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客咒

发布时间: 2020-05-20 22:08:45
A+ A- 关灯 听书

  这老板娘突然变的惶恐起来低声回答道:“暂时没有太大发现,不过倦灵认为血池的出现时间应该就在最近了。”

  “最好如此,你应该知道这次血池牵连多大。另外,那女人预言石母英之地也被证实了,四大萨满神使已经开始秘密下中原了,你这里务必保证一切正常!”黑影道。

  “倦灵明白。”老板娘回答道。

  “我听说这几年,你和你那西藏土著关系不错,呵呵。”影子笑意地问道。

  这老板娘突然变得不自然立刻答道:“倦灵不敢,倦灵加入组织以来,一直都是忠心耿耿,这个蛮汉子不过是我利用的工具,属下这点十分清楚!”

  “呵呵,不用慌张。你只是把他当做工具那自然是好的。呵呵,若不然破坏了计划就算你十条命也担当不起!”黑影声音由弱转强地说道。

  老板娘低下头道:“属下明白……对了,最近在这个小店里住的几个人似乎也都在打血池的注意。”

  影子微微的沉默一下说道:“查清楚!任何对我们计划不利的人……格杀勿论!”

  老板娘眼神一狠:“绝不留口!”

  影子沉寂地望着她一会后笑道“哈哈哈,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回去吧。”说罢,影子真的犹如影子一般的消失了。

  太阳刚刚升起,我却被楼下的嘈杂声吵醒了,心想道平时这里不该如此的喧哗,莫非出了什么岔子,便急急忙忙的穿好了衣服下楼查看。这下子有意思了呵,我开始怀疑那个精壮汉子到底是不是这个胡玫的朋友了。

  “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生意人,有生意却不做!”刚下楼就望到一个精壮的汉子叫道。

  老板娘笑着回答道:“呵呵实在是客满了,咱这里本来就是由小家庭改的,不是什么正规旅社,诸位要不走走,到了其它乡里说不定有地方?”

  “哎哟,我说老板娘啊,我们好不容易辛辛苦苦来到这里就是想看看附近的风景嘛,我这个朋友也是远道而来啊,总不能让人家白来吧。”我定神一看,赫然就是前几天要给我指路的票贩子胡玫!

  这精壮汉子不耐烦道:“今天让老子住老子住,不让老子住,老子也住下了!”

  “休想!你们这些心怀不轨的汉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在这里干什么,实话告诉你们,即使你们这些邪恶的存在能看到血池,也最终会被圣神的诅咒杀死!”这土著老板突然上前走到那精壮的汉子面前忍无可忍的上前吼道。

  这精壮的汉子似乎被突如起来的状况惊吓的愣了一下,立刻又变的强势道:“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你这蛮汉子管不着。”

  老板眼睛紧闭,双拳紧握,浑身气的发抖突然的笑道:“哈哈哈哈,和我这蛮人没有关系?好好好。你要做什么,请你自便。但是,这里是绝对不欢迎你!”说罢便气急败坏的上楼去了。

  这老板娘似乎也有些不悦便留下一句:“各位自便吧!”便快步上楼去了。

  这下精壮汉子发火也没处发了,看到了正在观望的我,便将火气转移到了我身上道:“小子看什么看!不管你的事!妈的。”

  我呵呵一笑倒也不生气只是看看他到底能有什么地方歇脚。

  这胡玫不知道真没认出来我,还是装着没认出来也不得而知,看也不看我的便给那精壮汉子说:“九哥,这附近有几十家住户,我们随便找一家给他们点钱,便也可以挤一挤,虽然空间不够大,但至少不用在外受冷受冻了。”

  这个被叫做九哥的男子似乎也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便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这蛮汉子,给他双倍钱他也不要,真是晦气!”说罢了就跟着胡玫走了。

  胡玫走的时候咬着嘴唇抬眉瞪了我一眼,我却不能理解这一眼的含义了。

  这场闹剧完了之后,我也懒的在思来想去的猜测胡玫的意图了,便上楼拿起来了墨老师临走前给我的《浮生相》这本书看了起来。脑海中不禁有些浮现墨老师临走前送别的情景

  “你要走了,墨老师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墨老师更没有天赋者的法决,这本《浮生相》是村里从第一代官藏游历便流传下来的书,旨在看出人的面相来判断对方的想法,若是衍习到高深地方一眼便能看穿对方真实所想,现在它的主人是你了。”

  这么玄乎的东西,从心底我是没有打算相信的,可是胖子居然说国外也有研究,我每晚在房间里通读个好几遍也没看出来个所以然来。

  不过我还是潜意识的想要知道胡玫的那个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心中隐隐觉得她想告诉我些什么,便翻阅起来。

  “抬眉皱眉者,多为惧怕,焦虑。抿嘴者多为隐瞒。”我阅读道。

  那岂不是说这胡玫又恐惧又对我隐瞒了什么,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心下开始疑惑道,莫非那汉子胁迫着胡玫?也或许胡玫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时间又陷入僵局。

  “想什么呢,那么认真,说来给你胖哥听听?”胖子无声无息在我后面叫我一声。

  “没什么,今天看到了一个老朋友,心里总感觉不太对,总觉得会有事情要发生了。”我缓缓地回答到。

  这胖子皱皱眉头道:“闭嘴,你们这些奇人异士精神病患者的预感一般都很准确的,不要乱说!”

  话说两边。

  影子就躲在老板的房间的屋顶上躺着,在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奥,你说的那圣神的诅咒你怎么回事,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这老板娘急促问道。

  那奥申的语气明显软了下来:“并不是我不说,而是用不着说,总之,那些要去见血池的人和去送死没什么区别!你我就好好在这里做我们的小生意就好”说罢,便走过去握住老板娘的手。

  影子独自在房顶上道:“诅咒是真的,看来计划要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