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节 说服 · 2

发布时间: 2020-09-29 19:22:07
A+ A- 关灯 听书

“普普,我看完了。”朱朝阳翻到了书的最后一页,合上,那书的扉页上写着“鬼磨坊”。

“怎么样,你觉得好看吗?”普普期待地问。

朱朝阳微笑着点头:“嗯,你推荐的这个故事很有意思,我第一次看故事书,一下子就入迷了。”

普普目光空虚地望着远处:“如果世界上真有鬼磨坊这样的地方,就好了。”

“可是鬼磨坊里的人,每年都会被他们的师父杀掉一个。”

普普平淡地笑着:“他们在外面时,也可能会死掉。至少在磨坊里,在每年的那一天来临前,生活都是可以很轻松,很自由自在的。”她又苦笑一下,抿抿嘴,“可是这是德国的童话故事。”似乎如果是中国的童话故事,那么世上就真的会有这样一座让她向往的“鬼磨坊”了。

朱朝阳叹口气:“是啊,生活总是不能自由自在的,总是有很多麻烦的事。”

两人叹息一声,纷纷摇头,又同一时刻看向了对方,同时笑了出来。但朱朝阳笑了一下后,眉头紧跟着就锁了起来。

“怎么了?”普普关切地问。

朱朝阳低下头,沉默了片刻,低声说了句:“这次恐怕真是大麻烦了。”

“又出了什么问题吗?”

“我爸也怀疑小婊子是我杀的。”

“什么?”

“昨天我爸来我家楼下找我,我下去后,他先是虚情假意地跟我说了对不起,还假模假式地给我钱。后来他接到个电话,他听了几句,什么话也没说,就挂断了,然后跟我说是广告电话。再接着,他突然问起小婊子的事,问我那天去少年宫,到底是不是在跟踪小婊子。”

“你怎么说的?”

“我说没有。”

“他相信了吗?”

“我想他没有信,因为他又接着问我,大婊子那天来我家找我时,为什么我一看到她转头就逃,问我是不是心虚。”

普普紧张地问:“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没有,不关我的事,警察也调查过了不关我的事。”

“你爸这下总该信了吧?”

朱朝阳摇摇头:“我想他还是怀疑的。那个时候他跟我又说了几句,掉头走了,这时对面马路上,大婊子冲了出来,问他我招了没有,还抢走了他的手机。”

普普不解问:“大婊子为什么要抢走你爸的手机?”

朱朝阳面色黯淡地低下头:“当时我也奇怪,可马上就知道了,大婊子点开了手机,里面出现了我爸和我谈话的录音。”

普普眉头一皱,几秒钟后,缓缓睁大了眼睛,恍然大悟:“你爸想套你话,还录音了?”

“是的,那个时候的那个电话,一定是婊子打的,提醒他要录音,只要我心虚了,只要我说出来了,他们就有了证据,就会叫警察把我抓走了。”

普普咬着牙:“你爸竟然想让警察把你抓走?”

朱朝阳叹口气:“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他们临走时,婊子说要么人是我杀的,要么就是我指使别人干的,跟我脱不了干系,她一定会天天跟踪我,调查清楚,一定会抓到我罪证,找出我的同伙,一定要弄死我。”

普普冷声道:“死婊子实在太可恶了!”

“一开始警察拿了我指纹和血液,后来就没再找过我了,他们肯定是排除了我的嫌疑,警察找到的证据,我猜是耗子的。”

普普点点头。

“警察不知道我有你们这两个朋友,可是如果一旦被婊子知道了,她有钱,她会派人查的,她还会派人跟踪我,如果她知道了还有你们,那么我们三个都彻底完蛋了。”

普普愣了一下,随后脸上渐渐失去了所有色彩,似是抹上了一层昏暗,她低下头,轻声轻语:“你的意思是……让我和耗子离开这里,不再和你联系?嗯……那样……那样其他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不是的,”朱朝阳很坚决地摇摇头,“你们俩是我最最要好的朋友,我只有你们两个朋友,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我不能失去你们,不能让你们离开,如果你们离开了,我又剩下一个人了,没有半个朋友,我找谁说话去?那样的日子我再也不要过了。所以,无论如何,你们都要留在这里,好吗?”

普普看着他不容拒绝的表情,过了很久,才缓慢点点头,又皱眉道:“我也希望能够一直这样,和你一起看看书,可是,如果那样一来,某一天被婊子发现了我和耗子,那么你……”

“所以,现在必须做点什么改变这一切了。”

“嗯……能做什么?”

朱朝阳笑了一下,轻描淡写地吐出几个字:“让我爸和婊子都消失吧。”

“什么!”普普看着朱朝阳此刻的表情,感到一阵不寒而栗,她觉得面前的朱朝阳仿佛很陌生,仿佛从没见过。上一回朱朝阳说到杀了他爸时,不是这个表情的,更多是一股愤怒的冲动,可是今天——似乎不一样了。

“你觉得怎么样?”朱朝阳声音很平静,但让普普有一种害怕的错觉。

普普使劲地摇摇头:“不行,朝阳哥哥,无论你爸做了什么,你可以恨他、怪他,甚至下定决心以后长大了报复他,可是,你不能想着杀了他,绝对不可以!”

朱朝阳看着她,扬嘴淡淡地微笑:“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怕我以后回想起来,心理承受不了。不过,你不理解我。”

普普倔强地说:“我理解。”

朱朝阳吸了口气,苦笑一下,突然换了个话题:“对了,认识你这么久,我居然不知道你真名叫什么。”

普普见他突然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有些不解地看他一眼,还是回答了:“我叫夏月普。”

“嗯,怎么写的?”

“夏天的夏,月亮的月,普通的普。”

“夏月普,”朱朝阳点点头,笑道,“很好听的名字啊,谁给你取的?”

普普略略得意地笑着:“我爸爸想出来的,他说我生的那天,刚好是夏天,晚上十点多,那天月光普照,我爸又姓夏,所以我就叫夏月普。”

“嗯,那我以后叫你月普,再也不叫你普普了。”

“哦,为什么?”

“‘普普’不是你的名字,是侮辱性的绰号,你已经不在孤儿院了,应该永远和这个绰号告别。我会告诉耗子,我们以后再也不能叫你普普,必须叫你月普。”

瞬时,普普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眼眶中多了一些湿润,她使劲眨了眨,笑了出来:“是耗子告诉你我绰号的事?”

朱朝阳点头承认,又说:“以后我一定带你去最好的医院,找最好的医生,治好这个病。现在开始,你吃饭不要再躲躲藏藏了,吃完你也不要一个人走了,我一点儿也不觉得那有什么,你自己也不要再介意了,好不好?”

普普停顿住了,过了几秒,紧紧抿着嘴笑了起来,她把头侧向了另一面,抬起头使劲眨眨眼,又用手抹了几下,重新转回身,看着他:“好,我叫夏月普,不叫普普了。”

“月普,你爸的祭日是这个月吗?”

“对。”

“是这个月什么时候?”

“月底的时候。”

朱朝阳想了想,道:“我十二号开始要补课了,要上半个月的课,到时可能出来的时间不多。相机里有那个男人的视频,所以照片不能去打印店打出来。嗯……不如我现在带你去照相馆拍照片吧,多拍几张,你一定要笑,你爸肯定想看到你高兴的样子。”

普普抿嘴笑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