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节 与狼共舞 · 1

发布时间: 2020-09-29 19:20:47
A+ A- 关灯 听书

床下震起一地灰,朱朝阳弯腰爬出床底,又把两个盖满灰尘的大箱子往底下塞回去,站起身拍拍手,回头道:“现在相机藏在最里面,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我们一定要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如果那个男人问起,千万不要被他骗了,好吗?”

普普皱着眉,很认真地点点头,随即用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太笨”的丁浩。

丁浩略显无奈叫道:“我不会被他套出话的,放心吧。好啦好啦,咱们还是商量一下,怎么才能把钱拿到手。”

朱朝阳道:“拿到钱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我们一定要平安地拿到钱。”

“平安地拿到钱?难道……”丁浩皱眉,“难道那个人还会把我们杀了灭口不成?”

朱朝阳很严肃地点点头:“很有可能,你看他今天的表情就知道了,要吃人的样子。”

“他是看我们年纪小,想故意吓唬我们吧?”

朱朝阳撇撇嘴:“我不知道。”

丁浩转向普普:“你觉得呢?”

普普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反正朝阳说的有道理,万一他不打算给我们钱,只是想杀我们灭口呢?”

丁浩道:“可是相机在我们手里。”

朱朝阳点了一下头:“对!只要相机没落到他手里,他就不敢把我们怎么样。你瞧他今天的样子,我说先回家把相机放好再回来,他的脸都绿了。后来普普跟他说话时,他明明很生气,还是忍住了。我想就是因为相机还在我们手里。”

“可是最后交易成功的话,我们还是要把相机给他的吧。”

普普想了想,冷笑道:“那也可以不把相机给他。”

“不给他?”丁浩惊讶地望着她:“怎么不给他?”

“只拿钱,不给相机。”

丁浩干张嘴,道:“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只给我们钱,我们不把相机给他呢?”

普普眼角微微眯了下:“我们要求他先给钱,等拿了钱后,我们不把相机给他,他也对我们束手无策,难道他会去派出所告我们骗他?这样还能继续威胁着他,相机在我们手里,他就不敢对我们怎么样,如果过几年钱花完了,还能接着跟他要。”

丁浩想了想,犹豫道:“这个办法好倒是挺好,他就成我们永远的钱包了,而且他再生气,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可是……我们这么做,不太合道义吧?”

“道义?”普普斜视他一眼,鄙夷道,“不要学电视里的人说话!”

丁浩只能转向朱朝阳:“你觉得呢?”

朱朝阳很果断地摇摇头:“这办法不行。”

“为什么?”普普问。

“电视里放过很多这种事了,拿着别人的把柄威胁他、勒索钱财,第一次第二次别人都照办了,可是三番五次后,把人逼到了极限,他再也受不了,就把对方给杀了。你们想,如果你是那个男人,三个小孩拿着相机,几次三番威胁你,跟你要钱,你会允许这样的事一直发生下去吗?不会的,所以这么做,很可能真的把他逼急了,杀了我们。”

丁浩道:“那怎么办?”

“只能交易一次,一次过后,我们跟他不要再有任何来往,彻底不认识!”

普普道:“可是你前面说的情况,我们把相机给他后,他会不会还想着杀我们灭口?虽然相机已经给他了,可我们毕竟知道他杀人的事实。”

朱朝阳点点头:“很有可能。”

丁浩眉头皱起来:“那该怎么办,给他也不行,不给他也不行,难道只能交给警察?”

朱朝阳同样摇了摇头,道:“当然更不可能交给警察。”

丁浩急躁道:“那你说到底该怎么办呀!”

朱朝阳道:“我们拿到钱后,就把相机给他,但必须保证我们的安全。我们要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下把相机给他,在外面他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决不能让他知道我们住在哪里,这样一来,他找不到我们,时间久了,他见我们没把他杀人的事说出去,自然就会放弃灭口的想法了。”

两人想了片刻,都点点头,觉得朱朝阳的主意稳妥。

朱朝阳继续道:“但我们现在对到时具体怎么交易,会发生什么事完全不知道。所以我想,为了确保安全,下一回实际交易时,我们把相机留家里,要先拿到钱,再到公开场合偷偷把相机给他。此外,我们去交易的时候,只去两个人,这样他知道我们其中一人留在外面,如果去的两个人出事了,另一人自然会报警,这样一来,他就不敢对去的两人怎么样了。”

普普点点头,很是赞同:“留一个人在家,只去两个人,这个办法很好。”

丁浩笑出声:“是啊,我就说朝阳最聪明了。嗯……那我们哪两个去,哪个留家里呢?”

朱朝阳道:“我和普普去,你留家里。”

“为什么是我?你们两个个子小,他万一对你们使坏呢?我个子高大,防御力高,至少可以抵抗一下伤害。”

普普白了他一眼:“如果他真想杀人灭口,你去也是一样,你个子高还是打不过他,别以为你是孤儿院里的打架王,你根本不是成年人的对手,他比你高一大截,而且他是成年人,力气也比我们大多了,说不定他还有武器。最重要一点——耗子,你实在太笨了,我怕你被他骗,不能说的话说漏嘴。”

丁浩怪叫着:“普普,如果你不是我妹妹,我一定揍死你!”

朱朝阳连忙笑着充当和事佬:“好了,耗子,你就留家里玩游戏吧,唯一记住一点,如果有人敲门,你一定先看看是谁,不是我们的话,无论如何不能开门,知道吗?”

“好吧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玩玩游戏吧。”听到玩游戏,他的热情瞬间盖过了替他们阻挡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