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海山

发布时间: 2020-05-20 22:08:13
A+ A- 关灯 听书

  我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虎哥那双眼睛瞪着天空还是一动不动,猴子就要冲向虎哥,我一把抓住猴子,道:“猴子!你别冲动,先搞清楚情况,五口棺材里怎么没黄海山呢!”猴子定神一看,果然没有黄海山踪影,就道:“肯定是他!肯定是他!”

  我双手压住气急败坏的猴子:“什么肯定是他??”猴子身体发抖:“肯定是黄海山引我们到这个地方的!!不然平时我们怎么会来到这里!”我看了看六神无主的猴子说:“先不要那么肯定,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大家都是从小兄弟,他何故非要把虎子给害死!”猴子想了想有些道理拿不定了主意瞪了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不作理会瞄向棺材,发现五口棺材是按照金木水火土一个循环摆成的圆圈,中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凸出。我便拉着猴子准备上前仔细观察。

  背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背后说人坏话可不好!”

  我转身看过去……

  黄海山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了我们背后,那白苍苍的脸,配着白色衣服在风中飘荡。

  我急忙说道:“海山!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回事?刚才你不是陪着虎子的嘛?”猴子也猛然瞪向黄海山。

  黄海山似乎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慢吞吞说:“是虎子,是他自己鲁莽,所以才搞的万劫不复,我要是你,我就不走向中间那块地。”

  猴子急忙跳出来说:“放你的狗臭屁!走向中间那块地又怎么样了!这世间还真有妖魔鬼怪不成!”说罢便想大步走向棺材中间那块空地。我急忙再一次拉住猴子,扶了扶眼镜问:“那么海山,你有什么高见呢?来给我们解释一下吧。”

  黄海山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道:“你仔细看这五口龙棺,只看棺材质地花纹就知道值多少钱了,不过,你以为这真的是葬人的棺材么……”

  黄海山继续道:“这种排场的棺材,却没有椁,你以为这真的是葬人的?大户人员,会在真正棺材外面包一个椁,这些棺材呢?椁在哪?至于排列的位置的玄机,彦昌你来解释解释吧。”黄海山指向我。

  汤阴是古城,所以这些算命的格外的多了起来,加上这里有羑里城,有岳飞古庙,使这个小城有了千年的算命文化,我爷爷就是其中的一员,自小看那些,白鹤迷解,青龙风水图之类的当连环画看,毕竟这里不比大城市,没有所谓的七龙珠和侦探柯南。

  我依次指向这些棺材第一龙棺道:“此棺铂金,地处金心!”第二龙棺:“千年楠木,定鬼安神。”第三龙棺:“白玉龙棺,镇压水脉。”第四龙棺:“火石为基,断灭生息。”最后一口………

  黄海山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得意般的微笑:“看不出来吧,你以为这是普通的五龙镇鬼棺木图?第五口是不是应该是:稀土成棺,隔绝地气?”把鬼怪从五行之中隔绝出现,形成永封情况?你仔细看看,第五口,只不过是个赝品,不过是个木棺!”黄海山突然加大语气:“并且还是虎子躺下来的棺材!”

  这段话吓的猴子一缩下意识的问我:“彦昌哥:“这这……怎么回事?你……你们在说说什么。”

  我低头看向猴子:“是童尸养棺……有人把原本的土棺想办法偷走了,换了一口赝品的木棺,在里面用秘法打入一个刚刚十八岁,并且属龙的青壮年来弥补缺口,等过几天虎子的尸体就会慢慢的融化,化为尸水。这是用童子转向成人的阴阳之气来补之前缺失的五行之气,可是……我的表情突然凝重起来。

  黄海山突然开口道:“猴子你是4月出生的吧,今年也是刚满十八……。”

  猴子吓得捂住了耳朵,仿佛不愿意听下去了大喊道:“啊,是啊!那又怎么样!”

  我手搭在猴子肩膀上接着说道:“猴子,要刚满十八意思就是不能超过6月份。所以五个童子分别应该是5月4月3月2月1月。虎子是5月。你是4月。海山是3月。我是2月生的。当年咱们不还拿这个打过趣么。

  猴子立刻插到:“我现在觉得一点趣都都都没有!那……我们会不会一个接一个……”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说不定,这个在暗处的人,已经盯着我们很久了……也说不定,他就在我们身边等着眼睛看呢。”这话说罢,我也觉得阴风刺骨。

  “不对!不对!不对!”黄海山突然间大喊三个不对。便硬生生地倒在了地上。我和茫然失措的猴子在旁边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不禁双双倒吸一口冷气。

  我蹲下摸了摸黄海山的心脏,仍然还在跳动道:“没事,猴子,他还活着,只是晕倒了,明天我们就可以搞明白他到底怎么了。”

  猴子胆怯怯的回答:“彦昌哥,一切都听你的,不过我总有种有大事发生的预感……”

  “先回去再说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只得敷衍道。

  我们第二天还是决定是照常上学了,虎子神秘的死了,这件事情牵涉实在太大!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大脑空白下也不敢给任何人解释,我们只好给虎子家撒了个谎,说虎子在猴子家住,又给老师说虎子今天不舒服,暂时拖住这件事了。

  最扯的是黄海山根本记不住昨天自己怎么了,就说自己和虎子看到棺材后,虎子走向中间后,自己就晕倒了,醒来时候就在我背上。

  我看黄海山真的不像撒谎便不在去追问他了。我完全抛开了讲课的老师,开始思考起来自己的问题:为什么会丢棺材为了钱财?为什么要一个一个的而不把我们一齐害了为什么是我们?黄海山真的一无所知吗?但是我最害怕的问题还是:

  那被前大清朝用那么高等级的封鬼术,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