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宿命

发布时间: 2020-05-20 22:08:16
A+ A- 关灯 听书

  夜幕又悄悄的降临了。

  我们又再一次站在了五口棺材的前面。背后猴子拉着我的衣服哆哆嗦嗦说:“彦昌哥,要不不咱们跑跑吧……”

  我扭头安慰道:“别怕,我们跑了虎子就未必没救,如果我可以……况且……我们能跑了么。。”当时我鬼使神差地说出了这句话,可能是下意识为自己的不告诉虎子家人找的一个理由。

  背后那阴森森黄海山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都跑不了,谁都跑不了了!

  黄海山又变回昨天晚上的那个样子。伴随着他疯狂的大笑,在这片树林里显得格外的恐怖。

  我小心问道:“海山?你……”

  黄海山:“什么我,还说什么你我。我们都已经是死人了!”

  猴子吓的腿都开始哆嗦了……我急忙说道:“黄海山你瞎说什么!!”

  黄海山嘴龇裂开到:“嘿嘿,不说偷龙棺的人能不能放过我们。就说这封印这个东西能放过我们么?你以为只是五龙封鬼那么简单,嘿嘿,那是你想得太简单了。这些木棺中间那块地的凸起光亮是正宗天主教的埋地十字封印术,如果还以为只有这样,嘿嘿……

  伊斯兰教的大多教派不相信魔鬼的。他们觉得魔鬼只是主创造一个妙体,只要默念真主就可以不足畏惧,可是其中的伊朗巴布教派是信鬼怪的。这片树林我可以肯定,每一棵树,都是伊朗巴布教派的真主树封法的种植手法。呵呵,封印这个东西用了这么多顶级手法……你们还想有活路么?不如……和我一起死吧。”

  突然间,猴子像是崩溃了一般道:“是啊,是啊……我能感觉的到,什么东西一直在盯着我们!一直在盯着!!彦昌哥,我从小感觉都很准的!不会错,绝对不会错的!!”说罢,便疯狂跑向树林外面,正当我从错愕中反应过来,起身追猴子的时候。

  黄海山挡在我面前裂开大嘴笑道:“去吧,让他去吧,这是他的宿命不是么?我们这个小地方几千人的宿命不是么?”

  我顿时感到头皮一阵阵发麻指着他:“你是谁!到底知道些什么?”

  黄海山逼近我大声道:“你爷爷把你培养这么大。不就是为了这一天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我们都是罪民,我们是罪民啊!该死!咳咳!逃不掉了。”黄海山的头朝着天空。血从眼睛里一丝丝向往渗透,又是哭又是笑。

  脑海间不禁又闪过了以前几个兄弟的画面,虽然经常会相互吵架掐架,可是几个人心中都始终会为着对方考虑,现在看到朋友变成这样不免有些伤感。

  却在这个时候黄海山不由分说的上前猛然地抓住我的领子吼道:“我们要死了!我们要死啦!你爷爷一定早就告诉你了!对不对?对不对!”血液还不断的从他的眼角渗出,甚至隐约的可以开始从鼻子里看出来血迹。

  我道:“海山,海山,看着我的眼睛,你现在需要休息,活动了一天了,现在又怎么晚了,是该需要休息……休息”眼中紫光一闪,黄海山缓缓的昏睡过去。

  “你该休息一下了,有些事情……也不会等太久了。”我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自言自语道。

  背黄海山回到我家后,一夜无话。

  如我所料,猴子也失踪了。那晚跑走以后就没有在回来,以他的记忆力,我是不会认为他会在自己的家乡迷了路。但现在最让我头疼的如何和学校里解释虎子和猴子失踪的事。也许我还可以顶一两天,但谎言迟早会被拆穿的。“如果爷爷还在世就好了……他一定会给我指条明路的。”脑海里不禁浮想出那白胡子老头儿还在的时候的情景:

  “孙子儿,把爷爷我葬在这个地方,保准你以后顺风顺水,王八气四溢,洋妞大把,皇帝位置都迟早给你坐啊”

  “爷爷,你指的是一个池塘。”无奈道。

  “哦,原来是一个池塘啊,那你就把我埋到池塘底下。”

  “……”

  “小孙儿,练好这本爷爷写的这本《五行真解》,包你以后看风看水,无往不利啊,虽然有点点理解上的困难,但是想想价格公道实惠,还有高人我在旁一同指导,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爷爷你真像一个卖狗皮膏药的赤脚医生。”

  “废话!你爷爷本来就是卖膏药的!你那死鬼老爹死那么早,爷爷我不卖膏药拿什么来养活你?”

  “……”

  老师的粉笔头瞬间砸到我的头上:“刘彦昌!!你在浮想联翩什么!”

  思绪瞬间被拉回了乏味的课堂上:“没什么……在想今天给虎子猴子两个病号买什么好吃的补补呢。”

  这位中年的墨老师也是汤阴这个很小的县的土著人口。平时为人拘谨,不苟言笑,做事极为认真。连续当了我们三年的班主任。

  “哦,是了,作为老师应该去探望他们一下的……”

  “……不用了,他们两个人得的是传染病,传染力很强的那种的,你看猴子那么快就被传染了,现在不是需要……隔离么!那两个牛犊子身体硬,隔上个两三天就好了,万一老师您病了,我们这些高三学生怎么办?”嘴上这么说,心里在担心墨老师真的去看那所谓的“病患学生”同时心里还在暗暗担心那些龙棺,现在是不是也应该被换上了木棺……还有猴子了。

  “也有道理……最近同学有很多同学都生病了,例如……”后面老师的话已经没有在进入我脑海里了……我望了望角落里的黄海山,他看到我,摇了摇头。表示还是不知道昨晚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曾经怀疑过一切都是他伪装的,不过和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他有没有骗我还是有基本的判断,并且黄海山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

  “一切一切……只能等到今天晚上解答了。”我暗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