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2 化我者生,似我者死

发布时间: 2020-05-17 08:56:38
A+ A- 关灯 听书

    “印雅沦陷!菲马告急!霓虹四面环敌,马代终被淹没、终成历史,海洋国度人人自危!”

    “全球一切海洋行动搁浅,经济损失不可估量、人身伤亡数量难以统计,人类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华夏·辽东沿海惊现神级星武者!凭一己之力杀退海洋大军!”

    “它的躯干,连接了大陆与天空,这真的还是星武者的范畴吗?”

    “在人类一败涂地的大环境中,神秘星武者的出现,为华夏打上了一剂强心针!”

    ……

    对于江晓-霍普金斯之间的恩怨,是私下里的,人们是看不到的,当然,他们可能也永远不会知道,江晓在无声无息间,解决了一名世界级的罪犯。

    世人真正看到的、关注的,是沿海城镇的情况,而华夏人,当然把目光聚焦在本国的沿海战场。

    而在江晓解决了霍普金斯危机之后的一周时间里,通过内部的信息整合、上报,以及二尾、江晓与三军一号统领促膝长谈过后,大地·晓,终于发力了。

    江晓调整了诱饵的构成,派出去足足7个大地·晓!

    它们纷纷进驻华夏沿海城镇,配合华夏军组建防御体系……

    大地·晓那奇异而巨大的身体,以及那神秘的面容,也不可避免的展露在了世人眼前。

    尽管大地·晓只有30%的人类皮肤,但是,人们依稀还能看到这位神级星武者的人类面庞。

    也正是在一个大地·晓入驻粤东大地的时候,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大地·晓的形象彻底暴露了出来!

    之前,沿海各个地区就曾偶尔流传出来大地·晓的形象图,但大都并不清晰,再加上网络上各种各样的不实信息,给这位神级星武者增添了一层神秘面纱。

    而自从粤东防御线的大地·晓曝光了之后,人们疯狂的寻找着这名神级星武者到底是谁,但却迟迟没能找到答案。

    因为…江晓是在伪装形态下,召唤的大地·晓。

    他不仅伪装了面貌,甚至还伪装了性别。

    大地母亲,就要有大地母亲的亚子!

    这是一个成熟的、温婉的中年女性形象,由于大地·晓只有30%的人类皮肤,而且还是一条条的,均匀的分布在整个身躯上的。

    所以,这更加增添了“大地母亲”的神秘感。

    对于网络上发起的“寻母活动”,江晓的心中只有冷笑。

    呵呵!

    你们找吧,这么完美的人,只可能在梦中出现。

    要知道,江晓幻化这位女性的时候,可谓下了好大一番功夫的!

    极尽华夏女性温婉之美,更是贯彻了属于母性的光辉!

    身体比较好塑造,毕竟美好的身体都是千篇一律的。

    但是这一张脸,江晓捏了整整一个晚上!反复修改,精心微调!

    副相星技,真正的名称,应该叫捏脸模拟器……

    到底是怎样的形象,才配当全人类的大地母亲!?

    说实话,哪怕是盖亚看到这形象,怕都是要自惭形秽!

    江晓,捏出了他心目中最完美的形象!

    你们这群人,要是能在这世界上找到这样一名女性,江晓当场吃…嗯,算了,话还是别说得太死,那万一呢?

    只不过,比较可惜的是,江晓如此尽心尽力捏出来的脸,却有70%都被森林、草原、岩石、山川等等地形覆盖了。

    ……

    诱饵们帮助华夏阵营抵御海洋危机,而江晓的本体,则是苦苦等了7天后,再次闪烁进入了龙窟!

    是时候探寻真正的秘密了!

    上次进入龙窟,在那么多条龙之中,江晓幸运的找到了一条幸存下来的隐龙,也知道了龙窟的运转方式。

    而江晓在抓捕霍普金斯的时候,把龙窟搞崩溃了,现在算算…已经7天了,虽然龙窟的隧道口关闭了,但是龙窟的内部应该稳定了吧?

    不会再有山崩地裂、空间裂缝频频的情况出现了吧?

    苦苦忍耐了7日的江晓,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个闪烁,直接返回了龙窟之中!

    江晓可谓是十分警惕,想着一旦还有空间破碎的情况出现,他马上就会闪烁回来,但是……

    但是眼前发生的一幕,却是让江晓无比惊愕。

    龙窟之中,早就没有了空间破碎的情况。

    他预想中的,到处飘着龙族尸体的环境,也没有出现。

    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串又一串神秘的星力文字符号……

    真的如同那条隐龙描述的那样,一切的一切,统统都化作虚无。

    雪山、沙漠、草原、荒野…包括所有的日月星辰、各种龙族,纷纷变成了星力文字符号!

    一片寂静的环境之中,光线十分暗淡,没有天空,没有大地,也没有东南西北的概念。

    这里,唯有那些神秘的文字符号,散发着稍许蓝色的光芒。

    “咕嘟。”江晓的喉结忍不住一阵蠕动,眼前的一幕让他彻底懵了。

    他的脑海中,也不是没有见到过隐龙描述的画面,但是当这一切真正的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依旧无法适应。

    最关键的是,这些神秘而诡异的文字符号,并非是一个个,四处飘散的。

    它们更像是有序的整齐排列,一串又一串,如同弹幕一般在江晓的眼中划过。

    它们只有两种运行方式,横向与竖向。

    江晓越看就越觉得诡异,这些文字符号…怎么跟代码似的呢?

    江晓身披着斗篷,在这诡异的环境中缓缓飞行,头顶上方,滑落下来一串文字符号,每一个文字的规格都是正方形,边长都有10m左右的长度。

    江晓的身影猛地一停,任由那些符号在眼前滑落,在看到第三个符号的时候,江晓忍不住召唤了出来了一只诱饵……

    噬海之魂贴心的甩出了斗篷尾摆,为诱饵江晓提供了站立的平台。

    而诱饵江晓,则是缓缓的伸出手,一手摸向了一枚星力文字。

    “唰……”

    那些文字符号看起来有实体,是由某种能量拼凑的,但实际上,诱饵江晓的手掌却是穿透了这些星力文字。

    明明就在眼前,但却触不可及。

    诱饵江晓一脸的难受,这尼玛到底个是什么玩意哦?

    这么诡异的嘛?

    两个江晓就在这诡异的环境中,寻觅了很久,但却没有找到任何龙族生物。

    看起来…这一次,好像没有哪条龙能够幸免?

    当然,江晓也不敢就此下结论,毕竟他们行动的范围太小,而龙窟的范围巨大。

    没人清楚,说不定就在哪个角落里,藏着某条从崩溃的空间中,幸存下来的龙呢?

    四处飞行,四处寻觅了十几分钟之后,江晓的眼睛都快花了。

    渐渐的,他似乎也找到了一些规律。

    这些文字符号,还是“有迹可循”的,倒不是它们行进的方式,而是它们的形象。

    一串又一串的文字,好像是固定的组合?

    要不要拿出来纸和笔,把这些四处横移、坠落的文字记录下来呢?

    江晓微微挑眉,正要开启空间门,找出纸和笔的时候,他的手掌却是顿了顿。

    他没有开门,取而代之的,却是掏出了自己的《星武纪》。

    江晓迅速翻到《星武纪》的第三板块,翻到了第六页,也就是全书的倒数第二页。

    同样的,诱饵江晓,也迅速翻看起了《星武纪》。

    两个年轻的学者眼中,《星武纪》的第六页,是一半躯壳、一半文字符号。

    两人的读书习惯一模一样,纷纷用手指在书页上横移,记忆着这些文字符号,随后又抬起头,与四周横向移动、竖向滑落的文字对照了起来。

    通感之下,两人以惊人的速度“吃书”,不断的给书页上的文字划分段落,排列组合。

    看着看着,诱饵江晓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

    两具身体、两个大脑、都是独立的个体,但却拥有着唯一的灵魂。

    通感之下,诱饵江晓并没有研究出所以然来,但是他眼前的书页,却已经彻底解开了!

    因为…本体江晓那边出货了!

    “卧槽……”江晓口中喃喃自语着,眼前的书页上,这具悲伤的躯壳,终于露出了全貌。

    看得出来,这是一名男性的躯壳。

    他…嗯……还真就只是个躯壳,他闭着双眼,仿佛已经死亡了很久的样子。

    如果说之前那下半张图,带给了江晓些许的悲伤、凄凉感觉,以及无能为力的愧疚感的话……

    那么这一整张图中所透露出来的情绪,差点把江晓给逼疯!

    “我?到底是欠谁的啊?凭什么我这么悲伤、这么愧疚啊?

    别搞我啊兄弟…我活到现在,没亏欠什么人啊!”

    江晓一脸的难受,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反倒不想解开另外半张图了。

    这尼玛…搞我心态?

    另外,我怎么就突然解开了上半张书页了?

    我也没有什么顿悟啊?也没明白什么道理啊?

    这不是我自己看懂的吧?

    是这本书故意让我读懂的吧?

    思索间,江晓与诱饵江晓的脑海中,纷纷印出了一条信息。

    那并不是纯粹的文字信息传递,更像是一种情绪上的传递,是纯粹的,意思上的表达。

    非要类比的话,与嗡嗡鲸的“海梦”星技很相似。

    没有语言、唯有情绪、更像是心念上的传递,江晓完全能明白对方要表达的含义。

    “化我者生,破我者进,似我者死。”

    江晓:“……”

    他挠了挠头,怔怔的看着第六页,好半晌,这才磕磕巴巴的说道:“那个…呃……

    那个啥,打扰了!我回去逛街喝奶茶了,咱俩有空再聊,嗯,有空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