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下落

发布时间: 2020-05-20 22:09:00
A+ A- 关灯 听书

  老板娘接着说道:“另一个目的……其实就是顺便取出来这个人的五脏六腑……用来打开你们所谓的墨脱血池,我汉子是这一代守护者,只有他知道11个内脏钥匙的正确的摆法,其实……”

  我打断道:“那和那些藏民有什么关系呢?莫不是有人想要打开血池又不知道正确的内脏摆法,所以把全部村民杀了再取出来内脏?”我心里越想越有这个可能。

  老板娘回答道:“极有可能是这样了,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的人手段实在太残忍了……”

  胖子问道:“这么多人体器官能藏到哪去?还是一夜之间?”

  老板娘正欲回答胖子却被我打断了话语:“老板能把那些器官藏在哪里,别人也自然能找到地方藏那些人体器官。老板娘,你还是没有说出来你昨夜到底去县城干了什么。”

  这老板娘低头看看地板又抬起头来说:“办了很重要事情,不过我保证和这个案子没有关联,你们问了也没什么用,这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们。其实也是为了你们好。”

  林无炎似乎并不买账看了老板娘一眼:“你们的事,我不管,别妨碍我。”说罢又转身上楼去了。

  这胖子过来拍拍我说道:“你看这林无炎关键时刻还是讲义气的,他一定是怕你出事才会下来看看。”

  我表示感谢的笑了笑,心里却暗自整理心中的线索,老板昨夜不在这里杀了这个九哥,不一定去了县城,所以老板娘也不一定就去了县城,那么胡玫去哪里了?看来这个要问问老板就可以解决了。那些藏民死和血池息息相关,老板似乎已经被排除在外了啊。

  我提议道:“那么就先把老板弄醒吧,我已经感觉到真相的气息了。”

  胖子恐惧的望了望我说道:“这个土著老板要是起来把帐算我头上可怎么办?彦昌哥你可要保护我。”快步跑到了我身边来.

  老板娘这才拖起来汉子到床上,端上来了一盆清水毛巾,和一些清凉的草药给老板敷上了。

  过了一刻钟的时间,这老板才遇见转醒,手扶这脑袋沉默不语,这老板似乎真的冷静下来了,并没有预想之中的狂躁。

  张胖子靠到我的耳边说:“喂!彦昌,这个老板不是被我打傻了吧,怎么话都不会说了?”

  我沉默不语等待着这土著老板先开口说话。

  老板看着我缓缓道:“我……昨夜在县城用的钱是那个九哥的。”

  我望着老板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这老板双手抱着头说道:“这个叫九哥的人在白天就激怒了我,正好我需要一些内脏,就想在天黑时候把他杀掉做成被神诅咒的样子。一来可以震慑你们,二来可以得到足够的内脏来解开血池,对不起刚才我情绪有些反常了……这一切本来就应该终结在我这里,这就是我的宿命,可是我绝对不会残害我的同胞!!我半夜潜入那汉子房间时候,跟着他来的女的早就不见了,我就先迷晕了他,顺便手出来一些钱来买些必需品,你知道我们经营这个小店的钱买那些藏文金条是远远不够的。”

  我立刻说道:“我也相信你也不会残害大家的同胞,有几个问题,第一,是什么仪式?第二,你把那些人体器官藏在哪里了?这对找到其他人的器官很有帮助。第三,你大概是几时潜伏九哥的房间?

  这汉子闭起来眼睛像是仔细的回想说道:“仪式大多只是形式,唯独那即几根金条是要进到密境不被木气伤身而准备的,金克木也是大家都懂的道理,金的效果最好。我根本不用太担心如何保存那些内脏,现在能暂时保存尸体内脏的化学药品实在太多了,只要有些钱,就可以得来,不像以前需要玉器隔绝,还要深埋地下,光挖地洞都要好久……最后一个问题,我记得比较清楚,因为我还要去县城所以在11点左右我就秘密潜入那九哥房间,因为12点以后并没有车在前往县城了。

  我分析道:“如此说来,11点之前至少大家还都是活着的,只是少了两个人,胡玫和这位老板娘吧?刚才如果我没有听错,老板曾经说起来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了,不知道老板娘和胡玫有没有什接触呢?就是那天要住店的那个女人。”

  老板娘一脸无辜道:“那时候恐怕我已经到县城了,我并不认识你所说的胡玫,我去县城是要见一个很重要的人,我欠他很多人情必须要还的,但是我发誓我白倦灵绝对没有害死任何一个人。”

  我看着老板娘一脸真诚相从微表情并看不出什么破绽便自言自语道:“到底是谁有这么大本事,可以一夜之间杀光几十户人家,并且抛开内脏存放起来,这究竟是多么恐怖的力量啊……

  “……唉,倦灵,你还不肯承认是你么?这种力量恐怕只有你和你背后那个组织才有的吧……”这个老板思量了一下满脸痛苦地问道。

  老板娘惊异的问道:“申!你在瞎说什么,我可听不懂!”

  “倦灵,别瞒我了,从你一开始来我就觉得你不简单了,每年都会有好几晚你不在家,这么多年了我也多少知道了一些事情,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前几天你刚刚出去过,在案发那天居然又出现了,这难道都是巧合么!!”这老板像是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老板娘看了奥申片刻说道:“唉……申,对不起,这些年来骗了你,其实我不告诉你其实也是为了你好,我这次去县城就是见这个背后人……。”

  老板娘把头转向了我说道:“但是我没有参与昨晚的屠杀,这里的任何人我都不忍心伤害,请你们相信我,昨晚我和接线人商量的其实是其他的事情……我也和你一样想弄清楚到底谁是凶手!”

  我慢慢的看着老板娘开始抽泣问道:“那么……你到底认识这个胡玫不认识呢?她身上应该有很大的秘密。”我又想起来那天她给我的暗示。

  “我知道她在哪……”老板娘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