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狼狈

发布时间: 2020-05-20 22:08:37
A+ A- 关灯 听书

  高原,草甸,森林与雪山。飞鸟,走兽,奇虫和碧天。

  无尽的天际,无垠的大地,无眠的寒月,无氧的大气,勾画了孤寂的藏东。

  可是,在这极端的美丽下,我却狼狈极了。没错,墨脱是全国唯一不通汽车的县,我从拉萨机场徒步出来两天了,拿着两天前买的地图,终于明白了我确实是迷路了,在这个鬼地方没有信号的手机完全变成的装饰品,行李完全变成了累赘。

  早知道就让那什么票贩子胡玫大姐给我当向导了,唉……压缩饼干不多了,自己带的清水也不多了,难道我要打猎为生了……”我自我嘲讽道。

  可是心中却有知道打猎哪里有电视里说的那样容易,不说我连基本打猎技巧都不会,就算会,现在也没有任何打猎的工具给我使用。

  低头看看从未干了的鞋,甩了甩脚上正在吸血的蚂蝗,开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西藏有很多地带都没有地名,只有90K130K的以公里数命名,所以根本无法从地名上判断我在哪,刚刚跨过了条小河,还看到了汹涌的雅鲁藏布江,冲断掉的小河……”我自言自语道地掏出了墨脱的风景介绍,希望可以从中找找线索。

  “丝毫没有头绪啊,只能勉强看着太阳和指南针向东南方向尽量跑了。”就这样,我开始狂奔了起来,热带雨林里面的蚂蝗遇到动静都会主动依附上来吸血的,就这样每隔几里我需要停下来休息,和清理脚上的蚂蝗,一直到了晚上……

  明月不邀亦耀夜啊,夜晚我停止了前进,在迷路的情况下夜晚前进实在是不明智的选择,从行李里拿出来薄薄的被单正准备打地铺时候隐约的听到东南方有人喊救命救命……

  不容我多想,心中热气一冲,热血老毛病又犯了,立刻跑了过去。大约跑了67分钟声音逐渐的虚弱和颤抖起来,我勉强着辨认着方向扒开树丛向里头走……

  赫然!有两头饿狼正在树下等着一个头发油光发亮的爬在树上的小胡子男,心中不禁失望道:“英雄救美的事情,看来只能在电视上看到啊。”

  我悄悄的走到狼的后面对着那个小胡子男轻轻说道:“喂,我是来救你的。”

  小胡子看到人来了猛然来了精神道:“救我!快救我!”音量突然变大,我受了一惊,生怕引起这两头狼注意。

  “嘘!小声点,你能不能想办法引走一只狼,两只狼我没有把握。”我悄声说道。

  “什么?!引走一只,我我能引走早引走了,你想干嘛,你不是想和狼打吧?你……你可别乱来,我小命尊贵啊。”这小胡子眼睛瞪的浑圆。

  我微微一笑:“要做事,怎么会没有风险呢?古有武松醉酒打虎,今有我彦昌杀狗烹饪,好久没吃狗肉了……”

  “你不是神经病吧!这是狼!是狼!妈的,好不容易来个人却是神经病!天妒英才!我张图游要英年早逝了唉……”这小胡子先从嗓子眼里对我喊话,而后又自言自语起来。

  嗷呜!!!狼的一声痛叫,原来,在他自言自语时候,我已经悄悄捡起一个大石块的奔向离我最近的一只狼,骑其身,痛砸其头部,眼睛对着另一只狼紫光一现,它便停顿了一下,我立刻从被偷袭已经奄奄一息的狼上跳下,石头扔向另一只狼的头部,扑上前去一击肘击,另一只狼便侧身伏地,立刻使用出了空拳的重手三势,像狼的头部击去,终于伏地而亡。一切行动电光石火,行云流水,我自己也不禁有些体力超支也或许因为后怕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

  “太任性了,你真是完完全全的神经病!快跟我走”肥胖的小胡子居然从树上迅速跳下来拉起来我就要走。

  “急什么……先让我休息一会。”瞬间的爆发重手和汉王眸的应用让我几乎透支了我的体力。

  小胡子急迫道:“说你神经,你真神经?狼群就要来了!狼是群居动物,刚才看守我的还有三头狼,你见到两个狼,是因为极有可能另一只可能在附近召集伙伴!”

  蹭的一声,我跳了起来从嘴里蹦出来一个字:“跑!”说罢我把起这小胡子就跑了起来。

  这小胡子边跑边不禁的摇头道:“你这小子简直是是怪胎,和狼搏斗完了,还能拉着我个200斤的人跑。”

  隐约的听到身后有狼的悲鸣声,心中不觉后怕,要是狼群真来了,恐怕就不是我来烹饪了,而是它们吃宵夜了。

  这小胡子突然停下说道:“这里差不多了,不用在跑了,在跑我也要失去方向了,你好好的来这种穷乡僻壤干什么?”脸上还挂着坏坏的微笑。

  我不自然的回答到:“呵呵,不过想来看看热带雨林的环境,这里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啊,呵呵。”

  “我们也算是患难之交啊,你也别骗我张图游,你不是旅行者,旅行者的装备你一样没有,连最初级的防水鞋都没有,怎么可能是旅友?你的鞋在这片雨林里没干过吧?!”这张图游不愠不火的说道。

  “兄弟,我确实是刚入门的旅友,这不是不知道情况才来到这藏东呗,本来想领略下没光,没想到风光没领略到,命差点不保,呵呵。”说罢便尴尬的笑了笑。

  那张图游一脸不信的样子:“你不说我也不逼你,不过我知道你是为了一件古物来的,对不对?”

  我一把抓住了胖子的领子说道:“你说什么古物?你都知道些什么?!”

  张图游先是错愕然后逐渐变得微笑起来道:“没事,兄弟,这不是什么丢人事,我来藏东这里3年了,还是没有任何血池的线索啊,哈哈。”

  “血池?你说什么血池?”心下知道自己可能误会了这胖子,把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手。

  “墨脱大血池呗?你不是为这个来的么?你不知道血池的秘闻??”胖子诧异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