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0 恨·解

发布时间: 2020-05-16 09:07:38
A+ A- 关灯 听书

    龙窟的崩溃,大概在15~20分钟。

    而就在第八分钟的节点上,江晓一手抓住了盖亚的肩膀,道:“来了!”

    来了!他的分身来了!!!

    是发觉探寻秘密无望,霍普金斯终于选择要出来了么?

    的确,活着,才有希望。

    在江晓与盖亚闪烁出去的一瞬间,龙窟基地中,二尾、三尾自己诱饵江晓们,已经与两个突然闯入的霍普金斯开战了!

    果然,他在地球上留了分身!

    而且…这个老家伙,为了确保生命,竟然还在地球上留了两个分身!

    突然闯入的分身,目标极为明确,直接指向了那两个贴着龙窟隧道、开启空间大门的立岗士兵!

    两个分身之间的分工,也是颇为明确。

    一个分身出现在角落处,手中光芒四射,两发粗大的能量光束,直逼士兵而去!

    而另外一个分身,则是急速闪烁,身影飘忽不定,扎进了人堆,似乎像是在清场,为后续行动做准备!

    呼……

    也正是在这一刻,偌大的龙窟基地中,突然浮现出了一枚又一枚神秘的星力文字。

    “嗯!?”闪烁厮杀的霍普金斯豁然色变!

    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闪烁了。

    这是什么星技?

    碎王环!?

    霍普金斯极为敏锐,猛地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了一张平平无奇的脸。

    那是一个年轻士兵,浑身上下没有半点高手的风范,甚至连一点神秘感都没有,扔进人堆里,怕是会被当做最普通的人。

    对于霍普金斯来说,这个年轻人本该是他脚下的一粒灰尘,甚至不该他此时转头看上一眼。

    但就是这么一个年轻士兵,他的手中,竟然捧着一本《星武纪》!?

    霍普金斯:!!!

    一直开启着《星武纪》·第四页的霍普金斯,原本不会受到任何星技效果的干扰,但却在第五页的效果之下,身体彻底定格在原地。

    他再也无法闪烁了!

    不仅是近战分身遭遇麻烦,霍普金斯的远程分身,同样面色一僵。

    因为……那本该将龙窟守卫军轰碎的圣光冲击波,竟然对那两个立岗士兵毫无作用!?

    那两个紧贴着龙窟隧道、开启大门的士兵,仿佛没有遭受到半点影响……

    隐隐约约的,霍普金斯的远程分身,似乎看到了士兵们胸前亮起的圣十字架……

    呼……

    一串又一串的神秘符号,彻底将龙窟基地填满。

    两个被破碎了第四页的分身,也几乎在这一瞬间,身上开满了油墨花……

    是的,不是绽放一朵,而是绽放一堆……

    他们被彻底封印了星力,禁锢了身躯,丝毫动弹不得。

    背靠着墙根伫立的诱饵江晓、坐在玻璃小屋中休息的诱饵江晓、混在士兵群中立岗的诱饵江晓……

    他们撑着一张平平无奇的面容,纷纷走了出来,闯入了霍普金斯的眼帘。

    这些诱饵之中,有的手捧《星武纪》,

    有的眼球中充盈着油墨、胸前盛放着油墨花,

    有的脖子上佩戴着十字架、手中还开启着碎王环。

    而此时霍普金斯的两个分身,甚至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三尾双手摊开,在那霍普金斯·近战分身的身上绽放着油墨花。

    对待这次任务,她是无比的认真严肃,她知道,这可能是她这辈子,参加的最高级别的战斗了。

    嗯……只要以后别来个什么逮捕江晓的任务,那这次任务,绝对就是最高级别的了。

    她那充斥着漆黑油墨的眼球中,也看到了身旁走过去的人影。

    二尾迈开长腿,一步步走向霍普金斯的近战分身,一手抓起了他的衣领,直接将他拎了起来,拎到了自己的眼前。

    她低着头,眯起眼睛,一遍遍的打量着霍普金斯的面庞。

    对于这个如乌云一般笼罩在江晓头顶的老人,她心头的怨念并不比江晓少……

    几秒钟之后,二尾突然开口询问道:“那边怎么样了。”

    后方,一个诱饵回应道:“稍等……嗯,好了。”

    好了?

    什么叫好了?

    就在刚刚,在崩溃的龙窟之中……

    在一片山河破碎的混乱环境中,却是有数个伫立的人。

    显然,其中一名老者和一群人处于对立面。

    那名老者,身上缠绕着神秘的文字符号。

    胸前,盛放着一朵油墨花。

    身体周围,是极速旋转的碎王环。

    在江晓的身后,星纪·晓,油墨·晓,十字·晓……三名诱饵各司其职,在出现的第一时间,便将霍普金斯的本体控制的死死的。

    与外面抓捕诱饵不同,此时此刻,本体霍普金斯的身上,还缠绕着无数宛若细蛇的树枝,将他牢牢的捆绑、束缚着。

    这样的一幕,与龙窟中的众人逮捕分身的过程是同步的,在完全的准备之下,都是顷刻间发生,又在顷刻间结束的!

    就在二尾开口询问,诱饵说“稍等…好了”这句话之后,龙窟崩溃环境中对峙的众人,在江晓的闪烁之下,直接闪烁离开,进入了基地中、那名诱饵的祸影之墟。

    这一次,江晓没有浪!

    这一次,江晓只求稳!

    因为在龙窟中,必然还有霍普金斯的分身,可能会带来麻烦。

    更何况,龙窟崩溃的程度越来越大,空间裂缝越来越多。

    像江晓与霍普金斯这种级别的战斗,就是抢先手,就是抓住一个机会!

    崩溃龙窟,背景的确很酷,但是…江晓更喜欢安安静静的享受胜利的果实。

    被强行传送进入祸影之墟的霍普金斯,依旧安安静静的伫立在原地,嗯…他想不安静也不行,毕竟他根本也动弹不得。

    只不过,那浑浊的双眼,却仿佛能说话一般,带着浓浓的失望,默默的看着江晓。

    一旁,盖亚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嗯…她并不是恐惧,而应该是兴奋的发抖,又或者是…气恼?

    “让他说话。”盖亚突然开口说道。

    江晓倒是能理解她此时的心情,毕竟,对于复仇,她苦苦等待了60年。

    只不过,江晓算错了一点,真正让盖亚愤怒至极的,是此时此刻霍普金斯对她的态度。

    自始至终,霍普金斯连看都没有看盖亚一眼。

    那个时时刻刻被她惦记、怨恨的60年的人,却视她如无物,就像是街边的垃圾一样,都懒得看一眼。

    盖亚真的很伤心,也真的很愤怒!

    墨花·晓动了动手指,霍普金斯口中绽放的油墨花,缓缓的下移。

    盖亚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道:“霍普,你可曾想过今天。”

    而霍普金斯,却依旧没看盖亚。

    仿佛两人之间从不认识,

    仿佛两人之间没有过往,

    仿佛他对她做的所有一切,给她带来的所有伤痛,统统都无所谓。

    他不在乎,真的什么都不在乎。

    如果你是受害者,你可以大度的一笑了之,继续明天的生活。

    但如果你是施暴者,你没有资格一笑了之,没有资格!

    盖亚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就在此时,霍普金斯终于说话了。

    那一双浑浊的眼神中,透露着浓郁的失望之色,望着江晓,道:“孩子,我曾教导了你那么多,你却这样对我。”

    “你?教我?”江晓微微皱眉,道,“拿枪抵着我的后脑勺,督促我成长?”

    事实上,拿枪抵着江晓的后脑勺,到还好一些。

    问题是……霍普金斯是拿枪抵着韩江雪的后脑勺,进而督促江晓成长。

    霍普金斯每每的威胁中,最大的威胁,并不是江晓本人,而是江晓所在乎的人。

    霍普金斯轻轻的叹了口气,道:“我对你很失望,真的很失望。

    我给了你《星武纪》,给你找了这些导师,给你开拓了视野,让你进入了更高的层次。

    我一直对你释放着善意,而你,却并不知道感恩。”

    江晓差点气笑了,道:“你把我所有星技都封了,单单留下来空间系星技,你告诉我这是教导我成长?

    你拿异球上的三军威胁我,逼迫我完成你下达的任务,这是在开拓我的眼界?

    你拎出一个个老队友,斯巴达、特洛伊、波塞冬,见面就要杀死我,这是我的导师?”

    霍普金斯突然抿嘴笑了,道:“你已经可以突破空间桎梏了,不是么?我是成功的。”

    江晓:“我特么……”

    霍普金斯:“孩子,告诉我,你看到了《星武纪》的第六页,对么?和我一样,你也看到了那个悲伤的躯壳。”

    江晓沉声道:“我不是你的孩子。”

    霍普金斯自顾自的开口道:“所以你看到了。

    你知道是什么在召唤着我们,你也就更清楚,我们的使命是什么。”

    说着,霍普金斯眼神环视四周,轻声道:“所以你现在应该明白,这世间的一切,都不重要。

    放开我,孩子,我们才是一类人,我们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去做。”

    江晓目光阴沉,胸前抽出了一柄焦阳之刃,道:“我有最后一件事要去做,而不是你!”

    闻言,霍普金斯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道:“你知道,那需要我们协力完成。”

    “不,不,你需要我帮助你完成,而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江晓拎着焦阳之刃,迈步走向了霍普金斯,“事实上,这一切的任务都是你强加于我的,我甚至并不想要去完成。”

    霍普金斯面色微变,开口道:“你要想好后果,孩子。

    既然我给了你《星武纪》,让你去明白我们真正的使命,那我也知道第五页会给我带来威胁。你认为,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准备么?”

    江晓的眉头微微皱起,站在了霍普金斯的面前。

    看到这一幕,霍普金斯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道:“孩子,你是个聪明人,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江晓咬了咬嘴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我有一个朋友。”

    霍普金斯:“嗯?”

    江晓:“她是我的挚友,是我的家人。她教会我一个道理:一次妥协,就意味着一生妥协。”

    霍普金斯面色一变,道:“你可要想好……”

    “将风险与危险降到最低,就是我对这世界承担的最大责任。”江晓面色严肃,手中的焦阳之刃转了个花,“霍普金斯,直至现在,你依旧在威胁我,这是你犯下的最大错误!”

    看着一脸决绝的江晓,霍普金斯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平日里随意揉捏的小家伙、软柿子,这一次,竟然刚烈到这种地步!

    “你…等!”

    “呲!!!”

    滚烫的焦阳之刃,直接捅穿了霍普金斯的胸膛!

    那又宽又厚的巨刃,撕裂了他的上身,灼热滚烫的焦土碎纹,浸染着霍普金斯的身躯、在伤口周围的皮肤上,迅速爬满了龟裂的碎纹。

    江晓一手揽住了霍普金斯的后脑,嘴唇凑到了他的耳边,一字一句道:“你我之间,没有妥协可言!”

    霍普金斯的口中流淌着大股鲜血,尽管被焦阳之刃捅穿了身体,但是他的身上与脚下,依旧绽放着数朵油墨花,根本不给他任何逃生的希望。

    感受着生命力急速的流逝,霍普金斯睁大了眼睛,艰难的移动着眼球,看向了盖亚,他张开了嘴,却是气若游丝:“盖…盖亚……”

    不知为何,盖亚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了笑容:“终于,你还是看了我一眼。

    每每到最绝望的时候,你总是能想起我,对么?

    霍普…我的霍普,我会帮你的。

    就像60年前那样,就像我一次又一次曾做过的那样……”

    突然间,江晓感觉胸前似乎有细蛇游动。

    江晓愣了一下,向后退开一步。

    却是看到霍普金斯的身上,爬满了细密树枝,宛若成千上万根针线一般,从霍普金斯的胸前刺入、从他的背后刺出,从他的大腿刺入、从他的腿后刺出……

    “啊…啊…啊……”生命的最终章,霍普金斯宛若回光返照,终于发出了凄惨的嚎叫声音。

    江晓也眼睁睁的看着那“针线”,从霍普金斯的头颅中刺入,从他的脑后刺出。

    短短的几秒钟,这垂垂老矣的家伙,真的变成了一个“植物人”。

    江晓都傻了,作为一名星武者,他见识过太多的死亡。

    但是这种死亡方式……

    江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转头看向了盖亚。

    却是看到盖亚脸上带着笑,眼中却泛着泪花,手掌缓缓地紧握。

    “终于,我挣脱了你的掌控。终于,我获得了自由。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

    “呯!”

    无数细密的树枝猛地勒紧,霍普金斯的身体,在强压之下,瞬间碎裂开来。

    江晓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被淋漓的鲜血溅了一身。

    缓缓地,盖亚转过头,看向了江晓。

    她轻声道:“我的霍普,在60年前就已经死了。因为野心,因为欲望,因为一本书籍。”

    盖亚突然伸出手,那条充满了自然景观的手臂,无限的延长……

    最终,那温热的手掌,抚在了江晓的脸蛋上,轻轻抹去了他脸上的血迹:“孩子,答应我,不要早早死去。”

    江晓闭着双眼,左右磨蹭了一下脸蛋,轻声道:“事实上…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