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节 吃惊 · 2

发布时间: 2020-09-29 19:21:48
A+ A- 关灯 听书

在严良的请求下,叶军手下几个警员对几个事项进行了调查,很快就有了结果。

“徐静死前的半个月里,张东升确实一直都在丽水的山上进行支教。这一点,移动运营商数据可以证实,他从未离开过当地,并且我们问了与他在一起支教的老师,也证实了这点。”叶军将这个结果告知了严良。

严良立在原地,默不作声地思考着。

叶军给出结论:“所以,张东升不可能是凶手。”

严良不置可否,他知道有几种方法能够不在场杀人,不过他没有把那些可能说出来,因为随着徐静被火化,根本就是查不出结果的。也许是张东升杀的,也许真是意外,恐怕真相永远无法探究了。

叶军继续道:“如果非说徐静的死不是意外,相比较张东升,徐静的情人可能更有嫌疑。她情人姓付,和她同单位,是她上司,比她大三岁,已婚,夫妻感情不好,所以去年开始和徐静凑到了一起。这家伙是小白脸,长相不错,也有钱,听说做事干练,风度翩翩,和多名女性都保持着不正当男女关系。他承认在这段时间内去过徐静家里,他一开始说单纯是安慰对方,后来在我们质问下才承认,他在徐静家中与她发生过性关系,用过避孕套。”

严良点点头:“张东升在家中发现了拆过的避孕套包装,于是恼羞成怒,当即要火化徐静尸体,这也说得过去。”

叶军道:“此外,我们从其他人那儿了解到,姓付的和徐静近期曾有过多次争吵,我们将这件事询问了姓付的,他承认确有其事。因为他看到徐静和张东升相互发暧昧的微信而吃醋。但他坚决否认他会害徐静,据他说他们俩都准备今年年底前各自离婚,明年结婚,不会因为微信这点小事闹得太大。”

严良看着他:“你觉得呢?”

“我们找不出反驳的依据,这次本来定性是意外事故,所以也不能对他采取强制审问的措施。他说徐静在父母过世后跟他说过,如果某天自己突然死了,肯定是张东升干的。不过在这件事上,他并不相信真是张东升干的,因为徐静出事的前几天里,他们俩一直在一起,张东升确实没回过家。徐静最近常喝酒,偶尔也吃安眠药,所以他也觉得,徐静是自然猝死。当然,在这件事上,他希望警方能替他保密,他不想让人知道徐静死前一天和他在一起过,那样名声上过不去。”

严良思索了良久,点点头,对叶军表示了感谢。

他也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处理了。和张东升摊牌?更加深入地调查他?

徐静已经火化,那几种不在场就能杀人的方法,都需要进一步的尸检,而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查不出结果。只要张东升自己不招,没人能奈何得了他。严良对继续调查张东升,不报任何希望。他有过多年的从警经历,深知不是所有案子都能寻出真相的。很多的真相,永远都无法被人知道。更何况,如果徐静真的是自然猝死,压根不关张东升的事,那自己这样怀疑他,以后还如何相处?

他只能心里默默希望着,不是张东升干的,这是意外,和他那位学生没有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