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节 试探 · 3

发布时间: 2020-09-29 19:21:37
A+ A- 关灯 听书

早上十点,张东升回到新家,只感觉全身都要瘫痪了。这几天每天晚上他都要守夜,只有趁着白天的功夫,回家小憩一下。不过他的心情很好。

徐静是在上班途中,开车时死的,这是他计划中的最理想情况了。而前天徐静尸体火化后,他彻底放下了心。现在整个徐家,包括五套房子和不少的存款资产,都是他一个人的了。

徐静的背叛,和那个男人的苟合,这一切现在看来都不算什么了。他原本很爱徐静,觉得和她结婚是最幸福的事,可是现在这些幸福感荡然无存,他心中早已没了徐静这个人。

也许有人会对他有所怀疑吧,或者背后说他一个上门女婿命真好,继承了徐家的所有财产。不过这也无所谓了,因为这只是两起非常正常的意外事故,不管谁怀疑他,甚至调查他都没用,包括严良老师。

因为他深知,除非他自己说出来,否则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这两起不是意外,而是谋杀。当然,证据还是有一个,而且是最致命的证据,就是那三个小鬼手里那个该死的相机。

怎么对付三个小鬼让张东升颇为苦恼,他最近想了很久,始终想不出稳妥的办法。原因就在于三个小鬼太狡猾,警惕性很高,三人从不一起跟他私底下碰面,每次都另外留着一个人。如果三个人一起私底下和他碰面,他就可以把他们三个直接控制住,然后逼问出相机在哪里,最后杀了他们,取走相机,再毁尸灭迹。那样所有事情都天衣无缝了。但每次只有两个人,他虽然可以控制两个,逼问出另一个现在在哪,可他总不能光天化日之下去外面把另一个干掉吧。一旦行动失败,他和三个小鬼的关系顷刻破裂,他们肯定顾不上要钱,而是直接报警了。

看来对付三个小鬼的事还得从长计议,等办完丧事再干,到时讨好一下他们三个,消除掉他们的警惕心,再来实行。他伸了个懒腰,正准备去睡觉,可视门铃响了,他看着对讲机屏幕,楼下站着三个小鬼中的朱朝阳,这次就他一个人。

小鬼肯定又是来要钱的。他正犹豫着是否让他进来,朱朝阳开口说话了:“叔叔,我知道你在楼上,你的车还停在下面呢。”

张东升冷笑一声,只好按下按钮,发出友善的声音:“同学,请进吧。”

等进了门,张东升热情地招呼着:“要喝点什么吗?可乐?哦,我记得你不喝碳酸饮料,那就果汁吧。”

朱朝阳接过他递来的果汁,从容喝了半杯,道:“谢谢。”

“嗯,好久不见了,你们过得怎么样?是不是缺钱了?我先给你们一些零花钱,至于三十万,我暂时还没筹到,再给我一些时间好吗?”

朱朝阳淡定地拉了条椅子自顾坐下,道:“没关系,我今天来不是问你要钱的。”

“不是要钱?”张东升略显惊讶,“那你是?”

“我想知道你太太是怎么死的。”

张东升顿时眉头一皱,随即苦笑一下,坐到了他对面,打量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太太过世了?”

朱朝阳平静地说:“我从电视新闻上看到的,也看到你了。”

“哦,原来是这样。”张东升摆出一张苦脸,“医生说我太太最近神经衰弱,所以开车时猝死了,哎,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应该很开心才对。”

张东升顿时瞪起眼,冷声道:“你会说话吗!”

朱朝阳笑了笑,脸上毫无畏惧:“上回那两个人是你的岳父岳母,现在你太太也死了,你说你是上门女婿,这些车、房子都不是你的,现在都是你的了吧,你不是应该高兴吗?”

张东升鼻子重重哼了下,抿嘴道:“没错,我岳父岳母确实是我杀死的,你们也看见了。不过我太太和他们不一样,我很爱我太太,她是猝死,并不是被我杀的,对她的死,我很痛苦。岳父岳母和妻子是不一样的,以后你长大结了婚,自然会理解我的感受。”

朱朝阳点点头,换了个话题:“你最近真的是在出差吗?”

“没错,我在丽水的山区公益支教,我太太出事当天,我接到电话才赶回来的。”

朱朝阳皱眉问:“真的是这样?”

“当然是,那么,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想知道一个杀人办法,你在山区支教时,是怎么能让一个隔这么远的人死的,而且是开车过程中突然猝死,就像一起意外一样。”

张东升咬了咬牙:“我跟你说了,我太太是猝死,和上一回不同。我确实人在山区,和我同行的支教老师都可以证明,如果你怀疑是我杀了我太太,我半个月前就不在宁市了,中间从没回来过,怎么杀人?”

朱朝阳依旧很镇定地看着他:“这正是我要问你的杀人办法,提防你也用这一招来对付我们,我必须问清楚。”

张东升泄气道:“我已经强调很多遍了,我太太是猝死,是意外,完全不关我的事,不管你信不信!”

他气恼地点起一支烟,抽起来。尽管他杀岳父母的事被三个小鬼看到了,可他不想让三个小鬼知道他更多的秘密,所以决不打算承认第二起命案。

这时,可视门铃又响了,张东升起身一看,屏幕里居然出现了严良。

按道理严良应该是出斌那天才会来,可今天就到了,而且是来这个新家找他。严良应该并不知道他新家地址,此刻却能找到这里,会不会在怀疑他和徐静的死有关?

他顿时紧张起来,如果此刻只有他一个人在家,他丝毫不紧张,因为即便严良怀疑他,也不会有半点证据的。可是现在他家还有个朱朝阳,这小鬼可是手握他犯罪的直接证据,万一一个不小心说漏嘴,哪怕只有一点点说漏嘴,以严良的敏感度和智力,说不定就会顺藤摸瓜了。

他想装作人不在,不开门,可下一秒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连这小鬼都看到车停楼下,知道人在里面,严良不可能不知道,这样只会加重他的怀疑。

他连忙转头低声对朱朝阳道:“我有个朋友要上楼,待会儿你不要说话,行吗?”

朱朝阳盯着他急迫的眼神,笑了下,却摇摇头:“我不答应,除非你告诉我你怎么杀死你太太的,否则我说不定会说错话。”

张东升急道:“真是猝死,是意外!”

朱朝阳固执地道:“你不说实话,也不用想着我会配合。”

门铃继续在响着,还传来了严良的声音:“东升,开门。”

张东升回头看了眼屏幕,恼怒道:“好,人是我杀的,我承认了,行了吧,你能做到吧?”

“你怎么杀的?”

张东升咬了咬牙:“用毒药,以后再跟你细说!”

朱朝阳爽快回他:“好,我答应你。”

张东升连忙按下应答按钮,冲着对讲机道:“严老师,门开了,请上来吧。”

朱朝阳笑着问:“要不我到里面找个地方躲起来?”

张东升思索一秒,忙摇头:“不行,万一没躲好被发现,更解释不清。你就说你是我学生,来拿参考书回去看的,行吗?”他随手拿起桌上的几本数理天地塞给他。

“没问题。”朱朝阳脸上掠过一抹得意的窃喜。

张东升皱了皱眉,心想小鬼今天的这副表情怎么跟那个讨厌的普普这么像,半个月前这小鬼似乎不是这种性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