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 麻烦 · 4

发布时间: 2020-09-29 19:20:16
A+ A- 关灯 听书

朱朝阳来过少年宫很多次,对这里很熟,他说朱晶晶看样子大概是学兴趣班的,不会在一楼二楼。

他跟在两人身后十来米外,一直偷偷地做手势指引他们往哪儿走。三人径直到了三楼,朱朝阳独自躲在男厕所等消息,普普昨晚亲眼见过,认得朱晶晶,所以由她带丁浩去找人。

他们俩装成来上课的学生,在每间教室后面张望几眼,三楼没找到。随即三人到了四楼,如法炮制,四楼也没有。五楼也没有。最后,他们到了最顶上的六楼。

相比下面几层的热闹,六楼就显得格外冷清了,整个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正当朱朝阳以为六楼没有兴趣班开课,准备下去时,普普说:“前面那个教室好像有声音,你等着,我过去再找找。”

普普过去偷偷打探了片刻,马上折返回来,指着最远处的那间教室:“小婊子果然在里面。”

朱朝阳担忧地问:“人多吗?”

“不多,我全部看过了,六楼就设了这一个班,好像在教毛笔字,只有一个女老师和十几个差不多年纪的小学生,他们在练字。”

朱朝阳点点头:“学书法是没几个人参加的。不过有老师在,你们直接冲进教室打她总不行吧,怎么把她叫出来呢?”

普普道:“我们等上一阵,待会儿她上厕所一定会出来的,希望到时她是一个人出来的,否则不太好办。”

“好吧,那我们就在楼梯转角那儿等,看今天运气如何。”

丁浩有些紧张道:“等下该怎么揍她?揍成什么样?出手多重呢?”

朱朝阳想了一下,道:“打伤她是不行的,把她弄哭就行了。”

普普哼了声:“弄哭就行?太便宜她了吧。”

朱朝阳道:“那还能怎样?”

普普冷声道:“我有个好办法,既不会把她打伤,又能让她今天哭个半死,让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朱朝阳兴奋问:“什么办法?”

“把她头弄到厕所的大便里。”

丁浩脸上做出个夸张的表情:“这都被你想出来,天才啊。”

朱朝阳眼睛放光,想了想,激动得差点拍起手来:“这个办法实在太好了!”

普普冷笑道:“现在唯一还有一个麻烦。”

朱朝阳着急问:“什么?”

普普缓缓道:“不知道厕所里有没有大便。”

朱朝阳扑哧笑出声:“这还不简单,我马上去厕所里拉一坨。”他欢快地奔向厕所。

他刚跑进厕所没一会儿,丁浩和普普远远看见教室里走出一个小女孩。普普眼睛很亮,指着她告诉丁浩:“小婊子出来了。”

“她朝我们走过来了,看样子是上厕所吧?”

“对,而且是一个人,我们截住她,等下把她拖进男厕所。”

由于教室在走廊的最里头,而厕所靠近楼梯转角的位置,隔得最远,朱晶晶走到厕所门口时,刚好碰到守在楼梯口的丁浩和普普。

还没等朱晶晶走进女厕所,普普一把拉住她的辫子,叫道:“你站住。”

朱晶晶哎哟叫了声,回头看到两个比她高得多的人,生气又害怕地问:“你们做什么?”

普普冷笑着:“看你不顺眼。”说着,她又抓过她的辫子,用力拉了一下。

“哎哟,你们干什么呀!”朱晶晶叫道。

“打你,怎么了?”普普又拉了下她辫子。

“你们!你们是谁啊!干什么呀!救命啊救命啊!”

眼见她要叫起来,丁浩怕被人发现,连忙伸手去捂她的嘴,朱晶晶本能地用力一口咬上去,痛得丁浩一声大叫,竟直接咬出血来,慌忙松开手。朱晶晶忙转身想逃回教室,普普眼疾手快,一伸手又把她头发拉住了。

朱晶晶顿时痛得眼泪流出来,转头“呸呸”朝他们俩吐起了口水。丁浩的手被她咬出血,指甲盖大的一块皮破了,露出白红相间的肉,顿时气急败坏地朝她头上脸上狠拍了几下,她哽咽着断断续续哭起来,只是教室隔得远了,加上少年宫本就嘈杂,到处有小孩子的哭笑打闹声,所以没有惊动老师。

正在这时,朱朝阳刚好从厕所里走出来。

“耗子、普普,怎么了?她——”

本来他听到外面有响动,因少年宫嘈杂,他没听清,以为两人和其他人起了纠纷,压根没想到这么快就把朱晶晶拦住了。他出来后视线恰恰被丁浩和普普挡住,没看到朱晶晶。下一秒才突然发现普普和丁浩已经截住了她。他刚想退回厕所躲起来,不让她看到他,朱晶晶已经和他四目相对了。

“呀!你,是你,你们是一伙的!是你叫他们来打我的,对不对?”朱晶晶虽然只有九岁,但九岁的孩子智力已经趋近成熟了,看到这三人的关系,马上明白过来。

“没……我没有。”朱朝阳支吾着,迅速把头转过去。

朱晶晶停下了哭,怒气冲冲地指着他:“妈妈说你是爸爸跟一个胖女人的私生子,妈妈让爸爸以后不要见你,所以你才叫人打我的,对不对!”

一刹那,感觉周围一片安静。下一秒,朱朝阳整个人的血液直冲大脑,脸胀得通红,两步跨过去,指着她额头喝道:“你才是婊子生的私生女!我是爸爸的儿子!”

朱晶晶是个倔小孩,从小娇生惯养,哪里被人打过,刚刚被他们这样暴揍一顿,非常生气,此刻面对朱朝阳的状态,年纪小还不懂得什么叫害怕,继续愤怒地顶撞着:“我妈妈说你是私生子,说你妈妈长得矮墩墩的,所以你也很矮,以后肯定没我高,爸爸向妈妈保证过,以后不见你这个私生子了,也不会给你一分钱,看你还能怎么样!”

普普突然伸手一个巴掌狠狠打到朱晶晶脸上。朱晶晶“哇”一声,彻底大哭出来。朱朝阳一把抓过她的辫子,直接拖进男厕所,普普和丁浩也跟着进去。

到厕所后,朱朝阳并未把朱晶晶拖到便池,而是直接揪到了窗户口,抱起她往窗户上拱。尽管朱晶晶奋力挣扎,但年纪差太多,个头也差太多,还是被他拱上了窗户口。

朱晶晶两脚紧紧勾在窗框内,双手牢牢死抓着窗框,嘴里却依旧倔强地叫骂道:“你神经病啊,放开我,放开我啊。”

丁浩眼见情势不对,连忙上来拉住朱朝阳,道:“快放下来,你想干吗啊,这要出事的。”

朱朝阳只是一时怒极,想吓唬她,并没打算真把她推下去,在丁浩的拉扯中,恢复了理智,收了力道,抓牢朱晶晶,不让她真掉下去,冷声道:“你再敢说一句我是私生子,我马上把你推下去。”

可朱晶晶还是不管不顾地叫着:“你就是私生子,你就是私生子!救命啊,救命啊!”见她在窗口喊着救命,朱朝阳连忙把她扳过身朝内,不让楼下的人发现,手指拧她的嘴唇,喝道:“你还要嘴硬是不是?”

朱晶晶奋力摇头,然后张嘴对着朱朝阳手指用力咬去,朱朝阳迅速缩回手指,差点就被她咬到。普普冷声道:“她就是条狗,只会咬人,把耗子手都咬出血了。”

丁浩伸出手展示他血淋淋的伤口,咒骂着:“这条小狗,我这么大一块皮被她咬掉了!”

朱朝阳狠声道:“小婊子,你再敢咬人试试。”

“神经病,神经病,神经病!”朱晶晶摇着头,依旧哭骂着。

朱朝阳一巴掌打到她头上,再次把她打得哇哇哭,可她嘴里始终不肯屈服。朱朝阳喘着粗气,心头火冒三丈,却又不敢真把她推下去,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普普冷哼一声:“这小狗还嘴硬,我有办法收拾她!耗子,你过来。”

丁浩走到边上,普普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丁浩面露难色:“这不好吧?”

普普一脸坚决地说:“就是要这样!”

朱朝阳正好奇普普想出了什么主意,就见丁浩手伸进了裤裆里,抓了几把,夹出了几根阴毛。丁浩一把抓住朱晶晶的嘴:“张嘴!叫你咬我,还把我咬出血了!”他在面颊两侧用力一捏,就迫使朱晶晶嘴巴张开了,随后把那几根阴毛塞到她喉咙里。

朱朝阳心头一阵惊愕,他刚发育,下体毛还是软的,而丁浩拔出来的毛又黑又硬。他诧异地望着普普,他做梦都想不到普普会想出这么狠毒的主意。

这一招果然有效,朱晶晶立马咳嗽干呕,嘴巴被丁浩抓着,吐不出来,她瞬间放弃了所有倔强的抵抗,流着口水,浑身颤抖着哭求:“我错了,大哥哥,姐姐,求求你们了,放我下来,我再也不骂你了,哇,我错了,我再也不骂你了。”

丁浩看着手上的血齿印,道:“你还敢咬我吗,小狗?”

“不敢了,我不敢了。”

普普一副胜利者的表情冷笑着:“现在知道错了?你要说对不起。”

朱晶晶干哭道:“对不起,对不起啊,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了……”

普普哼了声,随后道:“朝阳哥哥,看她样子,以后不敢惹你了,放她下来吧。”

丁浩也劝道:“收拾服帖了,差不多了,哎,可怜了我的手哦。”

朱朝阳刚刚虽然怒极,但还是知道分寸的,见她嚣张的气焰荡然无存了,心中怒火也解了大半,瞪着她道:“真知道错了吗?知错的话我放你回去。”

朱晶晶顺从地点点头:“哥哥,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吧。”

听到她叫了声“哥哥”,朱朝阳不由心软了,不管怎么说,朱晶晶和自己之间还是有间接血缘关系的,不过他还是恐吓一句:“你记住,你是私生女,我不是!以后你再乱说半句,我还要打你!”说着,他又示威性地打了一下她。

其实这一下打得并不重,可朱晶晶已被吓坏了,见他巴掌又要拍到自己脸上,马上缩起脖子重新大哭起来:“救命啊,我都道歉了,你还要打我,哇……我要告诉爸爸妈妈去。”

“你——”朱朝阳愣了一下,瞬间被她一句话惊醒,仿佛当头一盆水泼下来,浑身一个激灵,世界都在这一刻停止,下一秒,他一声大吼,“去死吧!”

他愤然用尽全力,一把将朱晶晶推翻出去,丁浩伸手去拉时,已经来不及了,紧接着,楼下传来一声剧烈的“砰”!就像西瓜从高处落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