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泼僧

发布时间: 2020-05-20 22:09:27
A+ A- 关灯 听书

  幸好这白色巨雕也并非酒囊饭袋,急速下落时,疯狂地扇起了自己翅膀,顿时狂风大作,跌落的速度慢慢减缓起来,在这大雕着地翻到的那一刻,我也被甩出去十几米才停下。

  忍着身体的疼痛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居然看到了那个英国人和一个衣衫褴褛的和尚站在一起便爬起来大声道:“你这野和尚,是怎么到达了这里?”由于天生对洋人不感冒并没有理会他。

  这和尚也不念佛号也不打官腔直接说道:“仙道,人道,鬼道,一切法只有“假名”而无实体。皆为虚妄,终为烟尘,施主不如皈依了我们劫比罗派,长生无灭,极乐净土。

  “你这和尚,我生于禅宗脚下,任你口生莲花,对我也没用,我活了这么久却不知道有什么劫比罗派,休要胡言乱语了!”心中就暗生警惕这陌生和尚。

  桥对面的胖子大叫一声:“彦昌哥,别信他们,这劫比罗派是佛教里的歪魔邪道,比起欢喜佛宗更有不如!”

  这和尚也不恼怒也不答话,旁边外国人洋腔洋调说道:“大家有话有话好商量,朋友之间有什么不好说的?这口棺材我花1000万英镑买下了如何,老板老板娘还有这两位先生你们觉得这个价格可否接受?”

  话说多亏了这老板身上有一些秘藏药止血散,这才止住了流血。正在为老板娘驱毒的老板听到了这洋人的话破口大骂道:“不说这棺材在我们西藏境内,就凭你一个黄毛老就算给我一百亿我也不会交给你,无论是藏人还是汉人都至少是我们中国人,和你这外邦之民没得谈!!”

  这洋人瞪了一眼老板,又对我微笑道:“这位先生,你们中国有句老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对吧?希望你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

  “呵呵,我刘彦昌别的没什么骨气倒是有一点,无论我们闹的在厉害也是自家人的事情,这还轮不到外人来管,是吧胖子”我笑呵呵的回答道。

  胖子在远处点点头。

  这洋人有了些恼怒说道:“大师,这些人还请您亲自出手教导。”

  这和尚回答道:“可以,只是施主答应过贫僧的话可不能不算数啊。”

  这洋人随即回答道:“自然是算数的。”

  这衣衫褴褛的和尚总算脸上有了一丝笑容,说道:“你们伤的伤,残的残,决计不是老衲的对手,还是早些投降,省的老衲亲自动手了。

  我正要回话,这和尚猛然的出手,出手便是至刚至阳龙抓手,我迅速后撤,半条袖子都被他扯下,小臂顷刻变得血淋淋。这和尚一个上步便来到我面前转刚为柔,一式蚕丝擒拿手把抓住我小臂便要扭断。我顺势转身后蹬腿,蹬开了这和尚。这和尚后退两三步笑道:“反应还不错,少林七十二绝技我会其中三十六种,精通十三种!我劝你早些投降,不要自讨苦吃。”说罢,没有偷袭似乎在等我答复

  我并没有答话,心下到若使出什么搏击之术我断然是不可与其为敌,唯有使出家传空拳或许可以和其对抗一二。

  和尚突然发功一式般若掌向我胸口拍来,我空拳起手势顺势格挡住,接着这和尚又使出千叶手,韦陀掌,大摔碑手几种绝学交替使用。我使出空拳精意应对,他强任他强,他弱我我不落。

  这和尚突然大叫道:“刘伯汉是你什么人!你怎么会使出空拳!”

  我回答道:“刘伯汉是我爷爷……”

  和尚哈哈笑道:“怪不得,怪不得,你是那个老头的孙子,确是有几分相像,这空拳这本拳谱你爷爷也曾借于老衲观看,可惜老衲一生钻研武学,实在不能理解一本没有字的书是如何修炼的,还被那老头骗去了少林七十二绝技的手抄本。哈哈,这笔账我就算你头上来了。

  这和尚说出手便出手说停手就停手,心中不由火大。顺手使出劈、崩、钻、炮、横五拳攻击这和尚。这泼僧硬接几章却笑意横生,似乎嘲笑我破不开他的硬功夫一般。

  随着战斗的深入我渐渐的体力支撑不住了,打斗并不像电视那样能战几天几夜,相反由于格斗是一种精神高度集中和紧张的运动,所以会迅速的消耗自己的体力,就如平时跑400米不觉得累,在运动会上400米会感觉很累一样。所体能一直搏击者重中之重,让我惊奇的是这老和尚的体力居然比我还要悠长。

  这泼僧越打越快,边打边吟道:“入我梵天,荣登极乐,劫比罗生,乔达摩多!”

  心中一惊这些莫不是和那些萨满教一样,催眠自己加强自己的精神力量?

  这泼僧一拳打向我面门,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却不料这老僧的手犹如蛇一般围绕着我的臂膀缠绕了起来,左手一式大智无定指点向我胸口,连续三指。

  口中一咸,一口鲜血喷出。喷到这老僧面门,这老僧大呵一声一记正瞪腿再一次击向我胸口。眼中世界便有了些许模糊。这泼僧一步一步走向我时候,我已经起不来了,勉强用胳膊支起来自己身体。

  “住手!!!”远处传来了老板的叫声。

  这泼僧扭身过去哈哈笑道:“这二位施主,要以残缺之身战老衲,老衲佩服之极!居然你们那么想归西,老衲也可以送送你们,算是功德一桩!”

  老板娘于老板相互搀扶着走过来,这老板对这老板娘道:“本来我们留着一式,是为了对付萨满教,没想到却先要用了。

  老板娘回答到:“呵呵,我们怎么也不会有生路了,不如就帮这个小兄弟一把吧,你们家族的使命终究是完成了,剩下的就看这个官藏表现了。我这一辈子,教主给了我身体,给我饭吃,让我活了下来。而你,汉子,赋予了我灵魂,让我有了生机。这么多年是我过的最快乐的时光,唯一的一个遗憾就是……没能给你生个崽子,呵呵……”

  老板立刻说道:“这几年又何尝不是我最珍惜的时光。没有关系,我们血脉注定终结在我这一代…老婆…施那个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