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王眸!

发布时间: 2020-05-20 22:08:32
A+ A- 关灯 听书

  我微微一笑,并没有移动,眼中紫光大盛。

  那大汉叫到:“抓到你了!”似乎使出了全身力气用力一捏我的脖子,咔的一声,捏断了喉骨。鲜血从我嘴里喷出。

  “哈哈哈哈,黄口小儿也敢在你大爷面前放…”这话还没说话,这萨满的后脑被已经腾空起拳的我击中了。

  “障……障眼法??”大汉缓缓的倒了下去。

  四周沉静了片刻,那个带头的人突然露出了微笑朝着墨老师道:“呵呵,大兄弟,俺叫佟隆。俺们就是东北来的几个小旅客,这啥地都是误会,我们没啥恶意哈,我以为咱国内已经没天赋者了,没有想到这位小兄弟居然是一位障眼法的天赋者”。他也并不能确认是何种天赋,看着我使出了障眼法便以为我是一个幻术天赋者。

  这带头人又一指地上倒下的汉子说道:“还愣着干啥啊,还不去把他给我抬过来。

  墨老师也上前与我并排而站道:“六位要是小旅客了,那我们这穷山恶水还真没什么别致的景观招待给你们看了,这里是我们村里的禁地,几位请回吧。”

  对方一个略瘦一点的萨满正要开口被佟隆拦了下来。

  佟隆继续微一笑不再油腔滑调正色道:“呵呵,我们就是拿回祖宗的东西,我们这些不肖子孙后代不能一直把祖宗的丢在外边儿不顾是不是?”

  墨老师出奇的平静地反问道:“不知道各位想要的东西是什么,看看我这个土著能不能帮帮你们,免得你们瞎废功夫。”

  佟隆也不生气回答道:“那两口棺材中间,埋着一个十字架,我们找的石母英就在镶在上面里面,还望大兄弟行个方便啊。”

  佟隆的手下插道:“识相就自己把乱七八糟的封印解掉,把我们的圣物挖出来递给我们。”

  我动怒道:“呸!替你解开封印,还要替你挖什么狗屁圣物。不说这封印万万不可能解,给你们挖什么圣物,你们都做梦去吧!”

  墨老师还是一言不发的望着佟隆,我心里着急却也不只如何是好,对方至少还有五个人,我们却只有两个,当我再看向墨老师的时候居然发现墨老师额头出现了汗渍。

  佟隆盯向我说道:“这位小兄弟说话就不对了,我们来拿祖上的东西回家天经地义,有啥样的封印不能解地,不瞒你说,不拿回石母英,倒霉的就是我们啊。这样吧,咱谈谈条件?”

  墨老师终于开口挤了几个字道:“什么条件?

  佟隆回答到:“所谓天赋者,随着龙脉淡去,还不如说是淘汰者。没有龙气和专门的功法,步履寸艰,现在天下能诞生一个天赋者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你们这里诞生了一个天赋者,不过没有功法这位小兄弟进步很缓慢吧,我们萨满支系里保存着一本古天赋者的功法《迷踪卷九》虽然不一定完全契合但也是幻术系的,对以后小兄弟的修炼也是极有帮助的。”

  墨老师看了看四周回答道:“做梦!”

  我也点点头道:“宁可一辈子做个废人也不会去揭开封……”

  这时候墨老师一声大呵,四周气息立刻犹如爆炸了一般逼的萨满法师后退了好几步。

  那佟隆大声道:“呵呵,大兄弟居然突破了我的气息封锁,不过给你敬酒你却偏要吃罚酒!。”

  “你们四个围攻那小子,我来对付这位大兄弟!呵呵”佟隆冷笑道。

  四个人电光石火般地冲上来手边敲鼓边振振有词:“天父地母,万物有灵,山木为神,吾等为信,领神之志。”

  说罢一个个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脸色酱红,冲向了我。

  右边一人先发先至,抱住我的腰间向上发力便要摔我。我顺势跳起,借力发出一记压肘击到那大汉脖子处,却未料到那汉子居然丝毫没有反应,发力把我竖抗至肩上,其他几人就要来抓我的手脚。我灵机一动,上身猛向下压,双手抓住那萨满的双脚猛拉。

  汉子失去平衡与我一起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墨老师朝我这边喊道:“那四个人不会功夫,只会些粗浅的蒙满摔跤术,不必谨慎,放开攻击!”

  “哈哈,和我佟隆打还敢分心。”佟隆一掌拍向墨老师胸口,墨老师躲闪不及强行接了一掌。

  剩下的三个人就要冲上来,我站起来时候顺势拉起来和我一同倒地的汉子一条腿双腿夹住反身一转。

  “啊……我的腿!!”那汉子总算喊出疼痛的叫声。

  佟隆背对着我们喊了一句:“废物,出献魂咒,一起上!”

  剩下三个大汉突然停住了小声的念了起来,我哪会傻到等他们念完,我起身去攻击其中一个萨满的时候,地上趴上的萨满死死的抓住我的脚,眼中冒着血丝,无论我如何踢打都不放手。

  剩下几个萨满身上红色的光渐渐的强盛起来,声音变得震耳欲聋,仔细一听居然是满文,就在四周都充斥着他们声音,异变突生!

  从封印之地底里居然传出一到血红的光与这些人相互呼应,连成一片。几个萨满念得声音更大了,地上的萨满也开始大念起来,震耳发聩。

  “石母尊灵!您果然没有抛弃信仰您的子孙啊!让我替您消灭这里的天罚之民解救您出来吧!”佟隆突然激动了起来,随后边打边振振有词起来。

  “彦昌,快跑出去村长那里叫人,这个佟隆现在厉害了一倍不止!我一个人已经抵挡不住了!”说罢,佟隆又是一掌击向墨老师胸口,墨老师猛吞一口鲜血,继续支撑着战斗。

  “我不是不想走,看样子我是走不了了。”我暗自道。

  三个红光缠绕的萨满已经把我包围了,抓住我的脚的大汉也终于犹如完成使命般的晕了过去。

  三个萨满一步一步走向我,身边的草木迅速的干枯褪色了起来……

  厮……一声,天际边一道白色刀光斩断了封印之地与萨满之间的联系,枯黄的草地迅速的变绿。

  “那啥,俺登场的不是很晚吧?”

  “汪刀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