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陷阱 · 2

发布时间: 2020-09-29 19:19:30
A+ A- 关灯 听书

夜自修上课铃已经响过,朱朝阳回到教室,狠狠瞪了叶驰敏一眼,只见她嘴角浮现一抹轻蔑的笑容,又低下头看书。

朱朝阳无奈坐回第一桌的位子上,同桌女生见他回来,偷偷用笔戳了下他手肘,他刚转过头去,女生忙压低声音道:“不要转过来让她们看到,我告诉你一件事。”

朱朝阳低头对着参考书,小声问:“什么事?”

女生身体保持不动,对着自己的书本,偷偷说话:“你是不是被老陆叫去,问你叶驰敏相机的事?”

“是啊。”

“嗯,你被她们冤枉了。”

“啊?”

“晚上我吃完饭的时候回到教室,看到叶驰敏和班长在摆弄相机,说是摔地上,镜头磕裂了。后来我听说她们准备向老陆告状说是你弄坏的。”

“这都行?”朱朝阳吃惊地瞪大眼,“我就知道,这是她们故意设计陷害的!我整天都在做习题,哪碰过她的鬼相机!这禽兽!我下课就找老陆澄清去!”

女生急忙道:“求你,别,我是偷偷告诉你的,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是我跟你说的,要不然,我就成女生公敌了。”

朱朝阳皱着眉,一脸纠结的样子,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无奈地应了句:“嗯。”

“你知道就行了,绝对不能说出去!”

“我不会说的。”

“嗯,她们这次这样冤枉你,有点过分了。”

“她们为什么要冤枉我?”

女生道:“不知道,我猜可能是叶驰敏摔坏了相机,怕被她爸骂。她爸是派出所的队长,以前当过兵,把她管得很严,她稍微犯点错就会打她。她说同学敲破的,她爸就不会怪她了,而且她爸一个警察总不好意思来学校要同学赔个镜头吧。”

“可恶!”朱朝阳握着拳,道:“居然为这个理由嫁祸给我!哼,她都这么大了,她爸还会打她?”

“她爸当过兵的嘛,说把她管教得比男孩子还凶,有次我见她耳朵根红红的,她说是被她爸打的。”

朱朝阳幸灾乐祸地哼笑:“难怪,她爸把她当男孩养了,难怪把她头发剃这么短,跟个男人变态尼姑婆一样,每天瞪着双死鱼眼,估计是被她爸打成这样的吧!”

同桌女生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咯咯”笑了出来,正在这时,两人陡然感觉周围气温瞬间降到了冰点,不知什么时候陆老师已经从后门如鬼魅般走了进来,立在他们身旁,冷声质问:“聊得很开心啊!”

女生吐了下舌头,忙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朱朝阳尴尬地坐着,过了几秒,鼓足勇气道:“是我说笑话害方丽娜笑的。”

“明天就考试了,还有这么多心思!”

朱朝阳觉得老陆的肺部一定装了个冰箱,因为他隐约可见她鼻子喷出一股冷气。

熬到了下课,朱朝阳去上厕所,到了厕所外的洗手池边,看到叶驰敏正在洗茶杯,他拍了一下台盆,怒道:“你干吗要冤枉我?”

叶驰敏打量了他一会儿,冷笑了一下,没搭理,继续低下头洗茶杯。

“死贱人!”朱朝阳骂了一句,正想往厕所里走。

突然,叶驰敏“哇”一声哭了出来,朱朝阳吃惊地望着她,心中不解,我就骂了她一句,她就哭了?林黛玉啊!

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紧接着,叶驰敏拿起茶杯,把里面装着的整整一杯水,倒在了她自己头上,随后转身哭着跑走了。朱朝阳皱了皱眉,不知什么情况,忐忑地上完厕所,走向教室。刚经过办公室门口,就瞥见叶驰敏正在办公室里对着陆老师哭,旁边还有两个老师在劝慰着。

就在这时,陆老师也看到了他,立刻站起身,厉声叫道:“朱朝阳,你给我进来!”

朱朝阳浑身一激灵,看着老陆怒气冲冲的眼神,只好惊惧不安地走进办公室。

“你把整杯水泼到叶驰敏头上,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的!”

“什么!”朱朝阳瞪大了眼睛,“我……我没有啊,明明她自己泼的啊!”

这一刻,朱朝阳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可现在任他怎么辩驳,都显得徒劳了。叶驰敏哭得那么伤心,头上全湿了,而且刚刚告过他的状。所有老师,理所当然相信,朱朝阳记恨她告状,于是拿水泼了她。

“明天把你妈妈叫来!”

朱朝阳脸上抽搐了一下:“我……真不是我泼的,她自己弄湿的,我……我明天还要考试。”

“还要赖!你这样不用考试了。”陆老师的态度非常决绝。

“我……我真没有泼她水,真的是她自己弄的。”他嘴角都在颤抖了。

“你还要赖是不是!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成绩好不代表品德好,明天一定要把你妈妈叫来,否则就不用来学校了。”

朱朝阳指甲深深钉进了肉里,腮帮在颤抖着,从没有一天如这般糟糕。

上课铃响后,陆老师让叶驰敏回去自修,又柔声细语地安慰她几句,让她保持好心态,不要影响明天的考试。

等叶驰敏走后,陆老师重新对向了朱朝阳,看了他一眼,随后缓和了一下语气:“嗯……你妈跟我说过你家里的情况,你爸妈离婚后,你爸不太管你,你妈在风景区上班,平时也都不在家。你妈说你大部分时候都一个人在家,让我们做老师的好好管教。但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没有,我真的没有。”朱朝阳带着哭腔了。

“你竟然还要赖!”陆老师眉头一皱,冷冷望着他,“你前几天还打了叶驰敏——”

“没有,那次也是她冤枉我的。”

陆老师深吸一口气,似乎对面前这个学生彻底放弃了希望:“你这个样子下去肯定不行,你明天把你妈叫学校来,我要跟她谈一下。”

“我……我妈明天上班。”

“请假也要来。今天晚上你夜自修不用接着上了,早点回去跟你妈打电话,让她明天来学校,不来的话,你明天也不用来考试了。”

朱朝阳抿着嘴,伫立不动。

“去,现在就回去!”陆老师拉着他的手臂,要把他拖出办公室。

快拖到门口时,朱朝阳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陆老师,让我明天考完试吧,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欺负叶驰敏的,我真的错了。”

办公室里的其他两位老师,平时都挺喜欢朱朝阳,此时也一起来劝:“陆老师,算了吧,他认错了,让他写保证书,考试还是要让他考的。”

陆老师深深吸了口气,最后,在两位任课老师的共同劝说下,又看在朱朝阳痛哭认错的态度上,让他在办公室写好了保证书,才放他回教室。

回去后,他一直低着头,同桌女生偷偷问发生了什么事,他摇摇头,什么都没说。夜自修结束,他疲倦地收拾书包回家,刚走出教室,恰好又遇到叶驰敏,叶驰敏冷笑地说了句:“谁让你总考那么好,害我总被我爸骂,我就是让你难受,让你明天发挥差!瞧你这次还能不能考第一!”

朱朝阳一惊,这才明白叶驰敏今晚连番在老师面前演戏冤枉他的动机,竟然是妒忌他考试的分数,所以才这般设计陷害他!

他抬起愤怒的眼睛看了她一眼,随即视线又低垂下去,什么话也没说,默默背着书包,走了。

他真盼望着这个学期快点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