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真相?!

发布时间: 2020-05-20 22:08:25
A+ A- 关灯 听书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仍然在墨老师办公室里,墨老师似乎没有再回来。黑暗刚刚吞噬完了光明,月光透过窗台照射到了写字台上,一切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诡异的宁静。

  “墨老师啊,墨老师……难道真的是你!?”我自言自语着跑向了封印墓地。

  我去到墓地的时候,墨老师已经在五口棺材前面等着我了。

  看到老师的表情似乎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便问道:“有三口木棺了?

  墨老师神情惨痛的点点头。阴阳儿最重要的是一身骨,莫非……我缓了缓的走过去,看到已经打开的木棺,忍不住有呕吐出来的冲动,仅仅的是看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人皮而已。骨头早就被抽的一干二净,似乎前胸后背都要贴在了一起,两个空洞的大眼睛似乎是被人用胶水粘在了脸上……

  心中的第一次有了一丝崩溃的冲动,每一次的兄弟惨死,我都貌似可以装作镇定,但心里却早就犹如万箭穿心了一般……

  越是在艰难的时刻,越要保持自己的清醒,回头把一切重新想一想,没用的情绪都先放一放。”耳边似乎又传来了爷爷的声音。

  我顿时打了个激灵,怎么情感会突然在这个时候爆发,墨老师的轻轻的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说:“节哀顺变吧,孩子”

  我闭了眼眼睛重新把所有事情理了下思绪道:“明天就是我了吧……可是算上我,也只有4个人。还缺一个18岁1月的男孩子,这个神秘人会怎么办呢?不然……不然我们现在报警吧,我们撑不住了”我试探的问道。

  墨老师笑道:“到底还是个傻孩子,警察会相信我们的话么?你看看虎子的尸体基本都要化成水了,又怎么取证?如果牵扯到更多人,万一有了变故,我们怎么承整个村灭亡的责任呢?”

  我看墨老师闪烁其词心中慢慢有了失望的情绪想到:难道真的是你嘛,墨老师……

  “嗯,是啊,有道理。”我敷衍地回答。

  “那我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想想对策……”墨老师和蔼道。

  明天白天我一定要返回现场来重新寻找证据,我暗暗道,如果真的是你那只能对不住了……我握紧了拳头,摸了摸爷爷留下来的护符。

  一夜无话。

  白天的树林依然阴阴沉沉的。比起来晚上便是好不了多少。我缓缓的围着整个封印转圈。突然发现第三口木棺前面分明是血迹!为什么会溢出来血迹来?现场没有收拾干净表示很匆忙。

  我走进仔细看依稀的可以看出来脚印之类的痕迹……

  如果真的是墨老师,墨老师给我说的传说多少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他自己是不是真的相信呢?一个清晰的构想在我脑海里产生了。

  莫非,墨老师早就盯住了我们?这里树林是个天然大阵图,不懂的人根本走不到这里来,可是墨老师却可以。这可以解释第二天他立刻就赶到现场的原因,也可以解释他为什么替我们隐瞒,不让外人介入的动机。可是为了什么呢?钱?是啊……这些棺材是很值钱。为了钱倒卖文物的也有很多,可是为什么又要这么复杂的杀害一个又一个的人,还要麻烦的置换成木棺呢?他柜子里的血衣到底是谁的?我脑子里又开始陷入的混沌。

  这时候,踏踏踏踏,我听到了脚步跑的声音,莫非是墨老师回来重新来现场了?我立刻追了过去,那个人也加速的逃跑了起来。

  我紧追不舍在树林里穿梭,大约跑了十几分钟,他主动停在了一处地方,缓缓的扭过头来……

  “黄海山!?你!你!!”我惊讶道!

  黄海山咧嘴一笑:“彦昌,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没死?”

  “…………”我已经震惊到了无语,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起死回生这种事情么?

  黄海山道:“放心,彦昌,我没死,是你爷爷救了我。”

  “我爷爷死的比你还早!”这话一出口我就感觉到了极其的别扭和不对。

  黄海山半笑不笑道:“想让他老人家死,哪有那么容易?我时间不多了,有些事情要告诉你,我早发现了墨老师有问题,从一开始他跟我们进来,我就发现了,所以那天下午,我是跑出去寻找证据了,墨老师根本就没有找到我,所以躺在棺材里的不是我,而是刑刚。

  我急忙问道:“为什么是他?

  黄海山回答道:“邢刚本来就是准备的第五个人,只不过你爷爷的出现和我的发现,让他不得不更改了计划,那天下午我已经想起来那晚看到的就是墨老师。你那时候不免伤心难过并没有仔细的去观察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只会去想为什么……墨老师的这种手法不过是想掩人耳目,他真正目的只是卖掉文物而已!”

  我仍然是没有理解:“可是这并不能完完全全的说通啊!还有墨老师说的那些传说。”

  黄海山微微一笑:“呵呵,去报警吧,在他家里可以找到很多犯罪证据的,我必须要完成其他任务了,再见了,好好活着,彦昌!”说完便飞快的跑走了。

  似乎他对这里的路很熟悉很熟悉,绕了一会我便跟不上了他的速度了。不得不先原路返回到墓地那里。

  我刚刚回到墓地的发现……墨老师正赫然背对着我!

  墨老师迅速转过身到:“彦昌,别怕,我知道你来过这里了,你也觉得我是凶手,可是你要相信我,我并不是凶手。有很多事情没有来得及给你解释。”

  我如何还能听进去他的话便大声喝到:“老师,你在不能确认百分之百杀了我之前,还不肯撕下你那假面具吗!?”

  墨老师急促道:“确实不是我,其实你爷爷还活着!”

  我冷笑道:“都说我爷爷活着,好像真的一样,当初还是我亲自把他埋到了池底。”

  墨老师叹了一口气接说到:“确实是真的,真正的凶手……是你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