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墨师

发布时间: 2020-05-20 22:08:18
A+ A- 关灯 听书

  我和黄海山穿梭在树林中。我手里拿着一个有摄像头的手机,目的是想让黄海山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我们到墓地之后,第二口木棺终于呈现在我们面前了。打开棺盖。猴子……准确的说。一个没有了头的猴子静幽幽的躺在棺材里。身上还穿着清代官服,虽然没有了头,可是那猴子短小的身材是不会变。

  黄海山脸上渐渐地开始变得不自然,眼睛瞪得浑圆!似乎要把眼角撑破一般。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全身。痛苦叫到:“我我……罪民!天罚!天罚啊!”

  我慌了神,手伸到衣服后面,打算用出提前准备好的静心符来试试能否让他清醒,却在这个时候,黄海山像凶兽一般的扑向了我,并且咬向我的脖子。

  “海山!海山!!你快醒醒!我已经感到脖子血快要喷出了。黄海山还在疯狂乱咬。”

  这时候我视线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模糊,只听到一声惊呼加上眼前的一阵白亮:”呔!阴阳儿还不速速醒来!。”

  视线重新回到清晰的我惊奇道:“墨老师?!”

  墨老师手里拿着桃木剑道:“白虎皮,灵猴脑,阴阳儿,汉王眸,终于都出现了么……”

  我手捂着脖子:“墨老师?你你在说什么?”

  墨老师淡淡看着我:“你爷爷没有告诉你么……”

  我茫然到:“我爷爷说……只给我说近年来会有大劫,我是应劫人。”

  莫老师摇摇头:“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对我其实也不用隐瞒,我们这个村都是应劫人,而你们……是解劫人!”

  “解劫人?那就是说虎子,猴子我,海山都是了??”

  莫老师道:“你们本来都是……可是你们居然擅自行动!还编了这么些谎言。今晚差点酿成大祸,今晚不是我觉得有古怪跟来这封印之地,你就和阴阳儿一齐下地狱了!”

  我惊慌失措道:“这这完全是意外啊。”于是我把如何到这里情况全部讲给了墨老师。

  墨老师仔细想了想:“原来不是你带他们来的。莫非有人提前引劫?”

  又道:“我们已经失去了先机。灵猴脑,白虎皮都已经死了。不过万事都有一线生机”说罢,拿起了从兜里拿出了五块石头便开始摆弄起来。摆弄过程中,居然有一块开始龟裂。咔嚓一声地一声碎掉了。另一个石头也要碎掉时候,莫老师猛吐一口鲜血冲到石头上面。石头便停止了龟裂。

  “快去把虎子那个棺材打开,解开衣服看看虎子的后面!”

  我小心翼翼的翻过去虎子,解开背后的扣子……

  猛然发现虎子背后的人皮没有了!

  剩下的是一个个干枯的器官组织。和红色的肌肉层以及干枯的血迹。。。。

  墨老师说:“还好还好。不幸中万幸。白虎皮只被褪去了一半。”

  我惊诧到快要失言:“这这……为什么…”

  墨老师看着我说:“别害怕,你以为解劫人的“官藏”那么好拿么?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个提前引劫人也是刚刚取出猴子的脑子而已,所以才会把整个头都割下来。”

  “官藏,所以……我的眼睛。”我正欲说被墨老师打断道:“没错,你从小就可以看到空中灵气的流动,气息的运转吧。你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特殊的器官,就是传言中的“官藏”。虎子从小从高高的树上掉下来,都不会有任何擦伤,猴子那种提前能感到极度危险的大脑……所以他才会显得畏手畏脚。”现在才引发的黄海山的阴阳双面。都是“官藏”一种。

  我问道:“那,这里到底封印的是谁。神秘的人为何要提前引劫,又是什么劫?为何又要取我们的……的“官藏”。我一口气问了一连串的问题,等待着墨老师的解答。

  墨老师无奈的摇了摇头:“神秘引劫人,我并不知道是谁,更不知道为什么提前引劫出来,所谓劫难……难难难啊。彦昌,我问你,我们现在在哪里?”

  我回答道:“当然是我们的家乡了。”

  墨老师问道:“你又知道多少关于家乡的事情呢。”

  “我们地处华夏之中原。传承古老的文明。算命,中医,风水……”

  “唉……你可知道这里附近是什么地方”墨老师低叹一声。又继续道:“从这里方圆百公里便有过无数的古都城,因为这里是我们远古龙脉的发源地之一啊。可惜可惜,这里已经不再是龙脉了,也没有龙气了。你的汉王眸应该看到任何异常的气息了……

  我点点头道:“这里……没有任何所谓龙气的流动。流动的只是各种封印的力量。还有几个缺口。”

  墨老师回答到:“是了,满清入关以后很久的一段时间,他们就意志企图毁我们的龙脉了。你看到的官服,就是他们的萨满法师留下来的”。

  我不解地问道:“这和我们龙脉没有有什么关系?莫非他们封印的是我们的龙脉?和大劫有什么关系?”

  墨老师道:“胡人如何能明白龙脉的神妙。他们五个最强大的萨满法师也仅仅是找到了这个地方……当时情况简直是惨惨惨惨。墨老师顿了顿仿佛回到那个时候然后继续说道。“大多村民被屠杀光了。一小部分躲了起来。其实这个村庄根本就是一个大坟地!!”现在的人太多是从周边迁徙过来的,土著便不那么多了。

  “最可恶的就是,最可恶就是他们用了一个最恶毒方法污染了我们的龙脉!”墨老师说道这里有些情绪失控。

  我连忙问道:“所以龙脉就是这样消失了!那恶毒方法是什么!?”

  墨老师摇摇头:“不……奇怪的是在五个萨满来了之后,龙脉就自行消失了。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龙脉了。那些萨满依然对这里施行了什么仪式。那恶毒方法我也不是太清楚。清楚的人恐怕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总之,他们弄到最后居然自己收不了场了!就留下了这么个破封印术和一句“利如天劫,十方皆灭”的屁话预言在这里。哦,对了,原本应该还有佛宗的五道真言,现在也没有了,比龙棺消失还要早上许久。

  我失望到:“原来老师也不是这么清楚……”

  墨老师笑拍了拍的肩膀道:“这就靠你们自己去探索了……我唯一知道的解决方法,就是我祖上留下的祖训,可是……你们这些人,变故已生。何去何从,我也要从长计议了。”

  我道:“这个局我们就真的破不开了么?同时眼睛的紫光一亮。“看来我们不能把他们尸移动出来了。”

  墨老师看了看我道:“入棺容易出关难。犹如当年满人入关一般无二啊。一出棺材变数更多,会不会立刻招劫倒不清楚,但他们尸体出来恐怕就会提前化为灵水了……罢了,今日我们先一起回去,我替你先瞒下来这些事情,明日我们去找我一个老友。”

  “汪刀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