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节 父亲 · 4

发布时间: 2020-09-29 19:21:05
A+ A- 关灯 听书

第二天一早,叶军刚到派出所没多久,手下一名刑警就告诉他:“叶哥,朱晶晶她妈王瑶过来说,她知道谁是凶手了,她一定要亲口跟你说。”

叶军眼睛一眯,立即道:“快带她进来!”

没一会儿,两眼布满血丝的王瑶走进办公室,直直盯着叶军,沉声严肃道:“叶警官,请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绝对不能让他逍遥法外!”

叶军当即正色回应:“你放心,这个凶手我们必抓不怠!你知道谁是凶手了?是谁?”

王瑶冷声道:“我丈夫跟前妻生的儿子,朱朝阳!”

“朱朝阳?”叶军听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是很熟悉,想了一下,他女儿的一个同班同学也叫这名,那学生一直都是年级第一,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个人。他们大致了解过朱永平的家庭情况,他离过婚,不过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前一段婚姻情况和案子无关,所以他们并不太清楚。

王瑶借他的电脑,重新打开监控视频,拉到了她记下的时间点。

画面中正是少年宫的一楼大厅入口处,有不少小孩跑来跑去,从中穿插经过。

一开始,走进来一个小女孩,正是朱晶晶,后面又走过了几波小学生模样的孩子,大约过了一分多钟,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男的个子相对高些,女的挺小个的,这两人走出画面后不久,一个穿着普通土黄色短袖T恤的小孩,独自走进了画面中,他个子不高,站在画面中停顿了一两秒,张头张脑看了一下,随后又往前走,消失在画面外。

王瑶指着这个瘦小的男孩子,道:“他就是朱朝阳,我丈夫跟前妻生的小孩,他就是杀害我女儿的凶手!”

叶军和手下警员有些茫然地互相看了眼,随后抬起头:“他几岁了?”

“十四岁。”

“嗯……然后你为什么说他是杀你女儿的凶手?”

王瑶严肃地说:“所有人看下来,我只认识他。”

叶军抬起身,干咳一声,道:“这个……除了这点呢?”

“他心里一定很恨我和晶晶,为了报复,他杀了晶晶。”

对于王瑶说的这种情况,不用说透也能想个大概。男人二婚,前妻的孩子和现任妻子之间有矛盾,憎恨现任妻子及小孩,这是太普遍的情况了,哪个小孩不恨其他女人抢了他爸爸?

叶军原本对王瑶说她知道凶手了,抱了极大期许,现在听她这么说,似乎纯属主观臆断,因为画面中的朱朝阳明显是个小孩子,跟他们定位的凶手天差地别,他难免失望之色溢于言表,皱了皱眉,道:“除了你说他恨你们这点外,还有其他的吗?”

“难道这还不够吗?”王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似乎是质疑警察在徇私枉法,包庇坏人。

叶军坐进了椅子里,略显无奈道:“当然不够,办案是要讲证据的,你说的只是你的想象。”

“证据是吧?晶晶刚进少年宫,才过一分多钟他就跟进来了。”王瑶拖动视频往后拉,继续说,“你看,晶晶出事后,才过不到五分钟,他又跑出少年宫。”

叶军解释道:“你女儿出事后,整个少年宫很快都知道了,有很多人跑出去看。如果一个人听到外面发生这么大动静,他还无动于衷,继续待少年宫里,才会可疑,相反,我认为,你女儿出事后,你说的这个朱朝阳很快跑出少年宫,这很正常。”

王瑶反问道:“那么前面呢?前面为什么晶晶刚进少年宫,才过一分钟,朱朝阳就跟在后面进来了?你们刚才看到了,他进少年宫时,站在大厅停留了一下,鬼头鬼脑东张西望,肯定是在找晶晶!晶晶刚来少年宫,他就跟进去,难道这也是巧合吗?”

叶军稍稍一顿,觉得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可是监控里看着朱朝阳个头很小,还是个小孩,而他们调查的凶手有强迫朱晶晶口交的行为,这似乎不会是一个十四岁小孩会做的事吧?

正在这时,朱永平闯进了办公室,拉住王瑶就说:“你怎么还是一个人跑过来了,快回家去。”

王瑶一把甩开他,大声叫嚷道:“你就是不想承认你儿子是杀我们女儿的凶手,是不是,是不是!”

“你在说什么,朝阳怎么可能会是凶手,跟我回家去。”他一面劝慰着,一面连声向警察道歉,“警察同志,对不起对不起,我老婆心情不太好,抱歉抱歉。”

叶军办案多了,完全能理解受害人家属的心情,和派出所里的其他警察跟着一阵安慰。但王瑶显然认准了朱朝阳就是杀她女儿的凶手,坚持叫着:“你们一定要抓朱朝阳,他就是凶手!不可能这么巧合,偏偏是他,在晶晶进少年宫才一分钟,就跟进来了。晶晶刚出事,他就跑出去了。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她丝毫不肯放弃,派出所警察只能让她和朱永平先介绍了朱朝阳的大致情况,包括姓名住址,朱永平前一段婚姻情况以及现在和朱朝阳一家的关系。记录好后,说他们会对朱朝阳进行相关调查,安慰了一阵,好不容易才送走王瑶。

办公室总算安静下来,手下民警们吁了一口气,一人摇头道:“这女人,自己女儿死了,怀疑到丈夫和前妻生的小孩,可对方明明只是个小孩。”

叶军微微皱眉:“我觉得王瑶怀疑的也有几分道理,你们看,朱晶晶走进少年宫才过一分钟,朱朝阳就进去了,还站在原地张望,似乎是在找着什么。”

“可是他还是个小孩,你瞧他个子,看着大概才一米五,应该还没来得及发育吧。”

叶军道:“十三四的男孩子,大都已经发育了,性能力是有的。”

“可看他的样子还没发育完全,朱晶晶嘴里的阴毛是发育很完全的阴毛了。”民警拿起登记的信息,“才十三岁半,现在还是求是初中的初二学生,怎么都跟口交这种事联系不起来吧?”

“求是初中……”叶军从他手里接过登记信息,又看了一遍。

“叶哥,你家叶驰敏不也在求是初中念初二?”

“是。”叶军点点头,道,“这个朱朝阳应该就是我女儿同班同学的那位,每次年级统考,这朱朝阳一直是第一,我让小叶多向人家学习,她总是很不服气,这死丫头就是没出息。”

“一直考年级第一?成绩这么好,更不可能跟杀人有关联了。早上王瑶说她知道凶手了,我还以为马上能破案了,谁知道就是这么回事。”那人不满地吐口气。

叶军思索片刻,道:“不过话说回来,朱朝阳和朱晶晶进少年宫的时间只差了一分多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去找朱晶晶,这事还是要调查一下。就算他不是凶手,也要问清楚他去干吗,说不定他那头会有新线索。”

几名刑警想了想,也认同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