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节 失望 · 1

发布时间: 2020-09-29 19:21:15
A+ A- 关灯 听书

第二天傍晚,朱朝阳正躺房间地上看书,突然,楼下传来剧烈的争吵声,继而是周春红愤怒的叫骂。

朱朝阳一听到楼下传来周春红的叫骂,立马翻身坐起,套上件短袖飞奔下楼。

他刚冲到楼下,就看到了不远处面目狰狞的王瑶,王瑶也同一时间发现了他。

“是你!啊!”王瑶一眼就认出了他,指着他直冲过来。

“不,不是我,不是我。”朱朝阳见她歇斯底里,一脸疯掉的样子,本能一阵恐惧,短时间内愣住了,不由露出胆怯心虚的表情,退后几步。

朱朝阳的表情尽落入王瑶眼中,她更确信女儿是被他弄死的,摇着头哭吼着冲过去:“小畜生,你把晶晶害死了,你这小畜生,我弄死你!”

朱朝阳眼见她疯癫状狂冲过来,拔腿就要往楼上逃。王瑶直接将手机重重地朝他掷去,“啪”一下正中他的脸颊,他痛得“啊”一声大叫。

与此同时,周春红把一块刚买回来的猪肉甩到王瑶脸上,顺势巴掌没头没脑地往她头上拍,叫骂着:“死婊子你敢动我儿子,我今天跟你拼了!”

周围人连忙去拉架,两个女人此时都死死抓着对方头发不肯放。可王瑶丧女心痛,成了疯子,力大无穷,猛一甩头,头发挣脱出来,随即双手朝周春红头上猛烈挥打。周春红体型矮胖,虽然力气肯定比王瑶大,但个子差着对方大半个头,尽管本能地还手,但还是吃了个子上的亏,打不到她,反而被她暴打了很多下。周围人拉都拉不住。

朱朝阳眼见妈妈受辱,刚刚一时间的胆怯彻底抛空,“啊”大叫着冲上去,一把抓着王瑶头发就拼命扯,王瑶穿着高跟鞋朝他乱踹,他不顾疼痛,愤然回击着。

终于,三人都被周围人死死拉住,朱朝阳脸上多了几条鲜红的指甲印,愤怒地睁着眼,眼角都要炸裂了。王瑶披头散发,脸上也多了几条划痕。而周春红最惨,额头上鼓起了一个血包,一撮头皮被拉掉,鲜血直流。

朱朝阳看着他妈的样子,痛心疾首吼道:“妈,你痛不痛?死婊子,死婊子,我跟你拼了!”

周围人死死拉着,嘴里劝着架,朱朝阳也像疯了一样,伸脚凭空乱踢着。王瑶冷笑着瞪着朱朝阳:“你过来,啊,你过来,小畜生,我一定弄死你,我肯定要弄死你,你过来!你过来啊!你把我女儿害死了,警察不抓你是不是?我一定弄死你!你瞧我怎么弄死你!”

朱朝阳嘴里回敬着:“小婊子死了是不是?死的好,怎么不早点死?怎么你这个婊子还活着?你天天被千万人弄,你就是靠做婊子赚钱的!”

三人哭天喊地地叫骂着,都要上去跟对方拼了,全靠周围人死命拉住,否则一定打得更激烈。这时,一辆大奔急速驶来停下,车里朱永平跑了出来,一把拉过王瑶就往外拖:“走,回家去,别在外面疯,让人看笑话!”

王瑶用力甩脱他:“看笑话?谁敢笑话?我女儿死了谁敢笑话?你儿子杀了我女儿,你知不知道?警察为什么不抓他,还说不是他干的?你给警察送钱了是不是,你想保你儿子是不是?”

“警察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关朱朝阳的事!”

王瑶摇头,如狂魔般冷笑:“不关这小畜生的事?我告诉你,就是这小畜生害死晶晶的!你有看到刚才这小畜生的表情吗?你说他跟踪晶晶进少年宫干什么?这小畜生还打我,他把我打成这样了,你去打他啊,你去打他啊!哇……你去打他啊……”

朱永平捋了下王瑶的头发,脸上不由自主流露出疼惜的神色,回头看了眼儿子和周春红,什么话也没说,还是拉着王瑶要把她拖回去。

朱朝阳大吼道:“爸!是婊子先打我的,是婊子先打我打我妈的,我妈被婊子打出血了!”

朱永平瞬时转过身,脸色铁青怒道:“婊子是你叫的吗?你阿姨是婊子,那我是什么?”

朱朝阳瞬间愣在原地,望着他爸,一句话都没说。满脸鲜血直流的周春红,顿时尖叫哭吼起来:“朱永平你还是人吗?婊子把你儿子打了,冤枉你儿子杀人,你还要护着婊子,还要骂你儿子,你还是不是人啊!”

周围邻居看到这场面,也不禁嘴里数落起来,朱永平也为刚才骂儿子的话感觉后悔,任凭周春红骂着,默不作声。

这时,两辆警车驶来停下。刚刚纠纷开始时,旁边居民打了110,叶军在派出所接到这消息,听说是王瑶来朱朝阳家闹事,立马决定亲自过来调解。赶到现场后,劝慰了王瑶一番,谁知,王瑶丝毫不领情,又指着朱朝阳开始骂起来。

周春红眼见儿子今天遭受莫大委屈,再也控制不住,用尽全力一把挣脱旁人,冲上去一脚踢上王瑶,正准备甩她耳光,突然,朱永平一把拽过她,一个巴掌拍在了她脸上。

清脆的一声“啪”,极其响亮。

一瞬间,朱朝阳彻底愣在了原地,感觉周围好安静,好静好静,完全听不到一丝声音。他嘴巴缓缓抽动了两下,发出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声音:“爸……”

警察连忙再次把各人死死拉住固定,叶军一把揪过朱永平,拖到警车旁,指着他鼻子骂:“你当着你儿子面打前妻,你还是不是人?啊,我问你,你还是不是人?有你这样做爹的吗?上去,到派出所去!”

朱永平紧闭着嘴,默然无语,任凭警察把他推上警车。

随后,叶军回到现场,听着周围人打抱不平的各种话语,他对整件纠纷的经过已了然于胸。听到旁边人讲的公道话,说着朱永平刚刚还一味护着老婆,明明是她老婆先动手的,把他儿子打了,他还反过头去斥责儿子。

叶军一脸阴郁地回头望了眼警车里的朱永平,又看了看目光呆滞、愣在原地的朱朝阳,深深叹了口气。他回过头厌恶地瞪了王瑶一眼,用不容抵抗的语气大声道:“我们跟你说的很清楚。”又把目光看向周围人,故意在周围邻居们面前替朱朝阳证明清白,“朱朝阳我们已经调查过了,你女儿死的那天,他刚好去少年宫看书而已,他放假经常要去少年宫看书,很多人都能作证,我女儿以前去少年宫看书也经常遇到朱朝阳,他根本跟你女儿的死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要再这么胡搅蛮缠,我们只能把你关起来了。”

王瑶不屑冷笑道:“关,把我关起来吧,没事。”她指着朱朝阳,“你小心点,我肯定叫一帮人弄死你!”

周围人听她这么一说,立马义愤填膺地大骂起来。

叶军一把抓过她头发,指着她鼻子骂道:“你他妈说什么!你叫半个人试试看?你当我们警察是空气?你家朱永平什么人,就他妈一个小老板,你他妈横个屁!老子警告你,要不是看你是个女人,你今天这么恐吓一个小孩,老子把你往死里打你信不信!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要是改天朱朝阳少了半根头发,我直接把你抓来揍死!带走!”

叶军在当地被人称为“铁军头”,流氓团伙不知抓了多少个,他以前当过兵,脾气很暴,凡是被他抓进来的流氓,通通吃了不少苦头,出来后都私下叫嚷着要卸叶军的手,不过等他们真的见到叶军时,都跟老鼠一样低头走,根本不敢说半句嚣张的话顶他。不过叶军对老百姓一直态度很好,是镇上有名的好警察。

此刻听他这么说,周围人都大声鼓掌叫好。

随后,叶军又跟周春红说了几句,说她最好也去派出所,今晚调解好,免得儿子被吓到了,夜长梦多。总之不用担心,他叶军会做主。朱朝阳还是个小孩,今天是大人的事,他不要去派出所,好好在家待着,休息休息。周春红点点头,摸了下头发,走到儿子跟前,可是朱朝阳依旧一脸痴呆的模样,急得她连叫了好几声,才算回过神来,担忧地问起母亲伤势,周春红安慰他几句,叫他留家里自己弄点东西先吃,小孩子不要跟去派出所,朱朝阳满口答应。

周春红也上了警车后,叶军对周围人说了几句,叫大家都散了,随后圈着朱朝阳肩膀,拉到一旁,低声安慰了很多话,叫他不要担心,王瑶不会真叫人来动他的,给了他自己的手机号,让他有事随时找他。

警车离去后,朱朝阳缓缓转过身,仰天吸了口气,他现在的心情却出乎意料的平静。他没有去想刚刚的纠纷,也没去想周春红的伤势,也没去管自己脸上的肿痛,他突然想到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他突然间想到了杀人。

第一次杀朱晶晶,显然不是他最初的本意,不过这一回,他是真的想杀人了。他抿抿嘴,抬起脚步往家里走,刚走几步,余光瞥到角落里缩着个熟悉的身影,他抬头看,发现普普独自站在远处一个花坛旁,关切地朝他望去。

他轻微点了下头,嘴角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普普嘴型做出动作:“明天再说。”

朱朝阳点点头,在普普关切的目光中,继续往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