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谎言!

发布时间: 2020-05-20 22:08:54
A+ A- 关灯 听书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不过老板你终归是有嫌疑的,我这个人没事就爱管闲事,可能还会有些冲动,但是如果你是清白的,那么我刘彦昌给你三拜九叩的道歉也没什么。”我道。

  “呵,区区一个汉人小子!你有什么资格来调查我们藏人的事?我也正要问问你们!昨晚为什么只有你们这些汉人没事!”这老板反咬一口。

  我微微一笑:“什么藏人,满人,汉人,回人?我们都是中华血脉,华族后裔。别说这是我们大家的事情了,就算这里与我们无关,这么多无辜的人命我也要管一管了。”

  胖子在后面也小声支持我说道:“嗯,这才像个汉子!能力有多大,责任就多大。”

  这土著老板哈哈大笑起来:“就凭这我突然置办了一些财务你就可以怀疑到我头上来了?你们这种想法可真人让人发笑,好,就让你们跟我过来看看我袋子里是什么!

  老板带着我们走进他们的房间,我环绕四周,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这汉子一把提起来袋子放到桌子上面,准备打开给我们检查。不对,刚才这汉子进来的时候明明是抗在肩膀上并且步履蹒跚的,现在居然一直手就提了起来,显然是少了不少东西。

  老板娘走过来说:“我来帮你们打开吧。”一些蜡烛,香炉,唢呐,红线绳,居然还有还有几个金条子,上面刻满了藏文。

  胖子看到了金条眼冒了光问道:“这得值好几万吧。”就想去伸手摸一摸那金条。

  老板一把抓住胖子的手说道:“别乱动!东西你也看了吧,这下证明我是清白了吧,你们要是留下来帮忙清理我的族人,就留下,不要帮忙的,门就在那边,请自便!”手指向门口下了逐客令。

  我笑道:“这么快逐走我们是心虚的表现,我知道老板对我们很厌恶。耸鼻子代表着厌恶,你对我们下意识耸鼻子的次数不下四五次,我只是想告诉你,汉人里也有好人,也有要帮助你的人。”

  那汉子下意识的退步双臂十字交叉道:“满口胡说!”

  我继续指出道:“下意识的退步和双臂十字交叉是撒谎的表现。”

  那胖子对我说道:“这么快就用上书上的东西里,不愧是我彦昌弟弟。”

  那汉子似乎是忍无可忍便不在搭话,老板娘见此情况便劝道:“你们要是不介意,可以先清理意见村民的屋子里住着……”

  胖子大叫道:“死人屋子我可不住啊!”

  我故意反问道:“老板娘不想找出真凶了么?”

  老板娘惊讶望着我表情转瞬即逝回答:“当然了,当然要照出来元凶,不过现在我们丝毫头绪都没有……”

  “有的,现在线索是有的!老板就算你仇视我们,但是你不想找出元凶么?”我自信的回答道。

  那土著汉子一脸真诚的回答道:“我又何尝不想,但你也要有那个本事!”

  我微微一笑道:“那就好了,大家都想找出元凶就算达成了共识,那么老板,我问你,你昨夜为什么不睡觉要这个时候去县城呢?可否详细的给我们说说都干了些什么去了哪些地方呢?我要的是细节,胖子你在旁边记录。”胖子立刻从身上找出了笔纸等着老板说话。

  老板望了望老板娘,老板娘冲他点点头表示对他有信心。老板这才回答道:“我连夜去买东西就是不想让你们这群心怀不轨的汉人发现血池开启就在附近几日了,所以我避开了所有的人,我坐车到了县城,先去杂货店买了先买唢呐后买了红绳,最后又买了包烟,接着去了大树旅店,在金秋饭店吃了早饭,最后买了金条便回来了。”老板面容自信的说道。

  “很好,老板。我现在有些相信你了,那么我们便替你打扫下吧。”我笑笑回道。

  胖子惊奇问道:“刘彦昌你疯了?他随便叙述一下你就相信了?我还说昨天我见了国家主席呢,你信不信。”

  老板也不知所以的笑笑道:“呵呵,那样最好,我们去收拾吧。”

  “等等,老板,你现在把昨晚你做的事情倒着说一遍,如果是真事,那么倒着想以遍也不是问题。”我依然笑道。

  这老板用手摸了摸脖子回答道:“我买了金条,去吃了早饭。住了旅店,起初我先买了红绳……不对,应该是先买了烟……在买了唢呐……还是先买了唢呐在买了烟……这些小细节我实在记不得了。”索性的不回答道。

  我指着老板道:“你记不得是因为刚才那些话你是刚刚才编的,所以印象才会不深刻!人通常可以顺着编出很流利的谎言,却无法倒着把谎言完整说一遍!同样,若是真话,刚刚可以正向说完,那么过个1分钟必然可以完全说对!所以老板你在撒谎!”

  老板单肩耸起肩说道:“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都是昨夜的事情了,我如何记得清楚?”

  我接着说道:“摸脖子通常表示对自己的话不自信,昨天的事情你既然可以顺序说出来,那么即使浪费一些时间你也可以一次性倒着说出来!除非你根本没有做过那些事情!”我大声的重复道。

  老板娘似乎也感到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土著老板道:“奥申,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有骗过我……难倒……”

  那老板愤怒道:“别瞎想!纵然是给了我天大的好处我奥申也绝不会害死我的族人!!我承认我是撒了谎,那是因为我有更重要事情办,并不想让他们这些外族人知道!”

  老板娘似乎有些伤心的回答道:“我在你眼里是不是也是和他们一样的外族人?”

  “你怎么会!倦灵!你和他们不一样!我确实是有要紧的事情要办所以才没来得及通知你,况且,在我走的时候,你……你不是也没在家里么!”这老板顿时慌了神。

  我趁机的夺过那个袋子,倒出来所有的物件,翻开袋子的底部,一片片血迹赫然的映入眼帘!

  胖子也趁机的四处搜索起来,这时候,异变突生

  胖子大叫一声:“啊!!人头!。”

  一个人头被胖子从床底的罐子里拽滚了出来!

  “这不是跟着胡玫的九哥!”我惊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