻底了却这些事是迟早的。

当然,这么做也有风险,如果他爸及其老婆一同被害的案子曝光,尽管那天朱朝阳在上课,没有犯罪时间,但警察也会去向这位“利益相关人”询问调查的,张东升对这么个小鬼在警察面前能否演戏过关,没有半点信心。他演砸了的话,必然会把所有事吐出来。

所以,如果真要去做,必须不能让他爸及其老婆被害的命案曝光,也就是说,毁尸灭迹,旁人看来只是失踪了,不是被害。对于失踪案,警察向来不重视,自然不会去调查朱朝阳了。

而且,听朱朝阳说,他爸及其老婆是去大河公墓上坟,那样下手似乎挺轻松的。杀了人后,往山上的空墓穴里一埋,被人发现命案也是几个月甚至几年后的事了,到时三个小鬼肯定也被他处理干净了,这起案子更不可能怀疑到他。

权衡再三,张东升最后点点头,暂且同意下来。

离开那个男人家后,朱朝阳愁眉不展道:“现在还有个问题。”

普普问:“什么?”

“那男人要耗子也一起去,该怎么说服耗子。”

“他会同意的。”

朱朝阳摇摇头:“他不会同意的,他胆子其实很小。”

普普目光平直地看着前方:“这一次,他不同意也得同意,这关系着我们三个人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