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节 麻烦 · 3

发布时间: 2020-09-29 19:20:13
A+ A- 关灯 听书

当天晚上回家,朱朝阳很少说话,普普也没有再提和杀人犯做交易的计划,唯独浑然不知的丁浩,总是问着视频的事该怎么办,两人对他皆敷衍了事。

第二天起来,丁浩又开始想着去哪里玩,说趁这几天再好好玩玩,过几天离开了朱朝阳家,也许就没多少机会了。这样的话题总是让人伤感,朱朝阳怕普普和耗子再提勒索杀人犯的事,想着出去玩倒是能打发时间,说不定几天后他妈回家,两人离开后,自然不会提了,至于以后视频该怎么处理,到时再去想吧。

他提议去少年宫,区少年宫和游乐场是建在一起的,里面很大,而且游乐场里的设施很便宜,像过山车,只要三块钱,不过以前他每次去,都需要排很久的队。

丁浩听说少年宫有游乐场,自然一百个高兴。普普很少有娱乐生活,也想去玩,不过又要花朱朝阳的钱,她感觉很过意不去。朱朝阳倒是觉得玩一天下来,也就几十块钱,毕竟朋友一场,真能跟他说得上话的朋友,学校里半个都没有,似乎也就他们两个了,而且他们过几天就要走了,以后未必有这样的机会。再加上如果花几十块钱能封住他们的嘴,打消他们的念头,让他们不好意思再跟他提勒索杀人犯的事,自然最好。

区少年宫是一座六层楼高的大房子,建在八十年代末,过了二十多年,虽经过几次外观修缮,依然显得有些陈旧。

少年宫外面是儿童游乐场,当初里面种了很多树,经过这么多年,都已长成参天大树,尽管现在是七月,但游乐场在树荫下一点都不热。里面有电火车、旋转木马、碰碰舟、小型过山车这些设施。这里是针对儿童开放的,多年未涨价,价格实惠,唯一不好的地方在于,由于价格便宜,暑假期间几乎每天都有大量的家长带着孩子来玩,任何游乐设施前都排着等候的长队。

少年宫的大房子里,一楼是免费的科普展览馆,二楼是乒乓馆、图书馆,三楼以上都租给社会机构,办各种培训班。

三人下了公交车,走进游乐场,看到满目都是人,瞬时心血来潮,恨不得马上冲进去。丁浩正兴冲冲地往里走,普普却突然站住,拉了下朱朝阳,示意他看路口的方向。朱朝阳顺着她指示望去,渐渐地,他咬起了嘴唇,因为视线中出现了朱晶晶和她妈妈。晶晶妈正拉着女儿,把书包递给她,口中嘱咐着什么,女儿似乎不耐烦,挥手让她走吧,随后,她离开女儿,钻进了路边停靠的一辆红色越野车里。

这时,朱晶晶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向了少年宫的大房子。直到朱晶晶身影消失在了人群中,朱朝阳才抿抿嘴,招呼普普:“走吧,我带你坐过山车。”

普普奇怪地看着他:“你不想报仇了吗?”

朱朝阳低下头,叹息一声:“报什么仇,我能怎么样?”

这时,丁浩见两人没跟上来,又折回来,叫道:“怎么了?快走呀,里面还好多人排队呢。”

普普道:“朝阳哥哥看到小婊子了。”

“哦,看到就看到呗,别不开心了,走,咱们去玩,不用想着了。”

朱朝阳点点头。

普普板着脸道:“你不是说要替朝阳哥哥出气吗?怎么一说到玩你就全然忘记了?”

“啊……我是说过,”丁浩挠挠头,有些尴尬,“可是……要怎么做?”

普普冰冷地吐出三个字:“揍死她。”

丁浩张了张嘴:“在这里?不会吧!这里这么多人,打一个小孩,不好吧?”

“刚刚她妈妈走了,现在就剩小婊子一个人进了那栋房子,咱们跟过去,然后找机会把她拉到角落揍一顿,替朝阳哥哥出气。”

朱朝阳顿时感到一阵血脉喷张,可是考虑几秒钟后,他还是摇了摇头,放弃了:“揍她,她肯定要告诉我爸的,那样……那样就不得了了。”

普普自信地浮出一抹笑容:“你不用出面,你只需要在远处看着,耗子去揍她一顿,他不认识耗子,当然不可能向你爸爸告状。”

“为什么是我?”耗子指着自己,张圆了嘴,“我这么一个大男人,去揍一个几岁的小女孩,这样不好吧?”

“不是小女孩,”普普纠正他,“是小婊子。”

“好好,就算是小婊子,我一个大个子揍她,很不光彩呀。”

“你不是说会替朝阳出气吗?”

“是,可是……”

普普打断他:“我明白了,反正是你们男生的那种面子,你揍她,除了我们两个,又没其他人知道。你要不去,我也可以去,但你要在旁边帮我,如果她还手,你帮我打她。”普普瘦小的手握成一个拳。

“这样子……朝阳,你觉得呢?”丁浩投来询问的目光。

“我觉得……”朱朝阳纠结地思考起来。

他两岁父母就离了婚,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勾引走他爸爸,他原本有一个幸福富裕的家庭,现在呢?他在学校一直自卑,因为小孩子闹矛盾时,总爱拿对方父母的事情说事,每当此时,他只能忍气吞声。

如果他有个健康的家庭,陆老师不会认为他没家教,所以学坏吧?他妈妈这十多年忍受了多少委屈,前些年企业倒闭失业,后来政府照顾本地失业居民,好不容易找到了景区管门票的工作,却大部分时候都不能在家,只能他一个人照顾自己。他跟妈妈上街买菜,妈妈为了几毛钱都要讨价还价,那女人一定不会为了几毛钱磨嘴皮子的。原本妈妈应该开越野车,他应该坐在车里。可是现在,他妈妈只有自行车,他也没有机会坐进汽车里。

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害的,她颠覆了本该属于他的一切。现在,他该享受的生活,又都被她女儿代替了。当他脑海中冒出昨晚他爸牵着朱晶晶上楼那一幕时,他紧紧握住拳头,下定了决心:“我们跟过去找找,等下你们先进去,不要让小婊子看到我跟你们是一伙的。”

朱朝阳又偷偷拉了下普普,认真地对她说:“谢谢。”

普普脸上没多少表情,只是轻描淡写地回了句:“我和你是一样的。”

随后,普普和丁浩在前,先进了少年宫。朱朝阳独自若无其事地悄悄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