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乡变

发布时间: 2020-05-20 22:09:33
A+ A- 关灯 听书

  玄月当空,冷光四耀。

  “倦灵,倦灵,没想到你早就想叛变教里了……若不是白天我不能现身,怎么会白白错失。”黑暗的一个角落,一个影子独自的坐着。

  这影子又沉寂了片刻自言自语道:“中原……汤阴……”身形一闪即逝。

  时间转瞬之间过去了三天,我看了看胸口淤青已然完全散去,打了一套基本的罗汉拳,虎虎生风,浑身舒畅。

  “怎么样,彦昌哥没骗你吧!这药膏多擦擦,就算是降龙伏虎也不是不可能!可惜用光了已经!”胖子在一旁可惜的说道。

  我一笑回答道:“这应该是个藏民的圣药了,从哪里拿这么多来,没有退步我已经庆幸了,何况还有了一些小小进步!”心中却暗自想到这次进步最大还是汉王眸。

  胖子挠挠头问道:“彦昌哥,你千辛万苦把这个棺材托出来这么久还没说你要干什么呢!”

  “自然有重大用途了……你也还没告诉我你自己的天赋神通是什么呢!”我笑着反问道。

  胖子哈哈笑道:“这个早晚你也会知道的,反正不是什么绝学好天赋。下一步你怎么办?”“当然是运这个棺材回家啦,对了,还要多谢你啊,要不你给我找的门路,我还不知道如何把这棺材运回去。”我回答道。

  “这样一来四五天内就可以回家乡了!”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一句。

  胖子说道:“呵呵,呆在这里这么些年,没有一点门路也就不是你图游哥了!我也得回家看看了,你下一站打算去哪找?”

  我望了望胖子心中有些不舍说道:“呵呵,下一站去天池!等我忙完了,我们再聚!”

  胖子似乎也有些伤心,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

  “呵呵,我们先把棺材运到你的接手人那里去吧!”我扯开话题道。

  胖子点了点头。我们两个把棺材抬到一个轮车上面,准备把棺材运到一个可以行车的路上。

  正在前面拉车的胖子说道:“一切变迁可真快,胡玫被我们埋葬了,老板老板娘化蝶而飞,林无炎……他最终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彦昌哥,若是有一天你发觉你相信的东西都是假的,你看见的东西也都是假的你会怎么办?”

  “你这胖子!好好拉车,想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干什么!你彦昌哥并非神灵,每一个人都会有被蒙蔽的时候,问题的关键是吸取教训!”我笑着说道。

  胖子在前面拉着车,并没有回话,也看不到他的表情。抬头看看天气似乎又是要下雨……

  “小兄弟!这里就是汤阴境内了,没什么大路过这么大的车了,叫你们的人来拉货把,我就不往里边开了。”司机对我说道。

  我还没有从重新返回故土的感情里苏醒,听到了司机的话,连忙点头称道。

  我急忙忙的跑向墨老师的家里,心中却觉得奇怪,一路上出奇的安静。

  墨老师家的门是开着的,家里一切的东西都被翻乱了。而墨老师不可能会被抢劫的……也没有哪个强盗会傻到抢一个村落的老师的家,更何况墨老师实力还远在我之上……不对,墓地!心中想到这里,起身返回墓地,生怕那里会出什么乱子,去看看墓地是否还有人在那里守护。

  在竹林外一股浓重的臭味便散发出来,我捂住鼻子小心翼翼的走进竹林阵中慢慢前行,四周柱子上似乎都被画上了记号,心下道莫非有一群人曾经来过这里。

  当我走到里封印之地,赫然地看见墨老师……准备的说是失去了右臂和左脚的墨老师在封印之地闭目打坐。四周全部都是死了一些时日正在腐烂的尸体。

  “谁!”一声利响,墨老师突然睁大了眼睛望着我,随即充满警惕怒气的目光变成了柔和希望的眼神。

  “彦昌!!你终于回来了!你居然这么快回来了!”墨老师试图站起来,但却不知道是因为打坐时间太长,还是失去左脚不习惯,起身就是一个踉跄。

  我上前连忙辅助了墨老师,泪腺似乎有些失控说道:“怎么!怎么回事?!谁能把你伤成这样?到……到底发生了什么?村里的人呢?”

  我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墨老师却一直在摇头眼眶里也有泪光在打转,答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一言难尽,村里人都好,只是普通民众都躲在家里,几所中小学也停课了。你不知道,你走了第三天就有萨满教的人来了,那个时候我还在守护着这里,汪刀竹从竹林外跑来求救,外面有四个萨满教的人带着一群小萨满来到这里。这些小喽啰倒也没什么,可这四个人武功奇高,道行也颇深,我和汪刀竹加上了村长正杀光了那些小喽啰,还重伤了其中一人。这才把这群人击退,而我失去了右臂左脚,汪刀竹失去了左手。县长五脏大出血…养了几周才渐渐恢复…好在,我们这些老骨头总算是把他们击退了……却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便也没再来,汪刀竹和村长都各自去寻找帮手了,算算最近也要回来了……总之,彦昌啊!你回来就好!路上顺利么?棺材呢?”

  战斗的细节虽然被墨老师一语带过但是从他现状和眼神中就可以看出来当日是多么的惨烈,我忍住泪水说道:“在在……我找回来土棺了…路上还算顺利…正想找几个帮手来抬呢……”心中想想现在并不是时机讲这一路的事情便没有说出来。

  墨老师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你去村里找几个熟悉的人帮你把棺材搬回来吧!”

  我急忙的点点头道:“老师在这里稍微等等,我立刻回来!”

  墨老师笑道:“我也不在乎这一点点时间了……”

  然而世界上的事情总是事与愿违。当我找好几个帮手回去搬棺材的时候,只剩下了一个刚刚断了气的司机。和杂乱的轮胎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