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辩解

发布时间: 2020-05-20 22:09:07
A+ A- 关灯 听书

  胖子在紧紧的盯着我们,好像想要从我们身上看出什么答案一般。

  我听到这话微微一笑道:“有时候人说话,并不需要舌头。有时候人要写字,并不一定是用手。”

  这老板娘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神情突然放松了下来说道:“难不成你还会什么读心术?这个胡玫还会用什么脚写字?”

  “呵呵,读心术我到不会,不过表情和眼睛是人类心灵的窗口,只要人意识清晰,那么我们就可以从眼睛和表情上获取信息,收起你那装作不屑的表情吧,你现在正在惊慌之中,就算一个人在想掩饰自己的表情,也会在自己脸上显现5分之一秒真实的表情。”我对着老板娘微笑道。

  老板娘正色道:“起初我还以为你会什么唇语术之类的了,原来是这般杂耍。这胡玫是我杀的又能怎么样?更可以说明我昨晚根本没有时间杀死那些藏民,藏民不是我杀的。”

  我回答道:“呵呵,起初你说你是来县城是来见你所谓的被后人,你汉子也说你背后有个庞大的组织,刚才胡玫更是验证了这一点,所以你根本不必亲手去杀那些藏民不是么?”

  老板娘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我道:“你知道多少关于那土龙棺的事情?”

  我微微一笑道:“毫不知情!”

  老板娘望着我,摇摇头道:“你不说就算了,只是土龙棺背后牵扯的几方势力太大,我劝你一个外乡人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听了些消息就赶来,小心客死他乡,当个冤死鬼。“

  胖子的脸色变得焦急问道:“什么危险事?胖哥只是知道极木之地还残存着龙气,吸收了可以增加几十年寿命和悠远的气运,妈的,胖哥被人骗了。”

  我心中一动,有龙气岂不是可以加快我的天赋神通汉王眸的修炼?这到底是机遇还是别人给我设下的一场局呢?

  老板娘看我不说话以为是我怕了说道:“小兄弟,我知道你是个热心肠的正义之士,这年头心中只有正义是不行的,你看多少人丢了性命,你知道了九哥是我汉子杀的,现在又知道了胡玫是我杀的,你还想知道什么呢?看你年纪不大快回去找找工作才是正途,对了,说道那些藏民被杀,我已经说了不是我干的了,信不信由你了。”

  我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老板娘你真有意思,我今天既然走到这一步就没有退缩的一步的可能性了。况且,我现在已经闻到了真相的味道了,你现在劝说我放弃是万万不不会成功的。你说你是清白的,没有杀藏民?什么证据都没有你有如何证实自己的是清白的呢?”

  老板娘接话道:“呵呵,你不是会所谓的读面相么,我在说刚才那些话的时候你看不出来我说的是实话还是谎话么?”

  胖子也好奇的望着我,似乎是想看看我如何解释这个问题。

  “这可不是什么电影,电视,这上面东西我信,但不能全信。读面相只是一门百分之70的科学。虽然刚才你表情没有任何说谎的迹象,可是我们还是需要证据的。”我回答道。

  这老板娘回答道:“从感情上我没有任何理由杀这些帮助过我的藏民,我的伤心并不是假的……其次,我和我的同伴对这胡玫行刑完了之后,根本没有时间回去杀那么多人。如果我们一早对这胡玫行刑完了,你们今天就不会等到她现在才死……”

  我注意到了行刑这个词汇便问道:“行刑?如此说来这胡玫也是你们你的一员了?是什么原因让她惨死的?”

  “呵呵,尘归尘,土归土,搞砸这件事情以后,我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说罢,转身背向我们,脱下来了自己衣服,露出了自己雪白的肩膀。赫然显现出了一个五色石头与一团火焰的纹身。“

  “北方……萨满……”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一旁的胖子早就一头雾水晕头转向了。

  老板娘惊讶的看着我:“你居然还知道我们萨满教?居然认识这个图腾,我们从入教开始就必须被圣教主亲自刻下这个图腾,除了历代圣教主可以用秘法刻画这五色石头,世间我还没听说过谁可以仿造出来。”说罢,老板娘到似乎的胡玫身边,猛然的拉扯下她的衣服,一个一摸一样的纹身显现在眼前。

  接着老板娘自顾自的说道:“这胡玫,从小和我都加入的萨满教,如果没有萨满教的人,我们早就被饿死街头了,长大以后这胡玫就拼命想看看外面世界,想脱离束缚。而我,却一心的讨好各方,最后从苏州分会成功到了总坛,从我12岁到25岁之前我人生的全部意义就是萨满教和圣教主,没有他们,这个世界上便没有我白倦灵。接着你就知道了,胡玫借机逃跑到这西藏来躲避教里的追踪,入教容易,出教难。她自以为教里就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其实只是不愿意理睬罢了。直到这次,她知道一些秘密,就想带他汉子来铤而走险分一份利润逃去外国,才触怒了我们……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我心下想道原来那天胡玫惊恐的表情不是对九哥,也不是对老板的惊恐,而是看到了这个白倦灵。

  我接话道:“在你们眼里一条生命那么不值钱么?这也不能解释你们的人没有杀村民,谁知道你们现在安插了多少人在在墨脱?会不会一帮人分两边行动呢?我们无法判断,老板也说过只有你们有那样的势力可以一夜之间杀死二三十户人家了。”

  “我们的势力是可以,我们势力不仅可以杀死那些藏民,还可以杀死你们!可是我们这次根本就没有来那么多人,大部分精英被派出去执行任务了,我这么说了恐怕你们也不信,我们一晚上都在给这胡玫行刑,我原本以为这胡玫撑不到现在就算带你们来了你们也查不到什么东西,还可以在这里给你们吐出真相且不让我那可怜的汉子知道……”老板娘幽幽回答道。

  这时候胖子插言道:“我可不想死,这个血池我是死活不去了,不管老板娘你有没有杀藏民,与我们无关了……我们快回去收拾东西跑吧,彦昌……”这胖子拉着我的袖子害怕的望着我。

  “胖子,这个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如果你害怕,我是不会要求你和我一起的。在这里磨嘴皮子也没什么也没什么用,我需要回去再看看现场……我们先把这个胡玫藏起来吧,回来在解决她的尸体,免得现场被某些人破坏了。”说罢,我充满怀疑的瞪了老板娘一眼。

  这胖子看这我的眼神想了一想,叹了一口气道:“老子这辈子最衰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这个灾星……既然如此,胖哥也不能被人看不起了!老子跟你查下去了!”说罢拍拍胸口。

  我很感激的看了看胖子,知道他已经真的把我当做兄弟了。于是就动手把胡玫慢慢的放在了柜子里说道:“胡玫,你我虽然交情不深,但也算是相识,我不会叫你死的这么不明不白的。今天先委屈你在这里了,我会尽快把你安置好的……”

  这老板娘一脸的不屑转身离开了房间。

  空,空无一人房屋。

  “无炎!老板!你们在哪?”胖子最后歇斯底里的喊道。

  我对胖子说道:“别喊了……没有人了。”

  说罢,我指向老板娘又道:“呵呵,你为什么带我们去胡玫那里……好一个调虎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